我問了德國丈夫:我去見前夫你會不開心嗎?

我問了德國丈夫:我去見前夫你會不開心嗎?
Photo Credit: Skaja Lee@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直不知如何說出的秘密,在意外中有了解答。很多時候,小孩根本不是無知,無知的經常是冷漠的成年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不一樣的公車體驗

12點下班時間,是我這次公車旅程的終點。距離上車到他下班時間有90分鐘。他是一位看起來個性仍像男孩的50歲男人,現在是個公車司機。

今天的天氣有風,無雨,我為自己加穿了風衣,心底有一點緊張。10:31他準時把611的公車開進公車總站,我等在一對老人的後面,準備按順序上他的公車。遠遠地從車窗外,看他把公車駛進公車站,嚴肅冷峻的臉讓我打了一個冷顫,完全陌生,不過也正像我所認識的公車司機的一號表情。

五年沒見了。這是第一次看他穿制服執勤。看他坐在司機的座椅,讓人有不可侵犯的嚴肅。看到我時,他的臉突然無端地裂出大大細縫,從嚴肅轉為燦爛的笑容。這是我熟知的他,給了我這冷漠城市裡最大的感動。不自覺地像男生互相打氣般地把右手抬起來,像是給賽跑選手打氣般地握了握他抬高的手。瞬間我們都開心地大笑,因為如此自然地打招呼,與預想的差很多。我開心得不想走開司機座位旁,卻又不得不離開讓別的乘客經過。找到了幾乎滿座的後面車廂位子,感受到這時的心跳,竟像年輕女孩般地碰碰地大力打擊,讓我頓時知道它的力道。

人生道路上我們曾相遇交叉過,七年的交集,讓我們又各自地駛開,像兩個火車軌道,叉開之後,和緩平行地駛向各自的方向。我們看起來和過去似乎都一樣,卻都看到彼此比過去的自己都堅強成熟,因為我們知道相互的不足,珍惜自己在各自婚姻裡的努力。

分手後的探訪

這一天,選擇再次像軌道接軌般來到他這,看看他好不好,感受他熱情的咖啡、蛋糕,以及大餐的招待。昨晚的旅館費用,是他送我的生日禮物。他無法來接我,因為他要上4:00的早班,因此他邀我去搭他開的公車。90分鐘車程的波昂市公車,從火車站坐到終站,陪著他原途開回來。人少一些時,他轉身要我坐前面的第一個位子,讓他可以和我說話。靦腆地拿起背包,趕緊上前,接受公車司機的邀請,不敢回看其他乘客的好奇注目。他熟練地繼續地開車,讓我不禁心生敬畏。過去和他相處的失落,似乎一切都不曾存在。現在他那麼穩健,應該要感謝現任的老婆,給他的使力。天知道,我們過去為了他不想找工作而吵翻天,16年後能搭到他的公車,讓他招待旅館及吃飯,心情可謂是五味雜陳。

和他在一起,總免不了一份尶尬。他仍像五年前一樣地請我去他最常去的咖啡廳,他的咖啡夥伴,一個我也都不認識。這位一向不失幽默的男生,介紹我給他們認識時,第一句話就說我是他認養來的兒媳婦,讓在座的朋友噗哧地笑。我們的愛情說真的,早已不敢有幻想,但彼此那份默契卻自在溫馨。

捨下戀情化為友誼

不久之後,來了一位他邀來的女性友人,帶著她的七歲女兒。女性朋友人很隨和,她的對面就坐著據說才和她剛分手不久的醫師男友。兩個人看到雙方,都像一般朋友一樣,但對那個退休醫師來說,心情應該是免不了的激盪。我和他分手16年,而他們可能才16日。但大家都看似落落大方。

他說想介紹我給好友認識。一時之間,感覺自己好像是她新交的女友一般。言談間他說了好幾次他太太,打開的手機相片,顯示著他們倆夫妻甜蜜的旅遊照。照片中,他很害羞,太太卻大膽放閃。

他說太太沒來,是不想讓她知道。聽說她脾氣不好,也就不勉強。她對他說,當我們帶各自家人碰面,她會和我們認識。

對座的紅髮女生,也說了她對前夫女友的協助。紅髮女生協助他的新歡搬進他們原來的家,而紅髮女生自己另外有住處。紅髮女生說,那位新歡,在感激中也不解她為何熱心幫忙。她的心情應該也和我很像,戀情沒了,剩下就是希望對方過得好。如果知道自己做不到,讓別人疼惜珍愛的人,也是人生的美好。

家人的理解

此趟出門時,問了一下我德國先生,說我去見前夫,他會不開心嗎?他說不會。探知原因,他只淡淡地說,畢竟妳和他也結婚過。先生也認識前夫,他看到我拍的照片,讚說前夫沒有銀髮,令人會心一笑。

幾年前兒子七歲時,意外看到同樣是德國人的前夫和我的婚紗照。兒子問了他是誰。我一時語塞,頓了一下才說,他是我以前的先生。兒子認真的看了看照片,令人意外的回答,讓我心疼。他用德文說,「你們無法再忍耐對方了嗎?」他天真的臉,看了看我,不自覺地我點了頭,卻感到被極大的諒解。在我面前的,不是成年的朋友或親戚,而是我不知如何面對的孩子。他年紀很小,心靈給我的慰藉卻最大。

一直不知如何說出的秘密,在意外中有了解答。很多時候,小孩根本不是無知,無知的經常是冷漠的成年人。

離婚不僅需親友更多的支持,分手的人,友誼能再次擁有,則是人生的另類幸福,這份幸福,不是人人都可以理解的。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