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未反對器捐視為同意,衛福部研擬「器官捐贈默許制」

  生前未反對器捐視為同意,衛福部研擬「器官捐贈默許制」
Photo credit: 截圖自器捐中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衛福部次長薛瑞元說,未來將討論擬訂具體作法,一旦新制上路,民眾若沒有特別註明不捐器官,將被視為願意捐贈。

公視日前新劇《生死接線員》播出完結篇,該劇是台灣少數以「器官捐贈」裡社工師、協調師為主軸的影集。同時,6月19日是台灣的器官捐贈紀念日,副總統陳建仁15日出席器官捐贈中心的活動時,在致詞時提到「器捐默許制度」,引起不少討論。

副總統陳建仁在致詞中指出,台灣在這30年來捐贈器官的人數已經達到5000人,嘉惠了數千、上萬個家庭,代表了社會上最良善的力量和大愛。他也進一步說明,器官來源不足是世界各國共同的難題,根據登錄中心的統計,107年度有327位器官捐贈者,共捐贈了1005個器官組織,其中家屬主動表達願意捐贈並成功捐贈者約佔了6成。

陳建仁還說,目前全國總共有42萬人簽署了器官捐贈同意書,他自己本人與太太也都簽了同意書,以免未來造成子女的困擾。

陳建仁最後說道,在103年9月「捨得政策」實施以來,已有19位需要等候器官移植的捐贈者家屬因而得到了優先排序的機會,他也認為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剛剛瑞元次長(衛福部常務次長薛瑞元)講說當成『默許』的這樣的代表,就是我們今天音樂會的主題⋯⋯愛在心中萌芽,代表著一種默許,民眾對器捐的支持,就像是一顆種子,而器捐宣導就是希望萌芽的過程⋯⋯。」(致詞影音

根據登錄中心102年針對122個已完成大愛器官捐贈者家庭所做的統計,器官捐贈者的家屬認為當初作下此一決策的助力依序是:「能幫助他人」35%、「讓親人猶如尚在人間」27%及「順應遺願」12%。所以衛生福利部於103年10月1日施行「人體器官移植分配及管理辦法」,未來捐贈器官不但能幫助其他家庭,同時也能庇佑自己的家人,未來萬一配偶或三親等內血親等候器官移植時將有優先權。

衛生福利部次長薛瑞元致詞時則是表示,器官捐贈能成功,捐贈者的家屬發揮非常大的愛心,因為很多人雖簽署同意器捐,但最後一刻,當醫療團隊詢問家屬時,仍很可能被否決。未來不排除將器捐改成「默許同意」,意即沒有表態拒絕捐贈即同意捐贈,但仍須社會整體愛心,器捐制度才能順利發展。

衛福部研擬「器捐默許制度」

根據「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的最新統計,目前等待器捐移植患者高達9738人,但今年大愛器官捐贈只有142人。等待器捐移植的患者中,又以等待換腎的人最多,有7000多人,其次是肝臟1000多人,眼角膜800多人,以及心臟及胰臟。

螢幕快照_2019-06-18_下午3_50_43
Photo credit: 截圖自器捐中心

因此衛福部打算仿照歐美國家,採用「器捐默許制度」,也就是民眾如果沒有特別註明不捐器官,就被視為願意捐贈。

衛福部指出,西班牙的器官捐贈數一直是各國之冠,2016年的器官捐贈率是每100萬人口中有38.6人,關鍵就在於「器捐默許制度」,而美國和歐盟平均捐贈率分別為每100萬人有26.6和19.6位捐贈者。

其他像是義大利、荷蘭、新加坡等27國也都陸續跟進,德國今年4月也開始實施,國內正在評估中,希望能解決器官荒。

不過,衛福部也強調,立法不難,但前提是社會要取得共識,現階段國內民眾面對生死議題,觀念還是趨於保守,預計兩週內開會討論並擬定具體作法。衛福部次長薛瑞元說,未來新制上路,勢必會有衝擊;而且受限國情,雖有法律規定,醫護人員仍會尊重家屬器捐意願。

而器捐移植中心去年曾對醫護人員做一調查,請益有關默許制度於第一線執行的可行性,多達6成的醫護人員認為太早。

器捐移植中心執行長江仰仁則說,「器捐默許制度」是器官勸募的最終手段,主要是縮小等候及捐贈人數的差距,但仍不可能解決器官荒。江仰仁認為,即使是採器捐默許制度的國家仍有器官荒問題,近年國人對生死議題態度慢慢轉變,器捐默許制度可以開始討論,希望5年後順利立法,給予等候器官捐贈者一線生機。

「醫改會」發言人朱顯光對此樂觀其成,建議與今年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一起,在預立醫囑諮商時,向民眾一併說明,並簡化申請「不器捐」程序,逐漸取得共識。

6月初才播完完結篇的《生死接線員》,三位主演的演員曾少宗、劉倩妏與李杏也都響應該劇核心價值簽下了器官捐贈同意書。劉倩妏受訪時提到,真正遭遇臨終器捐時,要家屬做決定真的很艱鉅,她形容說,「就算是插很多維生設備、管子,起碼人還是躺在那裏;但是當腦死、捐出去後,我們就不會再看得到碰得到,近距離地感覺他,這是最大的挑戰。」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