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效日本「介護休業」的長照安排假,能解決家庭照顧者的困境嗎?

仿效日本「介護休業」的長照安排假,能解決家庭照顧者的困境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介護休業」制度有法定財務來源去支持,但未能有效解決介護離職問題,如果台灣不具備相關基礎條件,冒然抄襲日本「介護休業」制度,非但無法幫助家庭照護者,反而可能衍生出更多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民團共同發起「爭取長期照顧安排假」連署行動,要求「30天有薪假+150天無薪彈性請假」長期照顧安排假;勞團在五一大遊行提出長照安排假入法的訴求,經立委質詢勞動部長後,勞動部長許銘春允諾,6月將邀集勞資雙方開會討論;之後,有人針對網路進行高齡照護議題調查,大部分的網友認為建構完善的長期照顧體系,分攤照顧者壓力,比津貼發放重要。到底家庭照護者最需要什麼?政府的長照政策是否能滿足家庭照護者?誰能為家庭照護者提出可行性較高的方案?

先看台灣現有的「家庭照顧假」,已在《性別工作平等法》給予七天的家庭照顧假。性平法第20條規定,受僱者於家庭成員預防接種、發生嚴重疾病或其他重大事故,須親自照顧時,得請家庭照顧假,請假日數併入事假規定,全年以七天為限。

性平法適用對象除勞工,還涵蓋軍公教,各個對象對家庭照顧假有薪、無薪各有規定,公務員可以有五天有薪家庭照顧假;但勞工請假規則規定,勞工一年最多十四天事假,事假期間不給工資,勞工家庭照顧假薪資既然根據事假辦理,是扣全薪。

對於勞工,事假與家庭照顧假都是無薪,但兩者仍有不同之處,第一,是在於雇主不得因受僱者請家庭照顧假而視為缺勤而影響其全勤獎金、考績。第二,事假雇主有准駁權,但是家庭照顧假,雇主不得拒絕。

法律雖如此規範,當政府未能有配套措施及政策誘因,實際運作上,可藉由勞動部107年的調查結果來看,目前仍有2成多的事業單位不同意員工申請「家庭照顧假」,而即使是同意,最近一年有申請的比例、平均申請人數還是相當的低,換言之,勞工還是以保住飯碗為主要考量,有假也不敢請,看的到、卻摸不到、吃不到、用不到。

即使性平法中的家庭照顧假對於資方影響較小,當民團提出「30天有薪假+150天無薪彈性請假」長期照顧安排假,5月21日工商協進會和行政院長蘇貞昌進行「工商早餐會」時,理事長林伯豐向蘇揆公開表示,長照假是政府的責任。

原因就在於30天有薪假牽動著企業人事成本,150天無薪彈性請假則影響企業人力規劃與運作,企業接受度極低,將球丟給政府,面對2020總統選舉,政府也很清楚決策該如何思考。

進一步看,民團提出「30天有薪假+150天無薪彈性請假」長期照顧安排假的做法,希望由就業保險提高1%費率作為支出,比照「育嬰留職停薪津貼」做法提供六成薪資的津貼。家庭照顧假思考模式是假設:勞工在家庭面對產生長照需求一開始,最混亂、最密集的前30天獲得補助,盡速穩定照顧安排,之後則針對處理臨時狀況、陪伴回診等照顧模式,提供150天彈性請假。

民團建議以就業保險增收1%來因應,是想抄襲日本「介護休業」制度,有長達93天的67%薪資補助,經費是來自社會保險,但台灣除沒有長照保險,如果以就業保險增收1%來因應就涉及修法,因就業保險有其立法目的,讓就保支付長照安排假津貼,與當初立法目的不符,且等於就保的四分之三都在支付留職停薪。

勞動部勞動保險司也曾說明,就保基金目前一年結餘約50多億元,勞動部曾依日本93天長照假模式估算,假設60%的給付標準,預估所需金額將超過結餘數目;但若要以就保保費增收1%支應,依費率比例雇主就要調升0.7%,現在調升0.5%挹注勞保,雇主已不大能接受,尚難取得共識,目前育嬰留停津貼已超過失業給付,還得考量財務衡平。

japan elderly
Photo Credit: Mr Hicks46CC by sa 2.0

日本「介護休業」制度是起源於1991年的育兒假法案,安倍「新三箭」政策於2016年所提出「零介護離職」的重要對策,厚生勞動省於同年配合政策提出:擴大公共照顧資源、鼓勵友善照顧職場,並提供每位失能、認知(失智)症老人的就業子女共93天「照顧假」,最多可分三次申請,可從僱傭保險領到在職月工資的67%作為「介護就業給付金」。支持在職照顧者因應照顧混亂、尋找資源、協助長輩適應長照服務,盡速穩定照顧安排,保障工作權與退休保障不中斷,以減少照顧離職風險。

安倍的「零介護離職」事實上是成效不張,2017年仍有9.9萬人介護離職,且女性遠高於男性,而年齡多集中於50-64歲,尤其以55-59歲為最高。

日本「介護休業」制度有法定財務來源去支持,但日本「介護休業」制度未能有效解決介護離職問題,如果台灣不具備相關基礎條件,冒然抄襲日本「介護休業」制度,非但無法幫助家庭照護者,反而可能衍生出更多問題。

如果回到問題的本質來看,是希望協助家庭照護者解決長照上困境,以降低因無法因應長照而衍生出的介護離職、長照悲劇等問題,所以根本問題是在是否能建構有能量的長照體系,來紓解長照壓力與提供支持的力量。

6月初,《OpView社群口碑資料庫》調查發現,在網路上提到年長者的照顧討論中,在「財務補助」和「照顧者支持服務」方面,大部分的網友對於津貼發放,以及分攤照顧者壓力較為不滿。許多網友指出與其給予一次性的津貼補助,不如建構完善的長期照顧體系,才能對症下藥、解決目前的長照困境;另一方面,「照顧者支持服務」的好感度低也代表目前政府對於照顧者的壓力分攤不足,間接造成許多社會悲劇的發生,引發網友的議論與不滿。

急遽高齡化的發展是台灣過去所未歷經的經驗,無論是家庭中對照護資源的搜尋、照護計畫的擬訂、照護方法的學習等,及政府在長照體系的建立、長照人才的培育、長照服務的輸送等都欠缺基礎建設與經驗,呈現出的是在問題發生後倉促的急就章。

長照政策既然是解決家庭照護者的困境,是否曾調查研究家庭照護者需求及其順序?是否能將有限的資源優先置於家庭照護者最關心的議題,及能建立穩固長照體系的基礎建設。

根據《TVBS》5月17日所公布,針對蔡政府上任以來推動的12項重大政策進行的民調,長照滿意度最獲民眾肯定,有52%表示滿意,高於不滿意的30%。

如果相對於2008年到2016年的長照,2016年開始至今,台灣長照政策無論是在經費上,或是施政能量上,均是史無前例的高,前者長照1.0全部預算僅編列323億元,後者進入長照2.0階段經費編列則預計從民國106年至民國115年,總經費預估為3148.73億元,民眾是應該感受到蔡政府在長照政策上與以往政府不同。

但高齡化快速發展,越來越多家庭出現長照需求,有錢仍無法解決長照問題,面對長照政策規劃與執行,仍需要以科學化的民意調查瞭解家庭照護者需求,再以政策科學的知識與方法來有效規劃長照政策、運用長照經費,切勿盲目抄襲他國政策,應建立長期穩固的長照體系。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