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柯文哲的確「白目」失言,但你可能不知道英國酸民是怎麼看這件事

我們都知道柯文哲的確「白目」失言,但你可能不知道英國酸民是怎麼看這件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今天新聞報導說送懷錶的人是 「英國聯合政府中下一屆肯定選不上的某小黨的交通部政務官員」,是不是就不會有今天的新聞效果了呢?

你可以對柯文哲的政績有各樣的意見,但他在媒體的曝光率上持續有著「總統級」的待遇,上任一個月至今已經累積上了報紙頭版37次。然而相對於前幾次對遠雄、郭董的揭弊,這兩天的話題卻圍繞在「送鐘」上面。

柯P一句「或許可以賣給收破銅爛鐵的」,不只在台灣的媒體圈形成風暴,英國主流媒體如BBC、The Guardian、DailyMail、The Telegraph等對此皆有報導,柯文哲收了一只錶,儼然成為了國際事件,就連張懸的哥哥焦元溥都為此留下了男兒淚

(相關報導:柯P外交失言引發國際關注 英法媒體:雙方都失態

我不是要幫柯文哲辯護,因為連他自己都承認這樣講真的很「白目」,但我看到的反而是國內媒體對於國際政治的嚴重知識缺乏,因為當各家電視台都在報導柯文哲把錶賣到破銅爛鐵的事,卻沒有一個人發現其實那個官員根本就不是所謂的「英國交通部長」。

我完全可以了解為什麼國內媒體會稱Susan Kramer為「交通部長」,因為她的職位在英文是「Minister of State for Transport」,直接翻譯過來確實就是「國家的交通首長」,說實話我在看到新聞的當下差點也相信了。

但是一來我發現Kramer送的禮物上面印的是House of Lords(英國上議院),但是英國的首長一定都是House of Commons(眾議院)的;二來我也在想英國的部長級人物來台灣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可能沒有去見總統;另外,在英國的政治圈,我也對Susan Kramer這個名號完全沒有印象。結果一查,果然不對。

其實這也不需要多高明的研析,只要在連郝伯伯都會用的維基百科上面一查,就會看到英國政府對該職權的定義 :「A Minister of State is a member of Her Majesty’s Government, junior only to a Secretary of State but senior to a Parliamentary Under-Secretary of State and Parliamentary Private Secretaries (PPSs). Ministers of State are responsible to their Secretaries of State.」

大致就是說Minister of State的職位在Secretary of State之下,工作必須對Secretary of State負責。換句話說,Baroness Kramer這個Minister of State對照台灣的位階,大約就是「交通部次長」的位子。

Photo Credit:  David Spender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David Spender @ Flickr CC BY 2.0

事實上她在交通部也是有專門負責的工作,例如英國的高鐵二號、都市更新、環境保護、中小企業的國際發展等等(確實是適合拜訪台灣的職位),然後面對的是「真正的英國交通部長」Patrick McLoughlin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在國外的媒體上面,英國網民對於這則新聞的笑鬧會多於批評。

就某方面而言,這次訪台的Susan Kramer其實是一個不太討喜的人物。首先,和台灣的情況類似,英國的第二條高鐵High Speed 2(HS2)在當地的爭議不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計畫中的HS2預計得投入將近1000億英鎊(約5兆新台幣),而且會對環境造成損害。

但估計建設完之後,只能讓倫敦到伯明翰(Birmingham)這一段搭火車約一個半小時的路程,提早15分鐘到達。當時甚至有一個9歲的英國兒童直接跳出來舉證反對,說HS2是一個「蠢點子」(It’s a stupid idea)。

二來,雖然貴為內閣閣員,但Susan Kramer所代表的黨其實是現在英國聯合政府中的小黨「自由民主黨」(LibDem)。雖然2010年的英國選舉時,自民黨以清新的力量竄出,囊括了英國年輕人的選票,但因為長久和國會最大黨「保守黨」(Conservative)磨合不佳;加上當時許多如「凍漲學費」等等的競選支票接連跳票,搞到連黨主席都拍了影片向選民道歉(當然只引來更多的嘲笑)。自民黨在最近英國的幾次選舉中都被嚴重邊緣化,幾乎要成為泡沫政黨。

其實Susan Kramer會成為上議院的議員,就是因為她2010年的時候選輸,所以自民黨將她推選為上議員,換句話說她在內閣制的英國政體中,其實是沒有強大民意基礎的。

所以在親「工黨」(Labour)的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後面,英國酸民對她的種種發言竭盡了冷嘲熱諷。像是堂堂一個官員怎麼會用「It’s very unique」這種像是小販在兜售東西的詞彙用語;甚至有人在上議院的網路商店裡找到了那隻懷錶,笑說是獨特的全球銷售(Uniquely available worldwide),酸鹼值幾乎是負的。

說了這麼多關於英國的家務事,那這對我們台灣的酸民而言又有什麼意義呢?是沒錯,對大部分的人而言,英國的政體時事似乎不怎麼重要,但大家可以思考的是,為什麼國內媒體會這樣有意無意的把Susan Kramer的層級提升效果做大?(至少聯合報都曉得了Minister of State for Transport不是部長)

我的意思是,如果今天新聞報導說送懷錶的人是 「英國聯合政府中下一屆肯定選不上的某小黨的交通部政務官員」,是不是就不會有今天的新聞效果了呢?

或許,如果有人現在在英國,快去訂兩箱「柯P破銅爛鐵錶」帶回台灣,搞不好還能大賣賺上一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 香港、澳門的讀者,記得按讚我們新設的fb專頁,繼續看更多港澳有關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