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處是戰場,好好走下去

處處是戰場,好好走下去
Photo Credit: Kin Cheung/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抗爭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那就代表每人都有能做、要做的事,假如每個人都將自己的位置再行前一步,事情會有改變的。那麼,謹容許我在此分享一些我會努力去做的事。

沒有撤回──在數以百萬人花了數個月時間、運用了各種各樣的方式去頑強抗爭、流下了無數血和淚、失去了一條寶貴人命的情況下,當權者依然沒有撤回。

死不撤回,我們也必須面對現實:我們沒有贏,更沒有甚麼5:0。

關於撤回。以一宗慘劇作為借口,硬推一個無逼切性的法案,而且無視所有可行的解決辦法,屢勸不聽,一意孤行,同時又利用不同手法去誤導公眾,蠱惑人心;如此荒誕無理的事,撤回是正常,因為本身就不應該出現,但到今天,我們仍然未能叫停了一件本來不應存在的東西,何贏之有?

關於大遊行。不少人說二百萬零一人都因為今次事件出來了,不就是希望所在嗎?我悲觀,一來是直至今天,二百萬零一人仍然沒有爭取到任何成果,而他日就算真能達成五點訴求,但也意味著往後任何的動員,都會以這個數字為衡量標準,低於二百萬零一人的,政府大可囂張地拋下一句「不代表主流民意」後繼續去馬;好吧,就當你每次都有二百萬零一人,政府還有海量的材料未拋出來︰人工島、國歌法、辱警罪、23條……數之不盡,足夠香港人累上三五七年。

關於「暴動」定性。當大家昨晚(6月17日)欣賞完警務處處長終於能「find the right word」,將開槍責任推卸予現場指揮官、講述有五個人令金鐘現場出現了「地區性暴動」的荒謬記者會後,林鄭再於今日(6月18日)記者會上將一切「暴動」的問題,直接交波予警務處長,完美示範了割蓆、卸膊和荒謬都是沒有極限,所以撤回定性,也幾近是沒有可能的事。

對,以上的統統沒有贏,但你甘心就這樣認輸?我不甘心。既然如此,那就要想辦法,好好地繼續戰鬥;自問沒有膽量和能力走到最前線,但既然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那就代表每人都有能做、要做的事,假如每個人都將自己的位置再行前一步,事情會有改變的。那麼,謹容許我在此分享一些我會努力去做的事。

假如大家認同這是一場持久戰的話,那我們必須清楚知道,戰場有很多很多個:金鐘現場、街頭、網上平台、社區,等等,但其實我們的人際關係網,本身也是一個戰場──一個資訊戰的戰場。這一點,連登巴打的長輩圖就作了一個非常好的示範,而根據我在這幾個星期以來對身邊的五六十後長輩(也得承認,同輩也有)的觀察,有以下發現。

1. 「我對眼就係證據」

大概大家都有這種經驗,與長輩討論時,他們通常已經有一些成型(或半成型)的說法,諸如「暴徒」、「掟磚」、「推鐵馬」等等,然後當你開始解釋時,往往就是一句「我睇住直播 / 我有睇片 / 我有睇相呀」,彷彿眼之所見就必定是真,「我對眼就係證據」。

看到甚麼重要,沒有看到甚麼,更重要。這一點,《TVB》相當明白,所以它一定會到場、直播,但播的內容,相信大家也很清楚。不過卻因為《TVB》以其超然的「大台」身分播出內容,決定了不少長輩接收到的訊息。須知道,這群長輩成長的年代,正好就是電視廣播面世、盛行的時候,電視形塑了他們的資訊觀、確立了他們對資訊來源的想像,是以他們多少會存有一種「上得電視就係大件事」的感覺,繼而相信出現在大台的的新聞就真確無比,所以,他們不會覺得自己不知情事況,因為他們已經看了很多,也自覺知道很多。

這種對單一資訊來源的絕對信任,對今日慣用社交平台的年輕人來說,是笑話;但在上一代的世界裏,其實頗為普遍。

2. 輕信「權威」 未有考證

過去幾個星期,不同群組內的長輩都向我「轉發」了一些訊息,分別是名導高志森的影片連結、台大教授的高見、外國知名記者及專欄作家的現場記錄以及李嘉誠的文章。就此,我一一查證︰高志森那段是源自他接受《HKG報》訪問時講述反修例爭議是一場顏色革命,而這「顏色革命」說法,其實最早引述政府內部消息而有此定性的媒體亦已有修正,特首也已否認;台大教授那個,該名教授已出來澄清文章非由其執筆(不過教授認同內容),其身分亦非近來被瘋傳的法律系教授;記者的現場實況,文章確實存在,但卻已被眾多留言者質疑這位用2014年舊相的記者,當日是否真在現場;至於李嘉誠談共產黨那篇,更早已被查證是假。

以上這些,其實只要稍花時間翻查資料,做做fact check,就可知道有一定的漏洞,但我想指出,重點是上述三段內容,都是直接轉發,甚至連分享的字句都是一模一樣!可見「認同請分享」以外,還有一樣叫「看了標題,直接分享」。至於那些單純一張相片,然後配以文字「解說」的內容,更是多不勝數;但請相信,這種「看圖作故事」數目真的很驚人。

3. 現實世界的迴音室

2014年佔領運動後,我們開始意識到社交平台上的「迴音室效應」,即是被相同或相近的意見包圍,形成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而裏面的大多數人會認為這些意見就是事實全部。

但少年你真的太年輕了,你真的以為只有我們在網上的一群才受迴音室影響嗎?實情是,在真實世界的上一代,身邊就是一個大型迴音室︰辦公室、酒樓、茶餐廳、巴士,數之不盡,所以,當我們有意識要衝出同溫層,或者在網上忙於消化不同陣營的意見(和浪費時間去聽那些低智能記者會時),現實世界的他們其實相對輕鬆,輕鬆地一面倒。

說完觀察,以下就是我想到的應對方法,一定未盡完美,但希望能拋磚引玉,吸引更多高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