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紅色媒體」,算不算是箝制新聞自由?

拒絕「紅色媒體」,算不算是箝制新聞自由?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TJ T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民間發起的「拒絕紅色媒體」遊行,並無涉及「國家」箝制新聞自由,而且遊行的訴求並非「禁止親中言論」,而是「禁止收受中國金援」——不讓境外勢力以金援操控台灣媒體,不論國家為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恒薇

近日黃國昌與館長共同發起的「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遊行,引來許多爭議。包括是否會產生箝制新聞自由與危害第四權的疑慮、黃國昌既反對管制假新聞又拒絕紅色媒體,兩者間是否矛盾等等。

對於這些疑慮,以下將分別論之。

所以,「新聞自由」到底是什麼?

談論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前,必須先區分何謂新聞自由,也就是所謂第四權,以及何謂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指的是「國家」保障新聞工作者採訪、報導、出版、發行等的自由權利。而言論自由,指的是公民可依自我立場意願,表達意見想法的權利,不受政府的事前審查與事後追懲。換言之,前者(新聞自由)的權利由國家賦予,後者(言論自由)則為天賦人權。

因此,由民間(立法委員為民意代表)發起的此遊行(拒絕紅色媒體),並無涉及「國家」箝制新聞自由,更甚為保障人民言論自由的權利。相反的,民間亦可發起「支持紅色媒體」的遊行,這也是身在民主國家的可貴之處,保障多元意見的發聲。

小結來說,這場遊行無疑是一場意識形態之爭,另一方面也可以說,他是在反旺中的壟斷。

反對「紅色媒體」,不等於要求「政府管制」新聞

反旺中反的是,反對資本家(蔡衍明)壟斷媒體,並散布有利於己(親中)的意識形態。而當今公眾所持的立論,大多為反對中國的控制。實然層面而言,資本家(蔡衍明)為獲得更多利益,而助長國家機器(中國)的控制。

要談假新聞牽涉到的問題,就得先談到底為什麼我們不該立法管制假新聞。

首先,現行的廣電三法其實已經規範節目與廣告內容若違反事實查證原則,以至於損害公共利益,則可處以罰鍰。被報導者或者利害關係人認為報導有誤損其權益時,亦有權要求更正。

其次,雖言當今仍未有法律管制網際網路流竄的假新聞,但若對此管制,有箝制表達自由的疑慮。例如在俄國,普丁已經於三月簽署立法機構的提案,未來將對散佈不利於國家、不尊重國家的假消息大舉開罰。這無疑是一種變向內容審查,許多學者也認為這是將施壓言論合法化。

最後,若真的由政府管治假新聞,媒體從業人員亦可能進行自我審查,導致寒蟬效應。當畏懼法律制裁使得「異言堂」走向「一言堂」,民主國家的多元觀點隨之喪失,並非各方所樂見。

當今則有學者認為,對於假新聞的管制應該改為立法規範平台方,遵守「通知與更正/移除程序」。任何因假新聞而至合法權益受損者,可通知平台方更正、移除,而非由政府直接管治、定斷何謂「假新聞」。

當然,回歸最根本解決假新聞的方法,就是媒體自律,以及強化媒體素養教育,提升閱聽人對資訊真偽的判斷能力。

AP_9478910823002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反對「管制假新聞」和「拒絕紅色媒體」,並不衝突

因此,關於反對管制假新聞與拒絕紅色媒體之間是否存在矛盾,我認為不然。

公民固然可以反對假新聞,但如上所述,當政府的手伸入新聞業,也就是著手立法管制,便會產生箝制新聞自由的疑慮,而拒絕紅色媒體本身,亦如前所言,沒有箝制新聞自由的疑慮。事實上,遊行中對於廣電三法的訴求,並非「禁止親中言論」,而是「禁止收受中國金援經營廣電媒體」——或者廣義且正確的來說,境外勢力不得以金援等形式操控台灣媒體,不論國家為何。

總結,遊行本身並不會損及他人言論自由,也沒有國家箝制新聞自由的疑慮,反對政府管制假新聞,與遊行之間,則視發起方為政府或民間而定,兩者間並不存在矛盾爭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