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現場清潔師》:將汙染區塊「毀屍滅跡」的工作日常

《命案現場清潔師》:將汙染區塊「毀屍滅跡」的工作日常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清理滿是血跡和殘骸的現場,與一般的打掃環境不同,任何血液、組織 、殘留物⋯⋯等,都必須視為潛在的感染源。所以我們主要就是將汙染的區塊做到「毀屍滅跡」的程度。

文:盧拉拉

生死兩安

在某些人眼裡,「命案現場清潔師」可能是既神秘又令人佩服的行業,經常有人跟我說,「你做這行是在做功德耶,好了不起!」相對的,我們也會被某些人瞧不起,有時對方光是聽到我們的職稱頭銜,就會不經意地退避三舍、離我們遠遠的(可能還會發出「唉唷」聲),直覺我們身上可能很髒還帶細菌。然而,即使這份工作不討喜,還是要有人來做。

「堅定的意志,強壯的腸胃,堅強的心臟,過人的膽識。」或許就是命案現場清潔師的最佳形容詞。在命案現場,經常伴隨血跡與屍臭,若讓家屬自行清理,是非常殘忍的,且往往因一般人專業度不足,更容易留下細菌或病毒,對生理或心理造成不良的影響。

考量到現今在台灣,如遇到需要清潔現場的狀況時,通常的處理方法是:

1、家屬自行清理:即往生者的家人清理命案發生的環境。但這無疑將為家人帶來二度傷害,尤其亡者是非正常死亡的情況下,若由家屬清理現場,原已陷入悲傷的情緒容易變得更不穩定,很難在時效內清整完成。

2、殯葬業者處理:若是現場情況較不複雜,需要處理的物件也不多,在家屬的委託下,殯葬業者也會協助清潔現場。禮儀師們雖然對於命案現場有較高的「抵抗力」,但是畢竟不是專門做清潔的人員,有時工作時間上也較難配合,無法徹底且細膩的復原環境。

3、殯葬業者找工人來協助清理:當案件現場需要大量人力,例如需要拆除、搬運,甚至是汙染面積過大、而超出殯葬業者所能處理的情形時,便得要委託工人來清理(不找清潔公司是因為清潔公司一般不敢接這樣的案子)。至於工人哪裡找?就是找平時在殯儀館協助處理事務的工作人員,談妥費用後,他們便會輕裝簡行至現場進行清潔。

工人們用的工具很簡略,我甚至戲稱為「三神器」,就是「鹽酸、拖把、漂白水」,因為不是清潔的專業人員,過程中無法進行深度清理,就是很簡單的用鹽酸清洗血跡,再用拖把將血跡處理掉就好;至於味道,買個幾瓶漂白水灑一灑,只要點收時不會臭就好。如果之後又有臭味,他們可能會說是「心理作用」啦!反正已不關他們的事。

此外,工人們不像家屬或殯葬業者知道往生者的死因,所以不會去確認環境中是否有高傳染性的細菌或病毒;加上勞動強度大,常常穿著背心就上工,沒有任何的環境防護措施,所以很容易感染而影響健康,著實令人堪慮。有鑑於以上,我們不僅針對特殊現場培養專門的清潔師,並進行教育與訓練;同時在硬體設備與藥劑方面,也進行「專業化」及「程序化」的提升。

為了客戶的心理層面以及環境清潔衛生著想,我們在每一次的清潔工作結束後,就會立即將使用過的清潔用品全部丟棄,也就是說,在某現場用過的掃具,絕不會出現在第二個地方;而我們也需要使用特殊的藥劑來消毒及去除空間中的氣味,還給客戶一個適合生活的環境。

我曾經因為這樣的做法,被一位業界老前輩訓斥過,說太浪費了,他一年只要換三支好神拖就好,省錢又方便,何必每一次清理現場後就將拖把丟了,有時還要丟掉好幾支。

我有我的堅持。如果今天你請某人來打掃家裡,剛好他曾經打掃過特殊現場,又非常的剛好,他帶來了同一支拖過別人家血跡的拖把,要來拖你家的地,你願意嗎?拖了之後,看起來光亮的地板到底是乾淨還是髒的?


命案現場清潔師最常要面對的狀況,是往生者在死亡數日(甚至是數月)後才被發現,此時遺體早已因為時間、空間及溫度等種種因素產生腐敗現象(死亡後組織蛋白質因細菌發生分解的過程),造成屍身腫脹、蛆蟲滋生、器官自溶、皮膚液化等結果。遺體由殯葬業者協助家人運送至殯儀館,至於殘留在地上的排泄物、血水、油脂、皮膚、指甲、毛髮、各類組織以及蛆蟲蚊蠅等,就是我們的工作範圍了。

清理滿是血跡和殘骸的現場,與一般的打掃環境不同,任何血液、組織、殘留物⋯⋯等,都必須視為潛在的感染源;每一滴體液、血跡也都有可能攜帶致命的病毒與細菌,甚至轉為嚴重的傳染病;而蚊蠅則是傳播媒介之一,所以防護措施及清除蚊蟲尤為重要,必須徹底清潔乾淨,才能防止病菌感染。所以我們主要就是將汙染的區塊做到「毀屍滅跡」的程度。

但在工作之前,首先要挑戰的卻是「著裝」!穿戴防護衣與防護面罩真是一大挑戰,用一個字形容叫做「熱」,用兩個字形容叫做「好熱」,用三個字形容叫做「有夠熱」,用四個字呢?簡直要「熱到靠北」了!尤其夏天時穿上防護裝備後,悶熱的感覺就像是進入蒸氣室,加上工作時因為怕味道四處飄散,電風扇與冷氣也不能開,我們就只能在空氣不流通的環境下埋頭苦幹,汗水一滴一滴滑落,最後匯聚在腳邊,眼睛也不時地被汗水及蒸汽給模糊了視線,有時工作到後來,我都不知道流下的是汗水還是淚水。

等到清理現場時,我們會先清潔一遍表面,並妥善處理汙染物,接著就進行深度清潔,包括全室環境的清潔與孔縫間的清理。如果只做「表面工夫」,滲留在地板下以及牆縫裡的體液都可能會滋生病菌類。在現場還有許多要注意的細節,整體規劃與安排、拆除或還原,以及保護自己在高危險的環境下避免感染,都有賴清潔師們的專業知識與技能。

盧是我聞

生命是何等寶貴,即使凋零逝去,人們也理當用心對待。而慎重的清理現場,亦是對逝者最後的敬重。每當任務完成後,駭人的血跡已被抹去、難聞的臭味已不再有,家屬能安心地們重新走進現場,不再因見到血腥而經歷創傷,往生者也得以安眠。生死兩安,是我們的初衷與欣慰。

相關書摘 ►《命案現場清潔師》:她是往生者的室友?這麼臭她吃得下那個便當?

書籍介紹

《命案現場清潔師:跨越生與死的斷捨離.清掃死亡最前線的真實記錄》,橡樹林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盧拉拉

每一次的任務現場,總不乏人多嘴雜的議論甚至批評,熱切談論著往生者的種種。然而,如果大家真的在意,怎麼不是在人還活著的時候來關心呢?或許就不會發生憾事了。我不過問往生者的以前,那已成定局,知道了又如何?好好的面對與重視眼前,才是重要。

這是一個你我都陌生,卻不容忽視的行業!不僅日本有特殊清掃隊長,台灣也有一群人在此專業領域幫助需要的生者及逝者!本書即藉由台灣特殊職人「命案現場清潔師」的工作見聞與獨特體悟,帶我們直視最寫實、卻也是最難以想像的事件現場。

作者在書中分享,每一次出任務,要清除散落在各處的血跡血漬,可能也要協助撿拾蒐集殘肢,所以除了必備的特製服裝與專業技能,更需要膽大心細與吃苦耐勞的心理素質。而在清掃過程中,有時要安撫家屬的悲傷,有時要面對外行質疑(甚至同行相欺),有時也會遇到蠻不講理或者討價還價的客戶,當然也會收到來自委託者的由衷感激。

作者說,處理看得見的髒汙與垃圾並非最困難,現場濃重腐臭味也能靠清潔藥劑去除,最棘手的清整,往往是看不見的人心……。

getImage
Photo Credit:橡樹林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