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艾倫》:給異性戀的問答集——如何禮貌地稱呼同性戀者的另一半?

《親愛的艾倫》:給異性戀的問答集——如何禮貌地稱呼同性戀者的另一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聽過有人說,「異性戀」(heterosexual) 這個字的重音要放在「異」(hetero), 而「同性戀」(homosexual)這個字的重音要放在「性」(sexual)。我們這個社會竟然會沉迷於此,實在是一件憾事。

文:貝蒂・德傑尼勒斯(Betty DeGeneres)

問答集

歡迎來到貝蒂的市民大會,你可以在這裡詢問任何想要詢問問題,主題不限。或者應該說,至少你可以在此詢問其他人提問後被我選擇放在這裡的問題。

我把這樣的問答命名為市民大會,是因為已有許多不同人問過我這些主題各異的問題了, 詢問時的態度從友善至敵對不一而足。讓我們先從比較常見的問題開始吧。

為什麼出櫃是一件重要的事?

對於同性戀來說,出櫃不只是重要而已,應該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行動。在多數同性戀者認為踏出這健康的一步是安全之舉以前,我們這些生活在異性戀世界的人將永遠不會知道有多少受到我們喜歡與欽慕的朋友、鄰居與同事其實是同性戀者。

在美好未來的某一天——等到我們不再介意一個人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等到你的同性戀同事能自豪地協同伴侶出現公司晚宴、能把愛人的照片放在辦同桌上——出櫃才會成為無關緊要且我們再也無需討論的議題。這樣的世界該會有多幸福!這麼一來,我們的宗教領袖就可以把他們的時間與財力花在勸戒教徒遵守十誡上。他們可以邀請我們每個人, 每一位神的孩子, 和他們一起努力成為更好的人——正直、忠誠且熱忱。

到時候, 社會將接受青少年原本的模樣, 他們將不再是惡作劇與辱罵的受害者。這樣的世界該有多美麗、多簡單呢!讓我們為了這個目標而一起努力吧。給予所有人他們值得擁有的尊嚴。讓他們知道自己原本的樣子是好的。

這句引述自安東尼・特羅普特(Anthony Trollope)的話適用於我們每個人:「永遠不要認為自己不夠好。人永遠不該這麼想。你的自我評斷會大幅影響其他人的看法。」

最好的出櫃方式是什麼?

誠實的表達自己的立場沒有對錯之分。第一,記得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事。對每一個家庭而言,最重要的是無條件地接納彼此、愛彼此與支持彼此。近日美國天主教主教會(National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也肯定了這個觀點: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在我們的孩子、家長或者手足出櫃時理解到,他們一點也沒有改變。他們只是贈與你一份誠實與愛的禮物,請求你能開始理解。

第二,有耐心。無論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我們都需要花時間思考、反應和擔憂。在不經思索地說出會讓你在往後覺得後悔的話之前,我們應該要停下來,認真地傾聽彼此說的話。對異性戀家庭成員而言,我們可以藉由這個機會更加誠實地面對自己。

第三,歡慶你的誠實。出櫃的第一步需要勇氣,但接下來的每一步幾乎都會讓你心情振奮,感到一切是值得的。你會發現自己的生活還能變得更好,你會發現家人與朋友終將變得與你更親近,你會發現擁抱真實能帶給你多強烈的感動。

最後,這一路走來,在跨出每一步時都請你不要遲疑地尋求外援,利用能在圖書館、社區與P-FLAG這一類的組織找到的所有資源。

什麼是P-FLAG?

P-FLAG是同志家屬親友會——同性戀的家長、親屬與朋友(Parents, Family, and Friends of Lesbians and Gays)——這是一個非常美好的支持組織,主要由同性戀者的父母與異性戀家庭成員組成。建立P-FLAG的人是一位勇氣可嘉的女人珍妮.曼佛德(Jeanne Manford)。一九七二年,她的兒子莫提在紐約市的政治晚宴上發送文宣時受到暴力毆打,自此之後,她就愈來愈積極地參與社會運動,鼓勵同性戀者的父母團結起來。大約在同一時間,愛黛兒.史塔(Adele Starr)與賴瑞.史塔(Larry Starr)因為一位兒子是同性戀(他們共有四個孩子)在洛杉磯建立了父母支持組織,而後將組織擴展到全國的層級。如今全美有四百個P-FLAG分部。一般來說,每個分部會每月舉行一次聚會,組成非正式的討論小組,接著請外界嘉賓為小組做演講。P-FLAG也為不家庭接受的同性戀者提供支持;許多同性戀者參與聚會是為了學習如何和頑固的家庭成員溝通。

在P-FLAG中, 我認識了許多和我一樣自豪的父母。佩姬.歐爾森(Peggy Olson)在洛杉磯當地刊物的主席寄語中寫道:「過去這十一年真是一趟驚異之旅! 我在知道了兒子是同性戀後, 踏入了一個嶄新的世界, 我非常、非常感激P-FLAG的你們豐富了我的人生。」芝加哥的一位母親總是在衣服上別著一個大徽章,上面寫著:「我是P-FLAG媽媽。」每當有人問她那個徽章代表什麼意思時,
她總是很樂意回答。

在同性戀父母出櫃時,你對他們的孩子有什麼建議嗎?

我對他們的建議和我對同性戀者的父母的建議一樣——你要知道他們依然是你熟知且深愛的父母;他們只是用更誠實的態度面對你。要有耐心,讓自己逐漸走過接納的過程。你可能不會一夜之間就接受這件事,但是,你的父母也一樣不是在一夜之間就接受這件事的;他或她可能為此掙扎了很長一段時間。

只要家中的家庭氛圍充滿愛,或者更理想的狀況是,能有其他充滿愛的親戚時常出面的話,年紀較小的孩子會更容易理解自己要如何處理在家庭以外的地方遇到的偏見與無知。對較大的孩子或者已長大成人的孩子而言,經歷接納的過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請時時都要記得,你的父母會出櫃是因為他或她再也無法保活在謊言裡、維持虛假的表象了,誠實以對是一份珍貴的禮物。

我為什麼需要知道其他人的性行為習慣?

你不需要知道這種事。這就是眾人時常會混淆的地方。當你知道某個你認識的人是同性戀時,你不會知道他或她的任何性行為習慣。他人的性行為習慣全然不關我們的事——正如你自己的性行為習慣全然不觀其他人的事。我聽過有人說,「異性戀」(heterosexual) 這個字的重音要放在「異」(hetero), 而「同性戀」(homosexual)這個字的重音要放在「性」(sexual)。我們這個社會竟然會沉迷於此,實在是一件憾事。在經過了無數世代之後,我們內心深處依舊像清教徒一樣崇尚禁慾。禁慾又沉迷於性——真是奇妙的組合!我認為性行為在相愛並互相承諾的同性戀伴侶心中的重要性,無異於性行為在相愛並互相承諾,的異性戀伴侶心中的重要性,不多也不少。

不久之前,我聽到了傑出的非裔美國作家托妮.莫里森(Toni Morrison)在《六十分鐘》(60 Minutes)受訪的那一集節目。她說:「在你知道了某個人的種族時,你會因此真正了解這個人的任何特質嗎?不會。」這句話無比真實,也可以套用在性傾向上。當你知道一個人的性傾向時,你會因此真正了解這個人的任何特質嗎?不會。這只是一項事實,不應該干涉我們對任何一個人的看法。

那替別人出櫃呢?

就我所能想的所有面向來說,這麼做都是非常錯誤的。我知道出櫃是一個健康且正面的舉動。然而出櫃應該由要出櫃的那個人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的時候,以他或她自己認為適合的速度來出櫃。我認為在他人尚未準備好的時候就替他人出櫃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

我的朋友約翰.塞利格(John Selig)抱持不同的觀點,至少在某個特定領域中是如此。他說,如果某個民選官員是未出櫃的同性戀,並且投票反對反歧視法的話,那麼這位官員就應該由他人替他出櫃。事實上,我也贊同針對這種例外的處理方式。

什麼是雙性戀?

我曾聽過的一個解釋是,雙性戀在尋找伴侶時,不像異性戀或同性戀一樣只在某一種特定性別中尋找。異性戀者在戀情與性傾向方面只會受到不同性別的人所吸引,同性戀在戀情與性傾向方面只會受到同樣性別的人所吸引,雙性戀則是會受到兩種性別的人所吸引。對於我們這些界線分明的人來說, 或許會覺得有些難以理解。理論上來說,雙性戀就和其他人一樣,一旦他找到了生命中的真愛,他就會和那位真愛成為一生的伴侶。

跨性別是什麼意思?

《媽,我必須成為女孩》(Mom, I Need to be a Girl)這本書的主題就是跨性別者,我在最近收到了作者賈斯特.伊芙琳(Just Evelyn)寄給我的書,書中還附有一封短信:

我真的很感妳在推廣同性戀孩子的家庭支持上所付出的努力。跨性別孩子和他們的家庭也經歷了同樣的歧視,他們也一樣需要支持與理解。我想要把這本書送給你,本書的主題是我跨性別的孩子,裡面描述了我們一路從痛苦走到喜悅的旅程。我們都同樣是母親,我相信你一定會在心中看到我們之間的相似性,我們每個人的孩子都需要愛與包容。

P-FLAG中有一本資訊充足的協助小冊子就是在講這個主題,叫做「我們的跨性別孩子」。小冊子裡寫道,跨性別者的定義是:「一個人的性別認同……與傳統上期望的陽剛或陰柔不同。性別認同指的是一個人心中認為自己是陽剛或陰柔、是男人或女人、是男孩或女孩。」性傾向的定義則是:「一個人會感受到相反性別、相同性別或兩種性別對自己具有性吸引力。」

我們為什麼要區別和歸類?

好問題。我們可以好好當個人就好。然而,在我們能夠意識到並且包容同性戀之前,我們必須尊重地歸類,協助人們捨棄無知的流行語和刻板印象。有些人可能會過度「政治正確」。但話說回來,寧可謹慎一點比較好,不是嗎?「同性戀」可以指稱男同性戀與女同性戀,而「蕾絲邊」(lesbian)指的則是女同性戀。然而,為了避免把其他人放進錯誤的歸類中,你應該要理解,認為自己是雙性戀的人並不會自稱為同性戀。跨性別者、變性者與易裝癖(transvestite)也一樣,有可能同性戀,也有可能不是。

請留意,有些女同性戀者不喜歡「蕾絲邊」這個字。對某些人來說,這三個字聽起來帶有疏離、異己之感,事實也的確如此,因為這個字的確來自於異域:希臘的萊斯博斯島(Lesbos), 古時候佔領該島的是一群強壯的女人。「酷兒」(Queer)這個字是過去用污辱意味稱呼同性戀者的方式。現在有許多同性戀者——尤其是年輕的同性戀——會驕傲地用這個詞稱呼自己。

在談論到該用什麼方式才能禮貌地稱呼同性戀者的另一半時,我們又進入了另一個模糊不清的領域。「伴侶」(partner)這個字通常無論對男人或女人來說都適用。安妮和艾倫尚未結婚,她們稱呼彼此為「老婆」和「太太」。我稍早提到的兩位瑞克也尚未結婚,但他們稱呼彼此為「老公」。在沒有長久承諾的狀況下,也會有人使用「女朋友」、「男朋友」或者「愛人」。

在談到要如何稱呼同性戀者及其伴侶時,我能提供的最好建議就是:如果你心存疑慮的話,只要問問他們喜歡什麼樣的稱呼就可以了。

同性戀是一種生活型態的選擇嗎?

幾乎不算是。一個人的性傾向並不是生活方式;而是生命本生的一種特性。至於確切來說是什麼原因決定一個人是否為同性戀,目前還沒有絕對的答案。同性戀者是否生來如此?他們的基因序列是不是像許多人說的一樣「無法改變」?同性戀者會不會透過家庭成員,以基因或文化甚或是兩者皆有的方式傳遞給下一代?經驗和環境是否也有影響?他們能自己選擇嗎?

就我的觀察看來,基因與環境因子都會形塑我們的樣貌,極少有人會自己選擇成為同性戀。在我認識的多數同性戀之中, 他們是同性戀這件事都是一個既定事實, 就像眼睛的顏色一樣。就像艾倫曾說的, 同性戀是她的一部分, 就像膚色一樣。

人權戰線的「出櫃資源指南(Resource Guide to Coming Out)」(只要打一通電話到華盛頓人權戰線就能拿到一本——本書最後有華盛頓人權戰線的電話與地址)上面寫道:

同性戀不是你的選擇;
是同性戀選擇了你——

有些人會說同性戀是一種選擇,是為了想要阻礙你與相同性別的人談感情。但花一分鐘想想這件事:被相同性別的人所吸引這件事,是你選擇的嗎?你為什麼會這麼做?事實上,同性戀不是選擇,正如右撇子、藍色眼睛或者生為異性戀一樣,這些都不是選擇。這是一種傾向,是你的一部份。你要選擇的,是如何過生活。

同性戀可以招攬其他人變成同性戀嗎?

絕對不會。如果可以的話,我大概會第一個申請變成同性戀吧!畢竟我現在認識愈來愈多同性戀的朋友了。我愛他們,但我毫無疑問地是一名異性戀者。社會無須擔心年輕人被傳染,因為這不是真的。我們的傾向是天生的,我們會愛上什麼性別的人也是天生的。

那同性戀的刻板印象又怎麼說?

那異性戀的刻板印象又怎麼說?異性戀的刻板印象有可能是一位滿身肌肉、充滿男子氣概的男人,或許還坐在一輛機車上。另一個刻板印象可能會是一位古銅膚色的帥氣年輕救生員。還有另一個可能是莎朗.史東(Sharon Stone)——典型的美人。但這些印象無法描述我們異性戀的所有人,不是嗎?同樣的,這個道理也可以套在同性戀的男人與女人身上。陰柔男同性戀與「男人婆」女同性戀的刻板印象正是如此——就只是個刻板印象。

這是為什麼我們的同性戀家庭成員要出櫃的另一個重要理由——如此一來才能讓這個世界看見,我們之間有許多人都是同性戀,各行各業都有。同性戀者包括了警官、醫師、專業運動員、藝術家、模特兒、剝生蠔工人和吸塵器銷售員。

一位心理學家最近曾告訴我,艾倫讓她的生活變得輕鬆許多,無論是在個人生活上還是在事業上。在出櫃之前,她沒辦法指著一個人大聲說:「看好,她是同性戀,她很成功。」

為什麼很多同性戀者的自我探索過程與接納過程都那麼困難?

請回想一下同性戀者從這個社會中接收到了什麼樣的訊息。在其他青少年留意到自己對不同性別的人有戀愛的感覺時,同性戀的孩子們慢慢發現自己不會喜歡上不同性別的人,他們只會對同性別的朋友產生戀愛的感覺。他們可能會聽到其他人用一大串羞辱的暱稱指稱同性戀。他們在做禮拜的教堂裡聽到牧師佈道時說他們這樣的人會下地獄受業火燃燒。

請你想像他們做何感想——困惑、恥辱、擔憂。他們只是過著神所給予的生活,但突然之間,他們就變成了歧視、偏見、仇恨與肢體暴力最喜歡瞄準的目標。

相關書摘 ►《親愛的艾倫》:她哭著說:「 媽,我是同性戀。」這是我這輩子最震驚的一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親愛的艾倫:就算妳與眾不同,我只會愛妳更多》,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貝蒂・德傑尼勒斯(Betty DeGeneres)
譯者:聞翊均

這是一部雕刻生命之書,關於
獨立、堅強、誠實,
以及母愛。
作者是知名演員及主持人艾倫・狄珍妮的母親——貝蒂,
貝蒂和出櫃女兒艾倫的故事,
將讓我們重新思考何謂「愛」、
何謂「最純粹的」的愛。

全球中文版首度面世!

這是一段從悲傷、抗拒、失望、憤怒、誤解,直到包容、接納的旅程。
更是一段從「我是如何成為一個女人」,
到「我是如何成為一個母親」,
最終走到「我是如何成為我」的漫長過程。

現在貝蒂和艾倫母女一同攜手努力打造平權的社會,
貝蒂更挺身成為美國LGBT人權倡導者、
美國「人權戰線」的「出櫃計畫」第一位非同志女性發言人,
幫助了成千上萬的同志與同志父母。

「媽,我是同性戀。」
——那一年,艾倫狄珍妮親口對母親說出了這六個字。
從此改變了貝蒂・德傑尼勒斯的一生。

這六個字猶如震撼彈,
擊碎了貝蒂相信了一輩子的信念:
她是誰?我是誰?何謂人生?

貝蒂是一位傳統虔誠的基督教徒,
成長於民風淳樸的1930年代路易斯安那州,
有著最典型的傳統白領階級家庭。
如今卻成為世界上最有號召力及影響力的母親代表——
她,是如何勇敢地做到的?
只因秉持著一個最堅定的信念,那就是——「愛」。

就算我的孩子那樣的「與眾不同」,我還能有愛、還能繼續愛、我還有能力愛嗎?

「他們之所以會努力累積足夠的勇氣,向你坦承他們的真實自我,是因為他們比過去任何時刻都還需要你的愛與支持。他們需要知道,無論如何你都會純粹地愛著他們。這樣的愛是他們幾乎不可能從世上的其他人身上得到的——只有父親或母親能給予這樣的愛。」

「我如今終於理解,艾倫透過二十歲的出櫃給了我這輩子最棒的禮物——她的誠實。她當時就在我心中埋下種子,使我得以在未來成為我想要成為的那種人——獨立、堅強、誠實。」

貝蒂以一位母親的角色,爬梳自己過去的成長經驗、教育環境與歷經三次失敗的婚姻經驗,反思自己傳統的成長環境帶給她的無知與誤解,體悟到了每個人其實都是一個「獨立」的特殊個體,與眾不同是人們最大的特質,而性傾向——則猶如你的眼珠子顏色、膚色、國籍、甚至宗教,只是你其中的一項特色——而這並不影響一個母親去放棄對子女最純粹的愛。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