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我「農民」的角度,我舉雙手雙腳贊成使用巴拉刈

站在我「農民」的角度,我舉雙手雙腳贊成使用巴拉刈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具有崇高理想的毒物科醫生,在他的毒物專業上用了一輩子去反對巴拉刈然後逝世......最後,一個專業是「政治」的農委會主委測到了社會風向,於是登高一呼禁止巴拉刈,成為救國救民救世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終於又有農業議題可以讓我出來刷存在感了,不然鳳梨產季過後,我整個就邊緣人。讓我們放下一點點情感,多用一點點理性與專業,來討論這個「萬惡」的巴拉刈吧。

先說,站在我農民的角度,短期內,我舉雙手雙腳贊成巴拉刈,長期來看,我希望可以有比巴拉刈更好的替代品。

巴拉刈,真的那麼「毒」嗎?

這就端看從什麼角度切入,我知道大家反對巴拉刈的原因,就是因為「喝」下去是劇毒,幾乎無藥可醫,而且痛苦至極。我身邊也有認識的醫生,處理過喝巴拉刈自殺的病人,據她的說法,看病人以那樣的方式死去,永生難忘,甚至心裡有陰影。

但是若以消費者食安的角度,巴拉刈反而是「安全」的農藥,半衰期短,一個禮拜就能退藥效,其他像是年年春、紅龍、嘉磷塞之類的除草劑,在安全殘留的考量上面,反而會更有疑慮。

那農民呢?

我敢說,絕大部分的農民,都是支持巴拉刈。我巴我驕傲,對農民來說,施用巴拉刈的成本較低,效果較好,更重要的是,不會在土地上留下太大影響,可以持續耕種下去,簡直就是CP值最高的神藥,而且「安全」──我所謂的安全是指巴拉刈是中性藥劑,不是強酸或是強鹼,不幸噴灑到皮膚上,趕快用清水沖洗就沒事了。

農業要考量的層面很廣,不只是單純食物安全,還得考量到施用完,土地的殘留會不會對後續耕種造成影響,巴拉刈可以在世界暢銷超過一甲子,肯定有其道理。有人說,世界上有超過70個國家都禁用,這叫做話術,只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條件;若這玩意真的那麼萬惡,那為什麼美日等先進國家,都還繼續使用?

若農民不用巴拉刈好了,伴隨的生產成本增加,收購商跟消費者會買單嗎?大部分都是還是價格取勝,最後又會惡性循環。

至於,為什麼巴拉刈會引發如此的討論呢?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外行領導內行,政治凌駕專業。

在巴拉刈這個議題上,得提到兩個人。

首先是已故的臨床毒物科醫生,林杰樑。身為台灣頗具名氣的毒物科醫生,他生前的遺願就是禁用巴拉刈。我當然肯定林醫師在醫學上的貢獻,也替台灣的食物安全有很大的貢獻,在他的專業領域,他絕對是毋庸置疑。

但是,再怎麼專業的人士,也都有其盲點,他只看到自己的專業,卻忽略了從別的專業角度去思考巴拉刈。農業,也是一門專業。

再來就是農委會主委,林聰賢。當初是他提出禁用巴拉刈的政策,而林前主委並沒有什麼農業專業背景,農校畢業後,他的專業一直都在「政治」。

試想,一個具有崇高理想的毒物科醫生,在他的毒物專業上,用了一輩子去反對巴拉刈,然後逝世。再輔以有人喝巴拉刈自殺後,媒體再用聳動渲染性的報導。最後,一個專業是「政治」的農委會主委,測到了社會風向,於是登高一呼禁止巴拉刈,成為救國救民救世主。

整個事件的脈絡,大概是這樣,無風不起浪,身為一個專業是政治的農委會主委,他不會平白無故去推動政策。他很清楚明白,什麼對他才是最有利的,整個社會的輿論,就是一窩蜂的把巴拉刈視為萬惡。

重點還是回到管理

我有個種紅豆的朋友,就是沒辦法承受這種社會輿論壓力,試著各種轉型方式都沒辦法達到經濟規模後,原本20公頃的紅豆田,只好轉種其他作物。

請注意我說的「經濟規模」,當他有20公頃的紅豆田,他大可以導入科技,用無人機的方式噴灑,讓環境、消費者、農民,三方面都受益。但是卻因為社會輿論說「巴拉刈好可怕喝下去會死掉」,所以他就沒辦法繼續使用巴拉刈,因而棄守紅豆田。

我知道很多醫療同仁,都非常反對巴拉刈,因為他們看了很多因為喝了巴拉刈痛苦過世的人。從情感層面出發,我可以理解這樣的思維,換成是我,大概也會覺得這世界上,為什麼會存在這麼邪惡的毒藥。

但是,巴拉刈就像是醫生們會使用的藥物,在適當的管理施用下,對病人其實是有幫助,一切的問題都在於管理不良。如果因為痛苦不堪就禁止,那我在此宣佈,我大台南國,全體國民都不准失戀,那種內心被掏空的感覺,讓人更是生不如死。

今天會有那麼多人選擇巴拉刈自殺,就是因為自殺界盛傳它很有效。死意都那麼堅決了,當然是要選個媒體上說最有效的,不然要是死一半不就尷尬?誰會吃飽沒事去喝巴拉刈。

所以,重點還是回到管理,請把農業當成一門專業去看待,農藥的販售、管理、噴灑,也是一門專業。

至於現在的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說真的,當初他上任,我內心是滿開心的,跟老師曾經有過幾面之緣,很肯定他的認真跟努力。聽到他說自己的父親因為噴灑農藥身體產生狀況,我內心也是感到不捨,因為我想到自己的阿公。上一輩的人,對於農藥是沒有什麼概念的,戴著口罩噴藥對他們來說,除了悶熱之外,還有可能被笑說是「怕死」,所以就用身體跟你拼了。

但是,一個政策的推廣,如果訴諸太多情感層面,就無法回到正常的理性討論。因為父親噴藥導致身體出狀況,所以要禁止這隻藥,我想是有點因噎廢食了。不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更該趁這樣的機會,把整個亂七八糟的農藥系統,做一個好好的管理嗎?

巴拉刈何其無辜,人心才是最惡毒

重申一次如果今天政府成功研發出一隻效果不會輸給巴拉刈,喝下去又能強身健體的農藥,那我當然雙手雙腳甚至小鳥都舉起來支持政府。但現況就是,政府並沒有辦法提供更好的農藥,現行的方法,對於農民來來說施作的成本上升,也會更費工,消費者也不見得可以買到更安全的食品。

因為管理不當,導致誤食或是衝動性自殺,所以要去斷了農民生產端上CP值最好的武器?我怎麼想都不太對,難道除了「禁用」之外,沒有更好的方法嗎?

若是想避免誤食的問題,怎麼樣透過源頭嚴謹的掌控,交由專業的代噴農藥業者去處理,透過系統性的方式,來避免中間一些人為的疏失,就像醫院管理藥物那般。

輿論凌駕專業,母湯阿母湯,巴拉刈何其無辜,人心才是最惡毒。

延伸閱讀

本文經楊宇帆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楊宇帆』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