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還不收手呢?」

「為何還不收手呢?」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旦我們社會容許警察濫權、公然犯法,香港的司法就毫無疑問地跟內地那套黑暗司法近得不得了。因此,警暴未追究到底的話,反送中運動也還未結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按︰本文寫於6月21日凌晨。)

現在應該是去睡覺的。但應該很多朋友也是怎樣也睡不著。就聊聊現在的想法。

這幾個晚上,其實都是在想同一堆問題:琨在的運動,究竟走到哪?之後可以點算?升級係為乜?

立會換屆前,政府缺實力推「送中」

的確,很多人都會說,反送中的目標,其實已經達到:條例不會再回來了。關於條例不會回來,我也大致認同。

我明白很多朋友會對政府不信任,但我判斷不會回來的基礎不是「信任」,而是較客觀的基礎條件:香港人的確是成功令得建制陣營大分裂,其實政府就算還推,通過的基礎條件已經盪然無存,當失去了部份建制陣營的支持,那至少在2020之前,政府已經失去了基礎的政治實力去推「送中」;而過了2020後,就算政府是說「撤回」,其實一樣是可以回來的。所以姑且可以說是,428和69遊行的目標,已經達到。

「但,為何還不收手呢?」

很多人其實也是在問這問題,或許也有很多朋友,看到這個「結果」就覺得收貨。

「送中條例」暫緩,香港仍繼續「送中」

可是,即使我不懇求你對無權者寬容一點點,也請拜托你,對掌權者、濫掌者、施暴者,不那麼寬容,嚴苛一點點,哪怕只是一丁點,可以嗎?

其實在2019年6月12日,掌控權力的人,實實在在地製造了一件嚴重不公的慘劇。這樣公然、這樣大規模的濫權、施暴、逼害、虐待的行為,難道是能夠輕易抹去的嗎?!

我們說要反對送中條例,是因為不希望這個社會更加不公,是因為我們不希望「恐懼」透過「條例」吞噬這個城市,是因為我們說要抗拒中國的黑暗司法。

而在612當天警察的暴行,以及在隨後數天他們在醫院、校園內作出大規模搜捕的行徑,濫告、濫捕、締造白色恐怖,其實不就是中國司法體制下會出現的暴行?「送中條例」暫援了,但當權的人香港「送中」的行徑,停止了嗎?

如此下去,掌權的人容許一個全香港其中一個最大權力的警務處,去每天在這個城市濫用著他們持有的權力,這跟中國的「陽光」司法距離有多遠,我倒是極度懷疑。

「反送中」的你可以忍受警察暴行嗎?

請大家絕對不要忘記,黑警在雨傘運動之後抓捕大批朋友並起訴這事情;請大家絕對不要忘記,初一事件之後,不但幾乎所有被控告的朋友都被判處三年到七年的監禁,很多很多,到今天還是在服刑中。

他們都是你我她,僅此而已。是三年至七年,不是日。而黑警到數個月前,還在搜捕三年半前的參與者,控告他們暴動罪,時至今日,仍有四位朋友被控暴動罪等待審訊。

請大家絕對不要忘記,即使是僅僅是因為有朋友以鐵馬衝擊全副裝備、配有極多武器的警察防線,就在6月10日凌晨讓警務處處長吐出「所有有關暴徒,警方一定會全有追緝到底,追究倒底」這句說話。追究到底,你們這群持槍的暴徒憑甚麼。這批濫用權力的禽獸,甚至把示威者逼到一角蹲下抱頭,極盡屈辱,你們這群持槍的暴徒憑甚麼。

這些種種的暴行,反對送中的你真的能接受、能忍受嗎?

警暴未追究到底,反送中運動未結束

警察的權力本來已經極大,而警察可以公然濫權至這個程度,其實就是極大的社會不公義。一個社會,都是在不同支柱支撐下運作,而其中一條極大的支柱,就是合法持武器的武裝部隊。

這個社會毫無疑問就是由法律制度所支配,而警察近乎是壟斷極大部份的執法權力,當警察濫權,是會嚴重地影響整個法律制度的運作,警察本來就是在司法過程中有相當大角色當我們的社會容許警察公然大規模持續濫權的話,不但是示威遊行、表達自由、政治活動有極大影響,而是整個司法制度也會大受影響。

所謂警察大規模濫權會造成社會嚴重不公,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一旦我們社會容許警察濫權、公然犯法,香港的司法就毫無疑問地跟內地那套黑暗司法近得不得了。

也因此,警暴未追究到底的話,反送中運動也還未結束。

反送中是阻止制度崩壞

不但要徹查事件,起訴每位曾參與違法濫權暴行的指揮官和相關黑警,也要推動整個警察系統的改革,成立一個類似ICAC且享有民主成份的監警處,才能制度性地制衡黑警的大規模濫權行徑。

反送中,就是反對社會制度不公,事情有改變過運動的方向,但運動的性質沒有改變過。

希望制止制度性崩壞的朋友,今天懇請拜托要站出來。拜托拜托。

至於林鄭下不下台,我完全不關心。制度不變,特首換了也不會改變。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