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行事」的警察,真的有「不瞄準的權利」嗎?

「依法行事」的警察,真的有「不瞄準的權利」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務人員也能有思想或自我意識,因此法律也才規定公務員有權利去抗議、暫停、終止,以及自我克制,這些都表示公務人員並不是機器、機械,不僅有拒絕瞄準的自由,更有拒絕執法的權利,甚至義務。

送中條例的衝突中,我看到不少網路留言說:「警察只是依法行事」。

我相信警察有它的難處,像是「命令需要服從」。但,其實警察也有不服從的權利;而在某些情況下,更有不服從的義務。不管你是否支持衝突中的警察行為,希望你都能看看這篇,並且想想警察是否還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警察依法行事,到底是依什麼法?

最多人說「警察依法行事」,但警察到底是依什麼法?你有想過嗎?如果用台灣的法律來講,警察在遊行衝突中的執法,可能是依照這些法律:

1. 《警察法》第2條

本條寫著,「警察任務為依法維持公共秩序,保護社會安全,防止一切危害,促進人民福利。」。遊行活動如果「破壞秩序」、危害「社會安全」,警察或許就有執法的權利。

2. 《集會遊行法》第25條

本條規定,警察機關可以「警告、制止或命令解散」未經許可的集會遊行,且可以透過「強制」的方式來實施。

遊行活動如果沒有申請許可,或是違背許可範圍、內容,警察就有使用強制力執法的空間。

3. 《公務員服務法》第1條、第2條

公務員依法有「依命令所定執行其職務」的義務,並且「長官就其監督範圍以內所發命令,屬官有服從之義務。」,這一點也是最多人幫警察說話的理由:警察只能服從命令。

從這些規定來看,警察執法似乎合情又合法。

但問題是,難道所有上級的命令都要遵守嗎?難道法律規定可以,就可以「用盡一切手段」嗎?

香港反送中 港警發射催淚彈驅離民眾(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警察有不執法的權利,甚至是責任、義務

1. 抗議或拒絕服從的權利

以最多人說的「服從」來說,其實警察不見得要完全遵守命令,有抗議甚至拒絕的空間。

依照《公務人員保障法》第17條規定,如果公務人員認為長官的命令違法,依法有報告、反應的義務;如果長官堅持命令不違法,而以書面署名下達時,公務人員才有服從的義務,這個時候的法律責任,全由長官負擔。

如果長官拒絕用書面署名的方式下達命令,視為撤回其命令,意味著公務人員不用遵守長官的話。

2. 暫停的權利

《公務人員保障法》規定,如果現場長官認為已發生危害狀況,或是明顯有發生危害之虞者,可以視情況暫時停止執行。

這邊既然提到「現場」,意味著即便命令來自於上頭,在現場的警察仍舊有判斷的主導權,即便不能拒絕服從,至少能夠「暫停」執行某些措施。

3. 克制的義務

警察雖然依法行事,但不代表警察可以無節制的使用強制力。

《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條規定,警察行使職權,不能超過必要限度,且應該採用對人民侵害最少的方法;如果執法的目的已達,也應該主動終止執行。

因此,如果警察的目的是「要求解散」,就不應該在人民後退時繼續「追打」;如果「使用警棍」就足以喝斥、擊退人民,就不應該使用「槍擊」。

公務人員有上下服從的義務,這樣才能使公務機關正常運作,警察也不例外。

但是,公務人員也能有思想或自我意識,因此法律也才規定公務員有權利去抗議、暫停或是終止,並且要求公務員在執法過程中自我克制,這些都表示了公務人員並不是機器、機械,不僅在現實上有拒絕瞄準的自由,法律上更是有拒絕執法的權利,甚至義務。

香港警方施放催淚彈 驅離反送中民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你有服從命令的義務,但你有不瞄準的權利」

這句話,真的很貼切,而我更認為警察不只有不瞄準的權利,在某些情況下更有不瞄準的義務。

別忘了,警察是人民保母,理論上應該是要保護人民才對。如果今天是保母動手打小孩,你會覺得是保母的錯還是小孩的錯?那為什麼角色換成是警察的時候,你就會覺得警察動手合情合理呢?

警察執法的基礎是依法行事,可是警察也有衡量手段的權利與責任;如果真的認為命令違法,也有抗議或拒絕服從的權利。

香港的反送中活動,至此或許可以說是和平落幕(當然首長與警察的責任還待追究)。但回顧台灣,過去已經發生過一次太陽花學運,未來因為中台敏感關係發生另一次衝突也不奇怪,只希望到時候能夠不要再流血與流淚,因為最後受傷的,不也都是台灣人嗎。

延伸閱讀

本文經LawPartner律師談吉他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