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我們警察也有阿媽生」和「你有事不也報警求助」

回應「我們警察也有阿媽生」和「你有事不也報警求助」
圖片來源:Marvel漫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警察壟斷了執法的權力,難道人們可以找蝙蝠俠和蜘蛛俠嗎?這些超級英雄也是被警察當成罪犯追捕的,不是因為他們的行為,而是因為他們的身分:他們不是警察——沒有「攞正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東方日報》報道,網上流傳一篇由警員撰寫的文章 《最前線的感受》,表達面對「反送中」示威者衝擊的警員如何深深不忿:「 有必要嗎?我們都有父母生,流出來的都是血,試問,最危急時候,大家不是找我嗎?你竟然咁對我?」

1_QzPxN1eZxvBAnfqLnG9MOA
圖片來源:東方網(16-6-2019)

其實這種論調在雨傘革命那一年也出現過。當中牽涉一個問題:警察和普通市民一樣還是不同?「警察都有阿媽生」、「警察只是執行職務」、「警察也是人」這些說法,都強調警察和普通人一樣,所以不應被刁難或責備,甚至辱罵和攻擊。

但警察真的和其他人一樣嗎?不,警察不是普通市民。

警察都有父母生,但在香港,不是每一對父母的子女都有隨身帶備槍械的特權。

不是每一對父母的子女都能以搜查為名,進入別人的家、登入別人的電腦、翻開別人的背包,把記者的工作車當成賊車般搜查,說「無一個記者有特權」,令個人私隱的保障形同虛設,但警察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不是每一對父母的子女都能配備裝甲和盾牌去保護自己,而僅僅帶著保鮮紙和眼罩也會因「藏非法用途工具」而被捕。但警察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不是每一對父母的子女都能以執行職務之名,或因利乘便,拉扯女生的衣服觸摸她們的身軀握著男生的下體,或用金屬警棍圍毆無反抗能力的人,或在同樣執行職務的記者背後用胡椒噴霧偷襲——他們也有父母生。但警察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0_yuXUuwnCvvoWxIO7
圖片來源:連登討論區

警察有這樣的特權,正是因為他們有專業的職責。這專業要求他們比其他人更能控制情緒、面對壓力;這專業要求他們比其他人負更大的責任去自制,而不是暴力發洩;這專業要求他們按守則行事,例如只有在面對正在攻擊者之時使用相應及合符比例的武力,而絕不是因為曾受到某些人暴力攻擊,卻去毆打另一班沒有攻擊性的人。沒有這種分辨能力的人,沒有資格享有配備致命武器的特權。

Marvel漫畫世界裡,奧丁之子Odinson要提起雷神之錘Mjolnir並成為Thor,必須「合符資格」(if he be worthy)。當他失去資格之後,便無法再提起Mjolnir了。香港警察配槍也須合符資格。但現在的情況是,警察從藉著專業資格而享有特權,並配備致命武器,墮落為因為持有致命武器,所以彷彿享有特權——因為人家都怕了你——但當他們置專業守則於不顧時,便也漸漸失去了專業的資格。只是現實世界的武器不像Mjolnir般有靈性,落在一班失控的警察手上,十分危險。

那些沒有武器的市民,面對這樣不對稱的暴力,當然非常憤怒。對很多人來說,他們沒有能力亦沒有膽量出手,僅有的反擊就是辱罵。

當今天的警察向同樣有父母所生、同樣「打份工」的記者說「記你老母」之時,或許應重溫一下1970年代有關禮貌警察的宣傳片。片中有這樣的旁白:「 這位衝動兼惡死的差佬使到小事化大,令到群情洶湧,隨時發生騷動。而且本人完全失去市民對他的尊重,真係攞架嚟丟!」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0_F1LE0RYaYnuh8Pbp
圖片來源:Marvel漫畫
「最危急時候,大家不是找我嗎?」不一定。

沒錯,當很多人遇到色魔、有賊入屋、被人恐嚇,都會報警——但這是因為人們沒有選擇。

警察壟斷了執法的權力。難道人們可以找蝙蝠俠和蜘蛛俠嗎?這些超級英雄也是被警察當成罪犯追捕的,不是因為他們的行為,而是因為他們的身分:他們不是警察——沒有「攞正牌」。

1960年代,香港警察腐敗不堪;但1967年,香港發生了真正的暴動,香港人不也是要警察維持治安嗎?那麼,當人們指出警隊的腐敗問題時,警察也可以一句「最危急時候,大家不是找我嗎」打發過去?

這時代和1967年不同,因為當年的暴徒今天和警隊歸入同一陣營裡了。

0_whkIHfyeXSJqBLhc
圖片來源:Marvel漫畫
蜘蛛俠:「我其實是個記者呀!」(設計對白)/警察:「記你老母!」(真實對白)

警察圍毆已倒在地上、無力反抗的人的片段廣傳;警務處長盧偉聰回應,若他們認為警察濫用暴力,可以去投訴。但很多警察拿著警棍打人的時候,戴著頭盔和面具、頸上沒有掛著警員證、肩上沒有顯示警員號碼。市民根本無法投訴,因為警察逃避了讓人投訴的方法,無後顧之憂,因此可以把既定的守則拋諸腦後,盡情在市民身上暴力發洩。被毆打的人,危急的時候,真的不會找警察。當那些入屋取走財物、進行恐嚇及威脅,作出肢體攻擊的人是警察之時,人們求助也不會找警察。

很多人打999不一定是報警,而是找救傷車送傷者去急症室。但今天的警察會向救傷站放催淚彈阻截救傷車,甚至去急症室拘捕傷者,妨礙醫護工作。所以問題不單是有些人「最危急時候,真的不是找警察」,更在於當他們尋求其他援手時,被警察阻撓。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是孟子說的,不是外國勢力。


本文獲授權轉載,內容稍作修改,原文見作者Medium

支持作者,請予作者LikeCoin,化讚為賞回饋創作!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Bruce Lai 賴勇衡』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