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韓》:只要開城工業區成功營運,韓半島的風景就會改變

《南北韓》:只要開城工業區成功營運,韓半島的風景就會改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盧武鉉時代所留下的課題當中,最重要的就是對韓半島和平體制未來的展望。雖然難以預估時間,不過日後在協商有關北韓放棄核武議題時,還是需要推動和平體制,使其有所進展。第一步需要的就是終戰宣言。

文:金鍊鐵

金剛山、開城、鐵道:經濟合作的三大事業
開放之城——開城

在往開城的路上留下第一只腳印的人是現代集團的名譽會長鄭周永。當然一開始開城不是工業區的候選場址。這是一處距離軍事分界線八公里的軍事要衝,韓戰當時北韓軍坦克車曾經跨越入境的地方,誰會想在這理興建工業區呢?一九九八年和一九九九年名譽會長鄭周永完成歷史性的訪北行程,興建工業區的問題也啟動正式協商。現代最早屬意的是海州,北韓推薦的則是新義州。

開城會浮現成為候選場址,是因為二○○○年六・一五南北高峰會談。高峰會談後的六月二十九日,現代名譽會長鄭周永與鄭夢憲在元山的東海艦隊海軍基地與金正日委員長見面,後者提議以開城做為候選場址。當時鄭周永會長問:「工業區大約需要三十五萬名勞動者,開城市人口估計約二十萬人。不足的人力要如何補足呢?」金正日委員長回答說:「到了那時,叫軍人脫掉軍服投入,不就成了?」然後又補充提到,就算是有許多軍人緩成勞動者,為了維持韓半島的和平,裁軍仍是必要的。

開城就在那個情形下確定成為候選場址。在分裂的歲月裡一直緊閉的大門就此敞開。地雷除去後就有了路。工業區興建的過程本身,就是南北韓信任建立的過程。

開城是歷史之城,也是高麗五百年的首都,當中流傳許多能刺激想像力的傳說,還保有過去輝煌的高麗文化氣息。開城也是商業都市,歷史上開城的商人使用複式簿記——此發明被歌德稱為「人類智慧的絕妙創造」,時間比西方早了二百年。還有,開城更是分裂的城市。由於具有歷史象徵性,使開城在韓戰期間成了兵家必爭之地。從一九五一年七月起約四個月的期間,最早的停戰協商就在此地進行,所以開城也是象徵分裂與和談的城市。儘管四個月當中因為各說各話及氣勢較勁,使得協商場所在毫無成果之下轉移到板門店,不過開城終究是戰爭爆發以來的第一個中立地區。有碰面,才能對話。這裡成為日後漫長冷戰時代的協商源頭。

開城化身為工業區的過程並不順利,最困難的絆腳石是與美國的協議。要在開城興建工廠就需要進口設備,但是北韓被美國指控為恐怖主義資助國,要進口含美國製零件、技術、專利費百分之十以上的物資到恐怖主義資助國,必須經過美國商務部的審查。二○○四年八月統一部長鄭東泳還曾經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而訪問美國。

當時美國國防部部長倫斯斐在辦公室等著他。被認為屬於新保守主義的倫斯斐拿出一張韓半島的人造衛星照片,詢問鄭東泳部長的看法,照片清楚顯示南方的光亮和北方的黑暗。鄭東泳部長回答說,只要開城工業區成功營運,風景就會改變,屆時不會再有黑暗與光亮的對比,南北韓會開啟共同繁榮的時代。

開城工業區最初營運時的工資規定是每月最低工資五十美元,還有相當於工資百分之十五的社會保險費,每年的工資調漲幅度訂為百分之五以下。此外,夜班作業或延長勞動時間、公休日津貼都有加給,以及金額不多但還是有提供的獎金。開城工業區的休假、職災處理、勞動保護等規定與大部分經濟特區實施的制度沒有太大的不同。

像開城工業區這樣的經濟特區通常會朝階段性發展。中國的代表性經濟特區深圳在一九八○年代初還只是人口三萬人的漁村。最初由香港的觀光業者和中小企業進駐,從纖維、製鞋的勞動密集產業開始,如今已發展成電子產業領域中的「世界工廠」。

開城工業區的優勢和缺點很清楚,它的明確優勢是「優質的廉價勞動力」。能以那樣的低工資生產成衣和鞋子的地方,全世界幾乎找不到第二個,因為中國的產業結構轉型已久,東南亞也在轉型中。入駐開城的大部分企業都有海外投資經驗,也曾在中國或印度、東南亞投資,以開城工業區的情況來說,他們大致評估認為值得投資。開城工業區的缺點也很清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儘管開城工業區是直接投資區域,但是工資卻很難直接支付給勞動者。就入駐企業的立場而言,工資直接給付是提高勞動生產性的重要手段,但是對北韓政府來說,由於匯率制度的差異與北韓元幣值的因素,要全面實施與國內明顯不同的現金工資制會有困難,特別是美金的實價與通過匯率計算的北韓元價值會有很大的差異。北韓元幣值的不穩定,成為日後北韓經濟改革上不穩定的關鍵因素,也是像開城工業區等經濟特區所要面臨的重要課題。

鐵馬之夢

都羅山——是思念故鄉的人前往的「望鄉之地」。所謂「都羅」一詞的由來是這樣的。新羅最後的國王敬順王歸順高麗後,住在松都(今開城)宮闕東側。隨著歲月流逝,對故鄉的思念日益加深,於是每當思念故鄉時,敬順王就會爬上松都南方臨津江邊聳起的山峰,一邊思念著位在南方遠處某個方位的新羅,一邊流著淚。不過一百五十六公尺高的山峰因此被命名為「都羅山」,也就是取自於「(思念的)新羅都城山」。

都羅山至今仍是失鄉民(編註:韓戰時逃到南方的北韓人)經常尋訪的地方。許多故鄉在北方的老人家都會去到比臨津閣更北邊的都羅山站,都羅山站有一塊大里程牌,上面寫著距「平壤二百零五公里」、「首爾五十六公里」。二○○二年二月布希總統訪問都羅山車站時曾經在鐵道枕木上簽名,並寫下「願這條鐵路讓韓國的離散家族團圓」。這塊枕木與金大中總統二○○○年九月十八日簽名的枕木一同放在都羅山站展示。金大中總統寫的是「和平與繁榮的韓半島時代。」那一天也是京義線鐵路修復工程開始的日子。複製兩位總統簽名的枕木就放在從汶山站往都羅山站的鐵道上。

南北韓長久以來都會在正式會談上討論鐵路接軌。在一九七二年的《七・四南北共同宣言》第三項「雙方應促成民族大團結」內容中,官員曾經協議連結雙方的鐵公路;還有從一九八四到一九八五年為止接連舉行的經濟會談中,雙方協議過南北鐵道的接軌,鐵道專家也有相互接觸過;到了一九九一年的《南北基本協議書》又再度進行確認。開始實際執行而不再只是文件協議的契機,是在二○○○年的南北高峰會談。那年八月媒體社長團訪問北韓時,金正日委員長承諾只要南北協商好京義線的動工日,「就會將三十八度線分界線上的兩個師團三萬五千名名軍人撤離,馬上動工」。

高峰會談後又經過了二十次部長級會談和十三次南北經濟合作推動委員會會議,反覆協議了數次。列車試運行協議達五次之多也未能遵守。南北高峰會談後,包含為鐵道接軌而進行的實務會談在內共舉行了六十一次會談。以時間來看,是歷時一百九十六日的對話。

二○○七年五月十七日上午十一點三十分鐵馬開跑了。南方的列車從汶山站出發向北方行駛,同個時間金剛山站的北方列車也向南出發。距離京義線一九五一年六月十二日最後一班列車的行駛,已經過了五十六年,東海線的重駛則是戰爭結束五十七年之後。「鐵馬號想要奔馳。」那一天鐵馬號的夢想實現了,它終於乘載著許久以前駕駛京義線列車的老司機回憶,承載著文益煥牧師的夢想——到首爾車站大喊要一張往平壤方向的火車票,還有承載著離散家族長久以來的期盼,在斷裂的二十四公里路上奔馳著。

鐵道是一種想像力。在日帝強佔期,獨立軍搭著一九○六年開通的京義線列車要去滿洲。京城站(今首爾站)是國際車站,看當時的資料提到,在京城站可以買到前往巴黎或倫敦的火車票。隨著分裂及戰爭發生,韓半島的陸上交通因此中斷。要去國外,必須依賴航空或船舶,朝向大陸的想像力也消失了。鐵路若能再度接軌,經由滿洲、西伯利亞到莫斯科,甚至到歐洲的想像力,也能夠一同奔馳。進出歐亞的新想像力時代正在等著我們。

接觸時代所留下的功課

金大中和盧武鉉政府的對北政策推動過程中,雖然也有不少需要反省的部分,但是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時期的南北關係倒退,反而再次確認了金大中和盧武鉉政府十年的成果。和平的重要性會在危機狀況中發光。南北關係的惡化造成緊張情勢,另一方面也成為契機,讓我們重新認知現代安保概念——「整體安保」。

為解決北韓核武問題而採取的整體途徑,是為了要打破韓半島的冷戰結構,建立永久的和平體制。二○○五年的《九・一九共同聲明》是至今各方為了解決北韓核武問題所達成的國際協議,相對於北韓放棄核武,聲明中南韓也有應履行的措施,外交關係正常化與能源經濟援助的部分雖然重要,但最關鍵的,仍是韓半島和平體制的建立。盧武鉉時代所留下的課題當中,最重要的就是對韓半島和平體制未來的展望。雖然難以預估時間,不過日後在協商有關北韓放棄核武議題時,還是需要推動和平體制,使其有所進展。第一步需要的就是終戰宣言。不管是從哪個角度來看,都需要終戰宣言,比方準備開展韓半島和平進程,抑或要協商暫時約定,以管理由停戰協定步入和平協定的過渡期。

東北亞合作安保的範圍和內涵,最後都取決於韓半島和平體制達到的程度。東北亞與歐洲不同,至今轉型正義問題、對立的外交關係、軍備競賽格局仍在持續,韓半島的和平體制應當成為東北亞合作安保得以穩定的契機。韓半島和平體制會削弱在東北亞進行軍備競賽的合理性,更進一步創造區域和平穩定的機會。

此外,南北經濟合作領域的制度化也是需要克服的課題。南北經濟合作中,政府的公共角色不只是短期,就中長期而言也相當重要。政府的角色除了應擬定經濟合作所需的制度性機制外,還要透過公共投資,建立起鼓勵企業投資所需的社會基礎設施。

在民主政府十年的南北關係裡,最不穩定的部分應屬國民共識的形成。對北政策在國內引起的政治效應,可說是從冷戰進入後冷戰時代的過程中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只要韓國的保守勢力還在靠「冷戰反共主義」建立自我認同,這種現象就極有可能持續下去。不過目前社會上有不少人在進行民主思辨,「歷史的倒退」將難以取得共鳴。

針對這一點,我們必須不懈怠地努力尋求較理性的保守者支持對北政策,而且需要具備說服力,以推廣前瞻性的南北關係願景。尤其為了提高韓國對北政策在國內外的正當性,無可避免要進一步討論如何解決北韓人權問題。當然在對北政策中,關於北韓的人權問題最好不要有過度的理念對立,應當集中在方法論上,討論如何改善北韓惡劣的人權狀況,由政府和公民社會各自分擔適當的角色。對人權改善的努力若是被解讀成意圖改變北韓體制的手段時,要透過對話以和平方式討論人權,恐怕就有困難了。

相關書摘 ▶《南北韓》:兩韓統一大概需要花多少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南北韓:東亞和平的新樞紐》,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金鍊鐵
譯者:蕭素菁

兩韓統一的結果?一起發大財,或是一方經濟被拖垮?
北韓有可能撤除核武,創造亞洲新和平嗎?
市面上唯一由部長級官員撰寫的兩韓關係史,親北部長在文在寅的期待下,
對兩韓、對美中,對整體東北亞局勢,將帶來何種影響?

本書作者金鍊鐵二○一九年四月獲聘為統一部長,他所主張的統一、開放、溫暖對北政策,能否弭平兩韓各方面的矛盾,帶來東亞和平的新契機?從他書寫的南韓歷史評論與展望,便可預測文在寅政府的外交政策走向,進而了解東亞未來的發展。

南北韓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