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被宗教灌醉了」 伊斯蘭強硬派衝擊印尼接納多元的傳統

「有人被宗教灌醉了」 伊斯蘭強硬派衝擊印尼接納多元的傳統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波那說,印尼本土的伊斯蘭容納多元、溫和、相互尊重等傳統價值,而被中東的伊斯蘭團體認為「不夠純化」,甚至視為是道德低落的「異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印尼憲法法庭正審理總統選舉無效訴訟,預料翻案機率低,但印尼從此難平靜。強硬派伊斯蘭勢力崛起、軍事威權遺緒及保守的準副總統安明,都是印尼多元主義的挑戰。

在4月17日印尼總統選舉落敗的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指控選舉有「結構性、系統性、大規模」作弊,向憲法法庭提告,法庭6月14、18日已兩次開庭,判決將在6月28日出爐。評論普遍認為,普拉博沃打贏官司的機會不大。

印尼選舉委員會統計,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獲55.41%的選票,以10.8個百分點(約1659萬票)的差距勝出。零星投票違規事件不致影響結果,且普拉博沃陣營最初提出的證據多是新聞報導,而非實質證據。

photo_(2)
Photo Credit:中央社
印尼憲法法庭已就選舉無效訴訟案兩度開庭,判決將於6月28日出爐,但外界預料因宗教極端分化的印尼社會難以就此平靜。

憲法法庭審理過程公開,透過轉播,盼能取信社會。然而普拉博沃的律師團在庭上沒有就選舉舞弊的指控提出更具說服力的實證,而是堅稱新聞報導是有效、可信的。律師團在庭上的指控也指向佐科維多多,但都引起議論。

例如指佐科維多多發開齋節獎金給公務員及軍警,利用國家資源輔選,但這其實是印尼的傳統。律師團引用澳洲學者林西(Tim Lindsey)的文章批佐科維多多走向威權、學習前總統蘇哈托(Suharto)強權統治的作弊伎倆。此舉引起林西不滿,出面澄清他2年前評論佐科維多多施政的文章遭斷章取義。

普拉博沃陣營在首度開庭時宣稱要送進12卡車的證據,後來改口;他也要求下次開庭傳喚證人時可讓更多證人出席,但也說有證人擔心人身安全,對出庭有疑慮。

普拉博沃陣營各種說法一變再變,讓外界霧裡看花。普拉博沃看似沒有足夠事證可支持指控,卻不認輸,暴露宗教政治化是印尼社會的嚴重問題。

印尼塞塔拉民主和平研究所(Setara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Peace)副主席波那(Bonar Tigor Naipospos)日前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指出,印尼社會「極化」(polarization)嚴重,若不思解決,會衝突不斷。

「我們常開玩笑,有人被宗教灌醉了。」波那說,不少人認為宗教是一切、能解決所有問題,而無法寬容對待異己;宗教政治化在印尼無所不在,是贏得選舉、分裂敵人的武器。

波那分析選舉說,普拉博沃的支持者不認同佐科維多多,因為佐科維多多是國族主義,雖也容納伊斯蘭價值,但不特別偏好伊斯蘭,這讓他們無法接受,普拉博沃才代表伊斯蘭政治。

波那說,這種排他的伊斯蘭思想來自中東,沙地阿拉伯政府自1970年代起提供大量資金讓印尼年輕人到中東學伊斯蘭,他們回印尼後滲透各領域,特別是高中、大學校園,印尼當時在蘇哈托統治下,為防止學運發展,禁止政治進入校園,但這股宗教勢力得以傳授神學的名義存在。

塞塔拉民主和平研究所長期關注激進伊斯蘭主義在校園蔓延的議題。波那說,根據2015年針對140所高中及近期針對10所國立大學的調查,「排他伊斯蘭信仰已掌控校園及學生社團,甚至不許學生之間互祝耶誕快樂」。

photo_(1)
Photo Credit:中央社
印尼塞塔拉民主和平研究所副主席波那指出,中東輸入極端排他的伊斯蘭思想逐步蠶食印尼的教育,目標是讓民主、非宗教政體的印尼成為奉行伊斯蘭教律法的伊斯蘭國。

印尼選舉委員會公布佐科維多多勝選後,普拉博沃的支持者在5月21、22日接連集會抗議,演變成街頭暴動,群眾向軍警丟擲沖天炮、汽油彈,軍警以催淚瓦斯驅離,衝突造成9死700多人受傷,而許多在第一線挑釁軍警的都是青少年。

印尼全國人權委員會(National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主席阿瑪德(Ahmad Taufan Damanik)對媒體指出,這些青少年是受宗教老師的煽動才參加暴亂。

波那說,這完全不意外,前雅加達省長鍾萬學2017年競選連任時,強硬派的伊斯蘭團體集結抗議,指控是華人、基督徒的鍾萬學褻瀆可蘭經,當時有8至12歲的孩童上街高喊「殺了Ahok(鍾萬學)」。

波那指出,宗教是印尼學生的必修課,課外活動也可選宗教,學校卻沒有適合的宗教老師,只能對外找,很多宗教老師都來自保守伊斯蘭團體,學生從老師那邊認知到佐科維多多政府「反伊斯蘭」,很多假新聞也散播這樣的訊息。

波那說,印尼本土的伊斯蘭容納多元、溫和、相互尊重等傳統價值,而被中東的伊斯蘭團體認為「不夠純化」,甚至視為是道德低落的「異教」,他們逐步蠶食印尼的教育,長遠目標是讓民主、非宗教政體的印尼成為奉行伊斯蘭律法(Sharia Law)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這次選舉,反鍾萬學的「212運動」聯盟再次集結力挺普拉博沃,包括主導212運動、目前自我流放在沙地阿拉伯的「伊斯蘭防衛者陣線」(FPI)精神領袖哈比比利奇(Habib Rizieq Shihab)也力挺普拉博沃。

憲法法庭開庭時,「212運動」聯盟等團體動員群眾施壓。抗議發起人之一的阿布杜拉(Abdullah Hermawan)指出,「大法官是上帝的代表,必須勇敢判斷是非」。

photo
Photo Credit:中央社
印尼憲法法庭開庭審理選舉無效訴訟案,普拉博沃支持者動員施壓,發起人阿布杜拉在宣傳車上呼籲大法官要有判定是非的勇氣。

FPI主席蘇比里(Sobri Lubis)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我們不支持特定候選人。我們是為正義、人性奮戰,我們每天都目睹很多罪惡、不公不義的行為」。

普拉博沃背後的另一股勢力是蘇哈托時代的軍事遺緒。普拉博沃當時曾任印尼陸軍精銳特種部隊(Kopassus)司令,參與鎮壓東帝汶獨立運動及1998年追求民主化、反蘇哈托的學生運動,留下人權污點。他也曾是蘇哈托的女婿。

警方仍持續調查21、22日的暴動,但已指控至少6名曾是普拉博沃下屬的退役將領涉嫌動員群眾、提供資金、走私武器欲製造傷亡再嫁罪於警方、甚至策劃謀殺政治、法律與安全事務統籌部長威蘭多(Wiranto)等4名治安首長及1名民調機構負責人。

警方說,動員群眾的包括法烏卡(Fauka Noor Farid)。他是普拉博沃擔任陸軍精銳特種部隊司令時的下屬,是涉嫌綁架參與1998年反蘇哈托運動異議人士的玫瑰小組(Tim Mawar)成員,也加入由普拉博沃在2008年創立的大印尼行動黨(Gerindra)。

印尼時代雜誌(Tempo Magazine)取得法烏卡與同僚在5月22日當晚的通話紀錄,據此報導,法烏卡說:「最好發生衝突,特別是最好有傷亡」。不過他予以否認。

波那說,軍方在蘇哈托時代占據許多職務,包括不經選舉可取得5分之1、100個國會席次,或任職各部會、國營事業、大使館、地方政府等,人數龐大,民主化後失去特權,且53歲須退休,因此選擇與反對陣營結合,試圖反撲。

今年初,佐科維多多宣布要將軍官退休年齡延至58歲,也讓現役軍官可以任職文官,這些都被視為是為了選票而對軍事改革妥協。

波那指出:「這是典型的佐科維多多」,佐科維多多希望求穩定、零敵人,以推動基礎建設及經濟發展,也因此,現在他希望選舉時支持普拉博沃的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及國民使命黨(PAN)加入執政聯盟,甚至也歡迎大印尼行動黨。

依典型佐科維多多的思維,也不難理解他會在「212運動」成功扳倒鍾萬學後,提名保守派伊斯蘭學者理事會(MUI)主席安明(Ma'ruf Amin)當副手,以確保他的勝選。

佐科威走訪貧民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確認連任後,21日第一個行程是與副手安明走訪貧民窟。

波那說,這是佐科維多多「政治計算」的選擇,安明是印尼最大穆斯林組織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U)的前領導人,佐科維多多需要借助NU,在人口稠密的東爪哇拿到越多選票越好。

然而,安明過去在MUI曾頒布許多爭議性教令,打壓包括阿赫邁底亞教派(Ahmadiyah)等伊斯蘭的少數宗教族群,也在鍾萬學被控褻瀆宗教罪時提出對他不利的證詞。

由於印尼的宗教議題通常由副總統辦公室主責,波那說,「我們也感到很憂心」,「希望他的辦公室顧問群能包括溫和派穆斯林,甚至是少數宗教族群的代表」。

極端伊斯蘭勢力已在印尼穩穩扎根,伺機結合舊勢力,意圖改寫印尼政治,而此時的印尼又選擇保守派教長主掌宗教政策。印尼能否維持多元主義燈塔美名,面對重重挑戰,仍待觀察。

f_2-印尼國徽介紹
圖片製作:關鍵評論網
印尼國徽及其立國精神:存異求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