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醫學》:如何讓AI生吞活剝資訊之餘,對革新健康醫療有具體作為?

《明日醫學》:如何讓AI生吞活剝資訊之餘,對革新健康醫療有具體作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這原則適用於數位化醫學的整體發展:未來醫學將被DNA分析資料、所有病歷檔案,以及愈來愈龐大的臨床試驗與研究專案資料庫推著往前邁進。

未來,在機器的支援之下,醫師要為個別病人擬定更精準的醫療計畫,應該會更加便利。尤其,經由基因組分析來進行個人化癌症療法,將愈來愈可行。然而,目前仍只有少部分病人受惠,因為工程實在太浩大:通常需要一打以上的專家來共同研擬治療計畫,而且這些人還得掌握目前所有科學進展才辦得到。況且也並非所有治療法都已成熟。為了更清楚描繪這景況,彭恩展示了一張皮膚癌病患的照片,該病患全身都已布滿了腫瘤。下張照片,則是其個人化癌症療法的成果,全身腫瘤幾乎都已消失。但第三張照片,腫瘤卻都又回籠,治療後數週,癌症又突變了。

因此,醫師只好不斷以不同的藥物組合,來對付這些突變再突變的癌症。但是,到底該如何為每個人找到那個正確的組合呢?數以百萬的病患?目前,核准使用的癌症治療有效成分約有兩百種,並有一千兩百種相關藥物臨床試驗發展中。任何兩種成分的組合都可得出十萬種可能性,若隨意組合三個成分以上就逼近三億種。而製藥工業目前慣用的方法,也就是一種一種組合慢慢去試驗,實在無效率到讓人絕望的地步。彭恩看到了其中的「瓶頸」,正是機器可以突破與拓展的地方。輸入了病患基因組與癌症類型資料的智慧型軟體,在遍覽醫學文獻後,便可提出可能會有最佳療效的藥物組合建議。「期望從此以後,尋尋覓覓新療法只需數月,而非一個世紀。」彭恩說。

至於這個願望可否實現,微軟正與奧勒岡的騎士癌症研究所(Knight Cancer Institute)合作進行試驗。該所醫師多年來不斷嘗試治療白血病的各種新組合,現存藥物可有一萬一千零二十六種組合療法,過去兩年他們已試了一〇二種。微軟的機器將其餘約一萬種組合掃了又掃,並為目前進行中的試驗,提供各種適合的雞尾酒療法建議給腫瘤專家參考。對於微軟來說,這只是人與機器合作的新世界開端,中程目標是希望能改變整體醫學現況:「我們期望能打造出一種有助於決策的系統,」彭恩說,「一種能評估所有資訊的機器,為的是能給予專家建議,並且經由與人互動的過程繼續學習。」

微軟的主管級人物老是不斷強調,他們所做的一切並非想取代醫師,而是由機器來「代勞繁瑣的工作,以減輕醫師的工作負荷」,哈達絲.碧特恩(Hadas Bitran)說,她是微軟以色列分公司的人工智慧專家。她教導機器與人交談。她的部門研發出一種「虛擬健康醫療助手」,目前已有許多醫院進行測試中。病患有不舒服症狀時,可上醫院網站尋求諮詢,只是與其對話的並不是醫院護士,而是電腦。該機器已被餵入就診相關資訊,並可進入所有醫療資料庫中搜尋。

測試內容約略如此:

「我的腿會痛。」患者寫道。而機器則以一張腿部的圖片回覆:「哪裡痛?」

「小腿肚。」

「若以一到十來形容痛感,有多痛?」

「七。」

「什麼時候開始痛的?」

「星期日。」

「您剛搭了長途飛機嗎?」

「是的。」

「有呼吸急促嗎?」

「有。」

接下來還有一些就診時的相關問題:您目前懷孕嗎?抽菸嗎?是不是運動時受的傷?

最後,該軟體決定:「您可能有血栓,請立刻來就診。」同時該機器也自行編列了一個病歷號碼,並自動把蒐集到的資訊傳送給看診醫師,也可應要求將家庭醫師那裡的所有電子病歷一併送達,滑鼠一按就可開放。

這種應用軟體能存取的個人資訊愈多,愈能運作良好。其實,這原則適用於數位化醫學的整體發展:未來醫學將被DNA分析資料、所有病歷檔案,以及愈來愈龐大的臨床試驗與研究專案資料庫推著往前邁進。

微軟推出線上app應用軟體「Healthvault」,以健康醫療保管箱概念,提供大家將所有敏感醫療資訊儲存於雲端的管道,無論是正式的醫師診斷報告,或僅是智慧型手機上的計步資訊都可存,並可選擇開放某些資訊供醫師或保險公司使用。Google與蘋果也有提供類似的應用軟體,這些科技巨人估計,病患可能會想把X光片儲存在自己存放相片與電子郵件的同一地方。這樣既簡單又方便,也是數位世界消費者最終所重視的。

Google與Facebook在個人資訊處理方面雖然常為人詬病,但其使用者人數仍然與日俱增。兩個集團都信誓旦旦地說,會盡速自過往資訊使用與安全的錯誤中學習經驗,然後反轉局面,讓自己成為當今無人能及,最能保證資訊保存安全的專家。「我們有兩個基本訴求:大家應該要自行保有醫療資訊,並且可隨時存取與收回。」微軟研發負責人彼得.李說。

不過,真有人願意把攸關性命的資訊,全部交付在某個集團手中嗎?萬一,帳號被駭怎麼辦?而且,誰知道它們背地裡把我們的資料拿去做了什麼?這種以個人資料為基礎的預防醫學,也就是Verily、微軟與其他科技集團正在進行的模式,對於我們的個資與敏感資料來說,實在具有莫大的潛在危險。二○一五年時,美國安泰醫療保險公司就曾被駭,七千九百萬筆病患資料遭殃。泰瑞莎.佩頓(Theresa Payton),白宮前首席資訊長,目前為網路資訊安全公司Fortalice執行長,也曾預測健康醫療資訊將會愈來愈受駭客青睞。這麼說來,難道最好把所有醫療資訊通通撤下嗎?

只是,唯有讓醫師能更快速、更全面地掌握所有資訊,灌輸學習型機器足夠多的資料,並且從而產生更多資訊可供使用,科技醫療的偉大願景才有可能實現:包括新式藥物、個人化療法,更健康的人生等等。而這一切,值得犧牲個人資料去獲得嗎?諸如此類的質疑不斷有人發聲,感到愈來愈迫切,而隨著醫學與生物學繼續進步,相關論戰想必只會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