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堅持「罷工違法」不撤告,向工會求償至少5億

長榮堅持「罷工違法」不撤告,向工會求償至少5億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榮空服員罷工超過17天終於落幕。長榮公司在罷工第2天,按鈴控告工會「違法罷工」,並求償每天約新台幣3400萬元。如今罷工落幕,長榮公司表示,不會撤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7月8日 18:50更新:李修慧,核稿:羊正鈺)

(中央社)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6月發動長榮空服員罷工,長榮航空曾向法院提告工會違法並求償每天新台幣3400萬元損失。罷工將落幕,長榮航空今(8)日表示,提告工會幹部的求償立場不變。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6月20日宣布長榮空服員下午4時起罷工,到7月6日勞資簽下團體協約,前後長達17天,但因為歸還空服員三寶、陸續回到工作崗位還需要時間,罷工正式結束時間是9日深夜12時。

長榮航空在6月21日,也就是罷工第2天,委託律師向台北地方法院遞狀,控告空服員工會違反「勞資爭議處理法」,並要求賠償。

長榮航空委託的律師鍾郡在6月21日受訪時表示,長榮航空是以空服員工會理事長及全體理監事作為被告,求償每天約新台幣3400萬元,因勞方提出的訴求「增設勞工董事」本來就是股東會的職權,不是公司單方面可以決定,這樣的訴求在團體協約中從來沒有聽過工會提出,到調解後期才出現。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從4月19日經過會員大會,決議發起罷工投票後,所提出的訴求全文就是「開放勞工參與公司治理,提供經營必要資訊。例如:工會參與推派獨立董事或增設勞工董事。」6月27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曾發布聲明表示,把工會「提高勞工參與經營管理機會」的訴求簡化為「工會非要勞工董事不可」,是混淆視聽。

外界關切罷工落幕在即,長榮航空向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的提告及求償,是否仍繼續,長榮航空今天回應,立場未改變。

長榮航空統計,空服員罷工對公司造成的營收損失,還未計算對旅客的賠償,至今已超過新台幣30億元,且因航班還未全部恢復,營收總損失還會再增加。若以長榮航空提出每天求償3400萬元計算,至7月6日17天共將求償5億7800萬元,如果計算至7月9日,20天的金額會更多,長榮航空今天沒有提出確定數字,將會等到開庭時提出詳細的求償金額。

長榮航空6月21日曾發布聲明指長榮航空是純民營的航空公司,董事的選任是股東會權限,非公司與工會得協商事項,但空服員工會卻以設置勞工董事當作罷工訴求之一,進而發動罷工,明顯有違法罷工的事實。

長榮航空6月21日聲明中也提到,空服員工會發起罷工行動已嚴重影響長榮航空營收、公司聲譽,及財產損失,將對空服員工會提告並要求賠償所有損失,以捍衛13萬名股東以及上萬名員工的權益。

對此,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發布聲明,重申這次罷工完全合法,勞資爭議處理法亦保障合法罷工刑、民事免責權,工會更在勞動部長許銘春、桃園市長鄭文燦見證下,與長榮航空簽訂團體協約,宣示雙方將朝新的、穩定的勞資關係發展。

工會強調,對長榮航空至今仍然不願對工會放下歧見,不願對工會幹部放下棍子的作為,工會不會妥協,未來將持續深化工會組織,籌組律師團,全面應戰。

(以下為2019年6月21日發布)

原標題:長榮告工會「罷工違法」一天求償3400萬,到底「勞工董事」可否協商?

長榮空服員和公司勞資協商長達兩年多都未能有共識,工會成員於6月7日高票通過同意罷工,昨(20)日下午協商再度破裂後啟動罷工至今超過24小時,影響長榮破百航班,工會下午表示已超過1400人繳交護照、公司員工證和台胞證「罷工三寶」(長榮約有4600名空服員,加入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長榮分會的有3276人,有2949人在罷工投票中投下同意。),而長榮公司則對工會提告,指罷工為「非法」並求償一日3400萬元。

長榮告工會:一天要賠3400萬

《中央社》報導,長榮今天委託律師到台北地院遞狀,向工會非法罷工提出損害賠償。律師表示,長榮以工會理事長及全體理監事作為被告,求償每天新台幣3400萬元。

雖然雙方昨天協商主要是卡在「日支費(外站津貼)」和「禁搭便車條款」,不過長榮公司今天提告理由則為空服員提出的「增設勞工/工會董事」訴求,《經濟日報》報導,長榮航空公司總經理孫嘉明今天表示,工會提出勞工董事的訴求,依法並不屬於調解事項,因此公司將對此提出非法罷工告訴。

《中央社》報導,長榮航空委任律師鍾郡表示,是否增設勞工董事本來就是股東會的職權,不是公司單方面可以決定,這樣的訴求在團體協約中從來沒有聽過工會提出,到調解後期才出現。

他指出,長榮航空主張工會違反《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3條立法意旨,雙方無法事前達成共識,也無法達成有效協商,這樣的訴求本身不是「調整事項」的勞資爭議,跟勞動條件如工資、工時無關,不是公司單方面可以處理的事情,這次的罷工也是違法的行為,因此提出訴狀要求損害賠償。

鍾郡說,長榮航空以一天損失的營業收入作為請求基礎,參考尼莎風災期間全面停飛產生的損害,詳細的主張在日後的訴狀再補充,金額大概一天新台幣3400萬元,將視罷工的持續期間作為計算基礎,至於求償的對象,以工會的理事長及全體理監事作為被告。

「勞工董事」到底可不可以協商?

長榮航空公司認為工會提出勞工董事的訴求,依法不屬於調解事項,因此對此提出「非法罷工」告訴。

不過在5月底時,立委鍾孔炤曾在立法院質詢勞動部長許銘春,當時就針對「勞工董事」到底算不算「調解事項」提出討論,而根據質詢影片,許銘春的回答是「應該算」,鍾孔炤事後也在臉書上貼文進一步說明,強調勞資爭議時雙方有所攻防乃是必然,然而惡意扭曲法令的言論則不應任其氾濫,主管機關應在第一時間澄清,也謝謝許銘春明確表態。

《經濟日報》報導,國立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教授成之約則分析,《團體協約法》本來就沒有清楚區分哪些可以談、哪些不能談,當然與法律牴觸或禁止的事項不能列入協商,但其他沒那麼嚴格規定。例如法定每週正常工作時數是40小時,勞資雙方協商把工作時間變成42或48小時,就算協商有結果,與法律規定牴觸,協商基本上就不會被承認。成之約認為,

工會提出勞工董事的訴求,長榮航空公司大可主張這與法無據,或與現行實務運作有衝突,但好像沒有必要針對這議題指責勞工「罷工是非法」,這是對工會做出強硬作為。

《團體協約法》針對團體能約定的事項範圍很廣,本來談判協商就是這樣,除了勞工董事,涉及勞動條件、薪資福利待遇等,也都是談判協商過程中雙方實力策略的展現。現在空服員提出協商的事項很多,談判破裂是因為很多事項都談不成才造成這樣的結果,不明白長榮航空公司怎麼單獨挑選法律沒有規範禁止的事項,去提告罷工非法,在法理上站不住腳。

《中央社》報導,交通部次長王國材被問到此題時則表示,勞工董事是否能列為勞資談判項目,過去在桃園市政府勞動局協商時已經討論過,但他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怎麼和平落幕」,而不是互相告來告去、攻擊對方,建議在這個節骨眼,大家心平氣和,因為都是一家人,最重要是趕快處理掉勞資爭議。

他也表示,勞資雙方彼此爭議不大,只有在「禁搭便車」條款這部分有比較大的歧見,且「禁搭便車」也有很多替代方案,希望方案趕快出來,讓事件和平落幕。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對於長榮提告,則解釋「勞工董事」只是爭取勞工參與治理的方法之一,他們樂見公司提出各種建議進行討論;工會委任律師也強調,相關訴求不構成違法空間。而資方委任律師鍾郡則認為,雙方認知不同就涉及法律爭議,下一步就在法院討論。

工會:公司越強硬勞工越團結

《中央社》報導,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鄭雅菱下午也表示,與資方的協商管道始終敞開,但從工會宣布罷工開始至今,都沒收到長榮航空願意協商的進一步消息,《TVBS》報導,她也表示很遺憾看到長榮竟然在工會發動罷工後,第一時間不是思考和工會有更靠近訴求的方式,反而是向法院提告,並以違法說法來做為拒絕協商理由,長榮此番作為相當沒誠意且態度強硬,只會增強工會內部團結,讓工會繼續罷工的決心不減反增。

《中央社》報導,另外工會也指出,昨天開始發動合法罷工同時,資方用非常粗暴的手法去攻擊工會合法拉起的糾察線,包含意圖開車衝撞、用潑水辱罵等方式攻擊糾察線內的會員;會員代表黃君婷也提到,資方不斷叫囂、推擠、辱罵,長榮首席副總何慶生甚至辱罵會員代表,說出「你為你自己留點後路」、「看你罷工完怎麼收拾你們」等。

鄭雅菱強調,根據法規工會設置罷工糾察線是合法行為,糾察線內的活動也屬於工會自治範圍,且工會有預留2個通道讓辦公室人員出入,譴責長榮航空公司攻擊工會的違法行為,工會委任律師程立全則說,罷工糾察線在勞資爭議處理法有明文規定,勞動部也曾發過函釋,明確表明糾察線設置是合法的,但資方卻試圖衝撞合法糾察線,呼籲資方不應用暴力、違法行為去對抗合理的罷工行為。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