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婦孺大冒險:我不能死於委內瑞拉,秘魯是最後希望

【圖輯】婦孺大冒險:我不能死於委內瑞拉,秘魯是最後希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官方數據顯示,近幾週每週都有五萬名委國人進入秘魯,過去幾個月僅1500至2000人而已。之所以會一下子暴增,只是因秘魯官方對入境的審查比較嚴格。

最近一段時間,國際上發生許多新聞事件,卻讓前幾個月鬧得沸沸揚揚的委內瑞拉危機被掩沒。其實委內瑞拉的局勢依然相當不樂觀,人民生活困苦,整個國家都還陷在無解的政治鬥爭中。

許多委內瑞拉人跋山涉水,冒險越過邊境到其他國家安身立命,其中帶著孩子逃跑的母親最為艱苦。在邊境徒步跨越哨口、在湍急河水勇敢渡河,甚至還有遭詐欺旅行社騙去所有金錢,或是遭到搶劫的慘況。

聯合國難民署表示,委內瑞拉女性人數在秘魯邊境已達前所未見之多,因為秘魯6月份宣布要緊縮邊境控管,更吸引委國難民在加大管制前湧入秘魯。

RTS2ITA7
奎維多和她的孩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像盲人,在這裡漫無目的流浪。」28歲的奎維多(Erika Quevedo)說,她和兩個孩子與母親,從委內瑞拉的家鄉出發,展開八天的旅程。由於身上現金不多,所以會跟其他在旅途上遇見的委國婦女一起行動。「若沒有遇見她們,不知道我跟孩子們現在會怎麼樣。」奎維多如是說。

委內瑞拉局勢的惡化,導致該國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沒有得到協助,當青壯男性出走後,老弱婦孺也跟著踏上逃亡的旅程。

RTS2ITAR
巴里奧絲(左2)以及女兒和孫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51歲的裁縫師巴里奧絲(Rosalba Barrios)總共有八個孩子,她跟其中一名女兒和兩個孫女一起越過邊境,前往祕魯找已先移居過去的成年子女。「我根本沒辦法靠政府給的物資生存」,巴里奧絲說,在一年半之內發生數度搶劫,導致她83歲的老母親和28歲的兒子因藥物短缺而喪生。

RTS2ITAO
阿瑪斯和女兒在秘魯邊境排隊等待入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抱著女兒的28歲母親阿瑪斯(Marlioth Armas),也深感委國物資短缺的困境:「牛奶、洗髮精,什麼都沒有。」她的丈夫已先去秘魯,阿瑪斯正要前往與丈夫團圓。

「我真的相信瓜伊多(Juan Guaido),我相信他會改變這個國家。」22歲的年輕媽媽拉雅(Andraimi Laya)抱著兩歲的孩子說,委內瑞拉的人民至今都相信反對派領袖、依憲法出任代理總統的瓜伊多有能力解決經濟困境。

RTS2ITAX
拉雅和女兒傑西(Jessy)|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為了生活,拉雅賣掉她僅剩的資產:一台電視,帶著那微薄的現金前往秘魯。不過,當秘魯總統比斯卡拉(Martin Vizcarra)宣布6月15日起,委內瑞拉國民需要有簽證和護照才能入境之後,拉雅僅存的一點希望也沒了。

「不,我不能死在這裡,這是我最後的機會。」被擋在秘魯邊境的拉雅如是說。

RTS2ITAH
拉米雷茲和兩個孩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2歲的拉米雷茲(Nemesis Ramirez)帶著六歲和五個月大的孩子前往秘魯,要去找幾個月前已先行移居過去的丈夫。「我被一間很糟糕的旅行社騙了,我們被困在哥倫比亞四天,孩子只能睡地板。我難過得想放棄,回到委內瑞拉,但女兒她想繼續,她想看爸爸。若連她都這麼堅強,我更沒有理由懦弱。」

據官方數據顯示,近幾週每週都有五萬名委國人進入秘魯,過去幾個月僅1500至2000人而已。之所以會一下子暴增,只是因秘魯官方對入境的審查比較嚴格。

然而,奎維多說眼下發生的所有困難,都比在委內瑞拉當個母親還要好。她兒子早產時,她根本去不了醫院也叫不到救護車。「我只能在家生產,幸好我媽是助產士,否則我跟我兒子現在也不會在這裡。」

RTS2ITAU
23歲的羅薩蕾絲(左2)和她的弟妹與孩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