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總動員4》:超越前三集的無上鉅作,電影深度直逼《神隱少女》

《玩具總動員4》:超越前三集的無上鉅作,電影深度直逼《神隱少女》
《玩具總動員4》|Photo Credit: Pixa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玩具總動員3》的成功下,皮克斯續推《玩具總動員4》時也遭遇不少異議,粉絲認為第三集的收尾已然完美,再拍第四集,最後如果狗尾續貂,會讓全球影迷失望。而看完本片,不得不說,皮克斯又再度攀上顛峰。

(內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皮克斯影業於1995年推出的第一部電影《玩具總動員》,為影史首部全3D動畫長片,當時甫推出即震驚世界,也打下皮克斯風靡全球的影視基礎。

而1999年推出的續集《玩具總動員2》,將此系列推上了高峰。《玩具總動員2》以更精湛的動畫技術,延續成功的人物設定,並用絕佳的劇本,成功打造出一部動畫史的無上經典。也因為第二集過於成功,第三集精雕細琢,隔了11年才於2010年問世。在網路世代的追捧下,不但獲得極佳的口碑,也以10億美金的票房,寫下票房紀錄的里程碑。票房紀錄雖陸續被其他動畫超越,但《玩具總動員》無爛作的紀錄,也讓此招牌成為皮克斯不滅的印記。

在《玩具總動員3》的成功下,皮克斯續推《玩具總動員4》時也遭遇不少異議,粉絲認為第三集的收尾已然完美,如果再拍第四集,最後成了狗尾續貂,會讓全球影迷失望。

結果時隔九年,皮克斯還是推出了《玩具總動員4》,這是他們2019年唯一的動畫長片。電影在試映時,即拿下爛番茄指數100%的好評,讓大家鬆了口氣。而看完本片,不得不說,在《可可夜總會》後,皮克斯又再度攀上顛峰。

MV5BMjQzMDU0NjM1OF5BMl5BanBnXkFtZTgwOTM3
Photo Credit: Pixar

《玩具總動員》系列建立在一個「玩具擁有生命與意識」的哲學命題上,而玩具生命存在的目的,即是「陪伴玩具的主人」,所以玩具萌生愛恨情仇的動機都建立於此。在此系列中,第一集講的是妒忌,胡迪忌妒主人的新玩具巴斯光年。第二集以胡迪是否會淪落到博物館,講的是玩具存在的精神(即滿足主人)。第三集延續「存在」,講的是玩具被遺棄、取代,來談他們的抉擇,但最後還是回歸到「陪伴」的概念。而第四集則更深一層,以玩具被創生、捨棄的狀況,來談玩具是否能「獲得自由意志」。

四集都在「陪伴玩具的主人」的概念下,以另一個不變的主軸「生命會扶持彼此(玩具間的情誼與互助)」,來做辯證。而永遠的第一主角,就在一系列從備受寵愛的玩具,一路走到「選擇自由」的概念。

胡迪的道德困境,全來自於「陪伴主人」與「拯救同伴」的辯證上。他作為第一男主角,秉持玩具就是要服侍主人的概念,讓他在第一集,不顧同伴的反對,拚死抵制巴斯光年。第二集他放不下新認識的胡迪牛仔秀的玩具們,本想犧牲自己信念跟著去博物館,最後被巴斯光年說服,回歸「服侍主人」的概念,並拚死拯救翠絲,同時滿足兩個主線的要求。第三集胡迪則因為堅持「服侍主人」的概念,跟同伴反目,最後在熊抱哥引發的外部危機,讓他「拯救同伴」,但他最後還是設法讓同伴們,進入一種「服侍主人」的狀態,只是改為「服侍新主人」。

就以前三集來說,藝術成就與劇本架構最為完整的是第二集。兩條主線的矛盾之間,胡迪從其中找出了一條完美的解決之道。不但化解自己與同伴的危機,同時沒有違背初衷。而第三集雖是口碑最佳的一集,但因為熊抱哥引發的托兒所危機與胡迪本身的決定無關,所以胡迪只需要依循著事件進行反應。他不但不需要有第一集的從忌妒轉化為認同雙主旨,也不用如同第二集要掙扎為新同伴犧牲跟著去博物館,或回家侍奉主人。最後為了不讓同伴在閣樓凋零,而讓主人把同伴們轉送新主人,也只是依循著他平常的作風而已。不然他其實可以不顧主人安迪的感受,不帶同伴回家,而是跟芭比一起待在托兒所,建立新的體制。

可以說在人物性格的衝突點上,第三集反而是最弱的。熊抱哥至死不悟的反派形象,雖是普級動畫片中較不溫馨的選擇,但反而讓熊抱哥的個性顯得單調,成為二流動漫中常見的反派人物。

但《玩具總動員4》卻在兩大主線的架構下,透過情節的推進暗示,讓胡迪的道德困境更加艱難,連帶的使他的性格更加複雜,讓本片成為超越前三部的動畫片無上鉅作。

toy story 3_玩具總動員3
Photo Credit: Steve Jurvetson CC BY 2.0

以故事來說,《玩具總動員3》有個問題,它在設定上似乎是整個系列的總結尾,因此放入了兩大主線最後必須要面對的議題:玩具的任務完成(因為主人成年)、被取代、被遺棄、面臨死亡(丟垃圾堆被焚化),反而讓這些個別情境該有的鋪陳,被彼此議題的強度給削減,最後有驚無險的快樂結局,更是把這幾個議題該深化的悲劇性整個沖淡,以至於第三集的力量甚至不如第二集衝擊來的強。特別是在第二集就已經處理了翠絲被遺棄的狀態,但第三集玩具的任務完成跟熊抱哥的被取代,其間的差異性與哲學性,就完全沒篇幅可以鋪陳(因為大半時間在處理逃獄的場景)。結構上,第三集最弱。

《玩具總動員4》則有一個前後呼應,而結構精準的故事完勝第三集。

電影一開場,就把故事拉回九年前。時間軸上應是第二集結束後過幾年的時刻,當時主人安迪的妹妹長大,不再需要牧羊女寶貝這個玩具,因此要捐贈出去。而胡迪想把寶貝救回家裡時,寶貝卻拒絕了,認為「孩子終究會捨棄玩具」,任命地接受新的命運。而胡迪面對自己的愛人離去,只能在「服侍主人」的大義下,放手讓寶貝離去,而留下遺憾。

但這件事卻成為了胡迪的心魔。真正的發酵點在於,第四集的時間軸接在第三集的後面。新的女主人開始上幼稚園,她對玩具的喜好轉變得更具主體認知,她更偏愛翠絲,因為翠絲相當於自我認同的投射,因此冷落了胡迪。而女主人在幼稚園用垃圾創造的新玩具Forky,更是自我投射的進一步展現,所以她最愛的玩具就是Forky。

此時已見證過玩具從生到死的胡迪就體認到一件事,他跟其他的老玩具一樣,已經走到了「無用」之路。而他的同伴生活一樣穩定,所以「拯救同伴」的危機不存在,而他剩下能做的「服侍主人」,就是保護Forky,讓女主人覺得幸福。

而Forky的惡搞,讓故事進入了冒險階段。因此開啟了在公路旅程中的逃跑與追逐戰。胡迪在面對新登場玩具Gabby Gabby的威脅下,上演拯救Forky的戲碼。但在這裡,最關鍵的老角色牧羊女寶貝再次登場,這也成為胡迪生命的轉捩點。

MV5BYjEwZmM1NTYtMDRjYy00ZTc0LTkxZjQtMDUy
Photo Credit: Pixar

牧羊女寶貝經歷了熊抱哥式的歷程中,得到了成長。她成為「無主玩具」們的領袖,在遊樂園中,拯救修復其他無主玩具,過著有「自由意志」的生活。當Gabby Gabby以「服侍主人」的信念,為了改變天生的缺陷(發聲盒的瑕疵),死命奪取胡迪的發聲盒。這個危機是全片的重心,也構成了胡迪的新舊同伴與她之間的矛盾。

當胡迪冒著自身危險大戰Gabby Gabby受挫,害同伴受傷時,所有人都不想為了滿足胡迪「服侍主人」的心願而冒險,胡迪卻因此怒罵寶貝,這時他說出內心真正的痛苦:「不然我還有什麼用?」胡迪已然意知到他將面對被遺棄或凋零的未來,但他又不想順從前三集中其他玩具所面臨到的總總,所以他才為此拼命。但當這個決定又與「拯救(保護)同伴」衝突時,他隻身獨戰Gabby Gabby的大軍,在僵持中,Gabby Gabby掏心掏肺的一席話,打動了胡迪,讓胡迪自願放棄發聲盒,只為了換回Forky。

胡迪的決定就顯現了角色心境的深度。一個老舊的60年代玩具,失去了新主人的寵愛,即將被捨棄或遺忘(一如第二集的吱吱),他保有身體的完整也沒意義,還不如把發聲盒送給Gabby Gabby。在這一刻,他同時展現了「服侍主人」跟「拯救同伴」(所有的玩具都是同伴)的精神,並試著把事情收尾。

而最後在一連串著驚險場面下,又是所有人皆大歡喜的場面。此時胡迪的同伴們要回到新主人身邊,而牧羊女要繼續自由的流浪。胡迪在完成了兩大主軸的任務後,他為自己下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是從第一集一路到第四集都存在的元素。他決定不回到新主人的身邊,而是跟牧羊女一起走。

這個劇情安排可說是打破了前三集的邏輯。在整個系列中,胡迪就是絕對的道德象徵。他展現了玩具該秉持的兩大精神,並以此突破重重難關。但在他終於成為一個無用之人的時候,他決定去找尋自己的幸福。而這個姿態,完全就打破了從第一集以來的主線「服侍主人」。

雖然《玩具總動員4》是很成人動畫的內容,還是顧及了兒童觀感,讓無主玩具的滿足一樣是來自「跟兒童玩」的概念,所以胡迪即使選擇拋棄主人獲得自由,也不過只是跟牧羊女一樣,「可自己決定被什麼兒童玩」而已,但以一個道德象徵來說,這就是最大的轉變。換個比喻來說,大概就如一個死忠的美國共和黨員,跳槽到民主黨,但還是沒走到美國共產黨的地步(其實四集裡面,也沒有玩具是不想被玩的,只能說這是玩具的生物本能)。

MV5BZTI2NDQ4NzMtZjk3MS00ZWUxLWIxMGUtMzdm
Photo Credit: Pixar

每一集當中,胡迪的轉變大多來得突然。第一集跟巴斯光年從敵對到友好,可說是友情的展現,但轉得很硬。而第二集,他看著主題曲畫面回想跟巴斯光年的情誼,讓他決定回家,還算成理。第三集中他選擇跟同伴一起投奔新主人,稍顯平淡。敗筆來自於逃獄的部分是全面重心,所以篇幅不夠處理心境轉變。

而第四集從開場的寶貝被遺棄,到中段他跟寶貝相逢後,重溫舊夢,卻又拘謹的連擁抱都不敢(前兩集中可是大親特親),到最後他與寶貝的凝視。寶貝雖不說話,但其實很想胡迪跟自己一起走。偏偏他又很了解胡迪死板的道德觀,所以無法出口慰留。而胡迪在這一切的轉折中,終於選擇了寶貝,寶貝也欣喜若狂,兩人飛撲擁抱。一切的細節處理得都比前三集好太多,讓人物的縱深顯得更加動人。

而胡迪同伴的反應也非常精準。這批玩具是經歷過三集歷險後,步入晚年的生命體。過程中看過太多同伴被遺棄與掛點。當胡迪選擇離開的時候,他們都知道這是對他最好的選擇。所以巴斯光年什麼也沒說,只是祝福胡迪。他之所以沒有跟胡迪一起走的原因也在於,自己所愛的翠絲是新主人寵愛的玩具,他自然不想離開翠絲,跟胡迪的分離也就成了必然。雙方都不用再說什麼。

而這些細膩的處理,讓《玩具總動員4》攀到了一個高峰。論劇情精密度,或是人物的行動、情緒、選擇,全都跟藝術劇情片沒兩樣。對於人性的刻畫,相當到位,甚至是近幾年來皮克斯最深刻的作品。這讓本片的電影深度直逼《神隱少女》,可說是皮克斯電影精神的最高展現。

沒人想得到在《玩具總動員3》之後,皮克斯可以做出更加超越的系列作。本片的經典場景很多,寓意很深,雖然受限於老少咸宜的設定,對於死亡與悲劇性的元素始終沒有納入,讓它還是無法登峰造極,但以電影成就來說,已是值得一看再看的影史經典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