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乖學生」,只招收女空服員的長榮「潛規則」

喜歡「乖學生」,只招收女空服員的長榮「潛規則」
Photo Credit: Chung Lun Chiang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應徵空服員之前,我從網路上的文章得知長榮航空有只招收女性的「潛規則」、偏好「好學生」型的員工,但實際上線後,才知道飛行人生竟不只如此而已。

文:Sloe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各行各業都有他的辛苦,但這些事情是外人所不知道且無法感覺的。」

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為應該要存在於你我的心中,每個人、每份職業都有他的壓力與辛苦,所以我們都該彼此尊重,彼此體諒。每份工作的薪水高低並不只是存在於帳面上看到的數字,而是為工作所付出所需要的回饋。

喜歡「乖學生」,只招收女空服員「潛規則」的長榮

好多年前,我也如同許多人一樣,覺得空服的工作,看起來很輕鬆,卻可以賺的不少,還能到處去玩,感覺好開心喔!尤其是看到大學同學畢業後考進空服,看他社群軟體的貼文,覺得空服好有趣好開心。

然後朋友問我要不要一起去考空服,我就想說,去試試看吧,好像能考上也不容易。

決定要考空服的時候,也上網爬了很多文章,了解了國內兩大航空公司的工作環境、氣氛、公司文化的不同,也知道好像空服是蠻辛苦的。

但這就是最大的重點了:「當自己沒有實際感受過,只透過文字或聽別人說的內容,自己是無法真正理解是什麼樣的感覺。」

也就是說,就算知道空服會有時差、好像在機上要做的事情蠻多的,而且要搬很多很重的備品(這還不算奧客的行李)、要彎很多次腰、要走很長遠的路、要忍受孤單、甚至是過年過節不能與家人朋友的相聚相處的孤單。

或是,長榮比華航辛苦,喜歡聽話的乖學生,工作氣氛很嚴謹,因為重視安全,所以對空服的安全專業特別嚴格,所以壓力會比較大比較辛苦,此外,長榮只有女生,然後因為是私人企業所以有營利上的考量,所以飛行時的人力比較少,工作上會更加需要付出勞力,更加辛苦......等等等等。

而這一切在當時準備考空服的我看來,好像有點辛苦,但空服的工作時間與收入,好像還算值得,所以我願意。之後也很開心考上了,並進入長榮開始受訓。

台北國際觀光博覽會祭優惠(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空服員的薪水很高,但我最終仍決定離開

在受訓時,剛好碰到了集團園遊會,我們必須要參加,原本覺得很有趣,但卻被公司規定要穿「牛仔短褲」來展現我們的青春活力,然後被告知要和某個子公司一起進場,指派了班上兩位漂亮的女同學,要當小蜜蜂,給兩位子公司扮演大魔王的男士追,作為入場的小趣味(這一切都是用告知的方式,完全沒有與我們討論過),讓我開始覺得有點不舒服。

為什麼我們就要被當做花瓶,然後隨便的就可以指派我們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不須經過我們的同意,非常的不受尊重。

上線後,我才知道前述文字的辛苦、孤獨,是什麼樣的體會。不想再多描述,但舉個小例子,才飛不到兩個月、從來不知道腰痛是什麼的我,早上起來腰會痛到無法直接坐起來,常常覺得腰很痛。

薪水,雖然比上份工作高很多,但綜合許多因素,我覺得這份薪水、休息的天數是不夠的,我寧可回廣告公司領個三萬,也不想要領個七八萬,但是要忍受身體的勞累,分離的孤獨與很多看不到的傷害,所以我就決定離開了。

所以如果可以,希望不要有人在冷言冷語,說空服有多爽多好賺,然後現在罷工是好貪婪,不知好歹,因為空服,沒有你想像中的這麼爽。

長榮勞資爭議 工會啟動罷工投票(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罷工,本來就是勞工捍衛自己的權利

有些人會針對罷工者的帳面薪水與一般薪水來評斷,就認為空服已經是高薪,不該不滿足,可這樣擅自去認為薪水的「數字」,反應到的工作內容合不合理,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

例如對我來說,我覺得空服員的薪水不足以滿足我失去的東西,加上身體狀況也不允許,所以我離開了,但那些選擇留下的人覺得薪水不合理想要爭取,不是正常的嗎?況且,這些人在爭取的時候,當然不可能提出一個搞垮公司的天文數字薪水,就只想留在長榮,想爭取合理薪水,也絕對不會希望長榮倒閉讓自己沒飯吃。

請大家想想,如果今天全世界都是黑心雇主,無論你去到哪個地方都是狠狠的被剝削,工時長、需要付出許多勞力、然後薪水又超少,但你也換不到更好的工作,因為每份工作都是如此黑心,請問這時候的我們應該要怎麼辦?是默默忍受,還是可以團結起來去改變這一切,爭取我們應該要得到的權益與對待呢?

也有些人說「不爽就該離職」而不該罷工,但在我看來,離職其實才是一種消極的選擇,反而沒有辦法讓環境變得更好。

請記得,我們現在所享受到的自由與盡可能的平等,也是前人們不斷抗爭所獲得的,為什麼勞工透過罷工來爭取更好的工作權利,在台灣有這麼多人會說是不道德的,為什麼勞方只能依照資方的規矩走才是正常的?

長榮罷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消費者」的角色非常重要,不應該成為資方壓榨勞方的幫兇

確實,空服罷工,會造成許多遊客的不便,但是為什麼不能想想,他們提出這個議題其實蠻久的了,從端午節前就在講,而且還經歷過罷工的投票,但期間,資方的態度始終強硬,並且還恐嚇員工如果罷工就要取消他們的許多權利,卻沒有用好的方式來與勞工對談,引發此次的罷工,其實根本就不意外。

為什麼不說,是長榮促成了這次的罷工事件?難道不是他們評估過後,認為罷工的傷害可能比同意勞方的條件來得划算,所以讓勞工罷工嗎?

回過頭來,我們身為「閱聽眾」,消費者=收視率=廣告主下廣告依據來源,不該成為爛媒體爛內容的幫兇。

為什麼說到這個呢?看許多新聞,其實都比較站在長榮的立場與角度撰文,請想想,長榮是會下廣告的金主,空服員是很難出錢來買廣告的人,把這個背景因素放在心上,再來看看這些報導文吧!

話說,超級黏人的我,我先生昨天下午三點坐長榮的飛機出國出差去了,預計下週回來,如果他回不來我會很傷心,但我還是支持長榮空服員罷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