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檢查是否為對抗假新聞的萬靈丹?需要深思

新聞檢查是否為對抗假新聞的萬靈丹?需要深思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對於假新聞的忍耐,似乎已到了極點,想要將假新聞除之而後快。但是也有人開始擔心,過濾假新聞的過程中,是否會影響到言論自由?誰能決定哪一則新聞應該要被過濾?

文:汪志堅(國立台北大學資訊管理研究所教授)

假新聞實在讓人討厭,最近Google、Facebook、LINE都提出作法,說明他們將要積極處理假新聞。NCC在這部分也動了起來,黃國昌與館長也在6月23日發起了反統媒遊行。大家對於假新聞的忍耐,似乎已到了極點,想要將假新聞除之而後快。但是也有人開始擔心,過濾假新聞的過程中,是否會影響到言論自由?誰能決定哪一則新聞應該要被過濾?

台灣的新聞自由,是重要資產

新聞自由是台灣的重要資產,仍有新聞自由的香港可以報導「送中」事件,沒有新聞自由的中國大陸不能報導「六四」,這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台灣早期沒有新聞自由,年紀稍長的朋友,應該還記得警總時代的新聞檢查,尤其是1950年代到1980年代之間,新聞是被過濾的。許多假新聞被過濾,許多真新聞一樣也被過濾。那個年代的許多假新聞,後來被證明為是真新聞。

講一個古老的例子,現任立委蔣萬安的父親蔣孝嚴,原本登記的姓名是章孝嚴,是蔣經國前總統的非婚生子女。但在新聞檢查時代,恐怕只有黨外媒體敢冒著生命危險,寫蔣經國有非婚生子女,而且報導之後,鐵定被當成假新聞來處理。但事過境遷,章孝嚴已改姓為蔣孝嚴,蔣孝嚴的兒子、蔣經國的孫子蔣萬安,不但認祖歸宗,還當上立法委員。蔣萬安已成為蔣家唯一從政的一脈香火,當時的假新聞,可是如假包換的真新聞。

假新聞事後證明為真不是台灣才有的情況,記得伊拉克總統海珊的「毀滅性武器」,找到了嗎?當時,很多媒體質疑美國政府的「毀滅性武器」的說法,但都被政府否認,認為這些媒體在故意批評政府。最後戰爭結束,伊拉克的國土因為戰爭成為一片焦野,海珊也死了,但毀滅性武器找到了嗎?

因此,新聞檢查、新聞過濾,是否為對抗假新聞的萬靈丹,需要深思。

以新聞自由為藉口,散播假新聞?

因為大家渴望新聞自由,因此對於媒體給予充分的自由。可惜某些媒體實在很誇張,以新聞自由為藉口,散播假新聞。這些刻意散播的假新聞,立場非常偏頗。如果不加以處理,整個網路空間將會充滿仇恨與對立,人們對於新聞媒體與網路訊息的信任基礎,將不復存在。

現在的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是,很多記者、媒體在報導之前存有立場:捧紅這個人、或是打擊那個人。記者戴著有色的墨鏡,將所看到的每一件事添加上偏頗的論述。當事人不管怎麼提供資料,現場的實際狀況不管如何,只要跟預設的立場不符就將證據加以忽略;只要跟預設立場相符,就加以擴大、放大。

報導的目的,不再是發掘真相,而只在找到佐證,證明自己預設的立場。所有對錯,早在前往現場之前就已決定。到達新聞現場,只為了過個場,只為了證明自己有所本,只為了拍一張符合自己立場的照片或影片。

過濾假新聞、假訊息是非常合理的要求,但誰來決定一個訊息是真還是假?

因為假新聞實在太多了,在討論假新聞時,大家都非常義憤填膺的表示:假新聞應該要過濾,要消除所有的假新聞。但是,仔細想清楚,什麼是假新聞?什麼樣的新聞算是假的?韓國瑜在6月22日的台中造勢確實有舉辦啊,但到底有幾個人出席啊?20萬韓粉?還是遠低於此?如果數字低於20萬,這算是一則假新聞嗎?這個問題,恐怕很多人都回答不出來吧。

再舉一個例子。6月20日的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立榮的A321班機實際上是長榮的飛機,因此,立榮的一些離島航線,會受到長榮空服員罷工影響。政府的書面資料說明,政府必要時可以派軍機,協助長榮的子公司立榮航空,進行離島運輸。口頭採訪時,沒講那麼詳細,只說政府已準備好,必要時,將派軍機幫忙運輸。但網路上開始討論,說要派軍機到國外機場接人。

這跟政府的原意差異很多吧?這樣的新聞算假新聞嗎?行政院長真的有說必要時要派軍機,但講的不是國際航線啊。

所以判定假新聞與否遠比想像中複雜,對吧?而且真假程度是否為「非黑即白」,不是真新聞,就是假新聞?還是黑白之間,存有一個連續帶?

如果有人有權決定哪一則新聞是真,哪一則新聞是假,而且可以過濾,那麼過濾假新聞是否會箝制新聞自由呢?這點實在非常讓人疑慮。

新聞平台標註新聞檢核結果,而非過濾假新聞

有鑑於此,比較可行的做法是在新聞呈現的同時,標注公正的新聞查核單位的新聞檢核結果。如果新聞查核單位認定該新聞為假,並不應該直接過濾該則新聞,而是將檢核結果標註,並清楚地告知所有閱聽人:這則訊息裡面,有哪些地方是有疑慮的。忠實的呈現,讓閱聽人有所知悉。

第一步,是從網路平台開始。網路平台是新聞匯集的場域,因此,從網路平台開始,將新聞的檢核結果標注,告訴閱聽人,這則訊息有什麼問題。

媒體應允許當事人回應,並標註新聞檢核結果

下一步,是所有新聞媒體應該自律,允許新聞查核團體、新聞當事人在新聞露出的網頁中,說明新聞查核結果,或是提出當事人回應。

任何新聞報導如果涉及當事人,當事人應該要有權可以提出回應,而非等待法院的漫長處理過程。尤其是選舉期間,抹黑造謠不斷,如果相關當事人無從申辯,則開票之後木已成舟,再多的法院判決,也無濟於事。

許多時候,假新聞的當事人感到心灰意冷,最後甚至於造成憾事,是因為走法院途徑,耗時數年,但即使勝訴,也只能換來一則道歉啟事或更正啟事。而且,更正啟事刊登之時,將再次喚起大家的記憶,還可能造成當事人的二次傷害。媒體「大街打人,小巷道歉」的實務做法,當事人只能默默承受假新聞造成的傷害。

網路時代,新聞澄清並無篇幅限制,因此,過去一定要當事人走法院途徑的情況,不應該繼續發生。允許新聞查核機構提供意見,並且允許當事人提供回應,既不影響新聞自由,也避免假新聞造成的傷害。而且將媒體與當事人雙方的說法,留給閱聽人自己判斷,是非常正面而且合宜的做法。

提供即時的法律救濟管道

另外漫長的法律處理程序,使得傷害已經造成,但當事人卻是無能為力。事過境遷,當事人心灰意冷,不願意訴諸法律,以換來不切實際的道歉。這使得某些新聞媒體,將法律訴訟視為是必要成本,而不認真思考假新聞對於社會的影響。

因此,應該在不影響新聞自由的情況下,發展即時的法律救濟管道。舉例來說,強制新聞下架,有影響新聞自由的疑慮,但強制要求提供當事人澄清,可讓閱聽人得到雙方的說法,自行判斷何者為真,這並不影響新聞自由,又可保障當事人權益。

因此,如何在法律上,發展類似「假扣押」的暫時性行政處分,要求新聞媒體立即在對應位置,提供當事人說法,避免當事人的傷害,或許為可行的做法。

如果媒體願意提供當事人說法,則媒體並沒有故意減損當事人名譽的意圖,也可減少毀謗或回復名譽的相關訴訟,這對媒體與當事人,都有好處。

馬上就要選舉總統與立委了,一到了選舉季節,就是假新聞的好發期。如何避免假新聞的傷害,重建人們對於新聞訊息的信任,有很多事情應該要做。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