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垃圾貿易反撃戰當中的香港:曳兵棄甲?

東亞垃圾貿易反撃戰當中的香港:曳兵棄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約25噸來自香港,報稱是「電子零件」的貨櫃,被菲律賓打送回頭,因為該國海關證實它們其實是有毒電子垃圾和廢塑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何偉歡(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
、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數週前(2019年6月3日)約25噸來自香港,報稱是「電子零件」的貨櫃,被菲律賓打送回頭,因為該國海關證實它們其實是有毒電子垃圾和廢塑膠。不少朋友這才醒覺,最近東南亞的「垃圾戰」,香港並不能置身事外。

小國向強國的垃圾反撃戰

跟發達國家大打「垃圾戰」最為「勇武」的正是菲律賓。6年前加拿大將103個貨櫃、共2500噸的「回收塑膠」運到菲律賓。貨櫃抵達馬尼拉附近港口之後被當地海關發現「貨不對辦」,裡面只有三分之一是可回收塑膠,其餘全是電子垃圾、家居垃圾等。

於是自2014年3月起,菲律賓政府一直透過外交途徑請求加拿大政府協助將垃圾運回。加方拖延多年,言行出位的總統杜特爾特忍無可忍,揚言若加拿大未能於今年5月15日之前把滯留的垃圾運走,將派船將之運回加拿大並傾倒在海灘之上,剩下的就丟到加拿大駐菲大使館;更聲稱倘若加方不作回應,將會對之宣戰。加拿大未有如期將垃圾運走,菲律賓馬上召回駐加大使及使節,事件成為正式的外交糾紛。最終加拿大在本月將69櫃垃圾運返溫哥華,費用由加方承擔。

馬尼拉也劍指其他富裕國家:今年1月,菲律賓將一家與之合資的南韓企業的6,300噸被虛報為「合成塑膠」,實際卻是使用過的紙尿布、電池、燈泡和醫療廢棄物等垃圾,退回南韓。

東南亞「垃圾戰」另一位戰士是馬來西亞,兩個月前將5箱垃圾運回西班牙。能源與環境部長楊美盈上月高調宣佈啟動垃圾清理行動,把多達3,000噸的垃圾送返英國、美國、澳洲、加拿大及日本等國。總理馬哈迪慨言垃圾貿易對發展中國家是「非常不公平的交易」,「因為窮國沒有選擇,而可能此事對其經濟只是帶來微小的貢獻。」

垃圾貿易:一盤蝕本生意

垃圾貿易一直被包裝成一盤「互惠互利」的大生意:發達國家出口垃圾,便宜快捷地將難轉嫁;發展中國家進口垃圾,獲得資源加工出售以賺取利潤。中國經濟學家郎咸平就指出,西方發達國家處理一噸垃圾需要376美元,而中國只需少於9美元;中國購買一噸垃圾的成本是144美元,加工再造一噸廢紙可以賣得約288美元,加工再造一噸鋁罐可以賣得578美元,加工再造一噸塑膠更可以賣得1000美元以上。買賣雙方皆能「獲利」,是一門雙贏的生意。

事實上,在2018以前,中國一直是「世界垃圾場」,是全球可回收垃圾最大的處理工廠。以塑膠垃圾為例,美國有研究指出,自1992年全球超過7成的塑膠垃圾都被運到中國及香港,當中超過1億噸會被直接運到中國,佔世界塑膠垃圾進口總量的49%。而美國廢品回收業協會統計,2016年一年之內中國就從美國進口了價值56億美元的舊金屬製品、19億美元廢紙及大約5億美元的塑膠垃圾。

然後,去年中國務院發布《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提高固體廢物進口門檻,以及禁止生活來源廢塑膠進口──面對垃圾貿易如此豐厚的利潤,為什麼中國竟然下此禁令?因為中國「終於」了解到處理垃圾的隱藏成本比其所得的利潤高出更多。

發達國家一早知道處理垃圾背後的環保和健康成本太高,因此儘量將垃圾出口至發展中國家。發展中國家的固體廢物管理、廢物處理能力和設備大都未達國際標準,對當地環境造成的傷害更為嚴重。以馬來西亞為例,研究透露這些進口垃圾在國內未能被循環再造,只得任其腐爛、棄置或焚燒;再加上本土垃圾,令到國家生態環境受到巨大破壞,公眾健康受到嚴重影響。

另一項研究發現,在南亞經濟體的基本廢棄物處理系統中,處理垃圾的成本為每噸50至100美元,然而因燃燒廢棄物或將廢棄物棄置在水道所造成的污染及疾病成本則高達為每噸垃圾375美元。從這個以人為本的角度計算,垃圾貿易根本就是一盤蝕本生意。

因為貧窮,過往中國一直奉行「先污染、後治理」的發展模式。隨著中國經濟不斷增長,空氣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亦隨之而來。全球空氣污染最嚴重的15個大城市之中,中國有3個榜上有名。霧霾使北京一度發布空氣污染紅色預警,市內所有中小學、幼稚園停課。工業發展同時使土壤受到大量重金屬污染──北京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教授高桂林警告,中國每年有1200萬噸糧食受土壤的重金屬污染,直接影響食物安全,危害公眾健康,其損失可高達每年200億人民幣。而這一切,都只是中國環境問題的冰山一角。

垃圾貿易雙贏的假像被戳破,東南亞多國紛紛收緊垃圾的入口標準,拒絕成為新一個「世界垃圾場」。馬來西亞政府自去年起推出一連串政策應付垃圾貿易問題:不允許沒有進口許可證的廢塑膠卸貨;凍結發出塑膠廢料進口許可證3個月;現有的194家塑膠廢料工廠,無論是否持有執照,都必須重新進行申請執照程序;勒令關閉17家洋垃圾工廠。越南政府亦於去年6月起嚴格控制廢料進口,暫停進口廢紙、廢塑4個月,並打擊洋垃圾走私問題。泰國政府也宣佈在兩年內禁止塑膠廢料進口。

垃圾戰雲下香港的投降主義

東亞發展中國家向強國起動的「垃圾反撃戰」同仇敵愾,置身其中的香港又如何自處呢?有環境組織透露,自2017年管制全球有害廢物出入口的《巴塞爾公約》生效後,去年就有逾28萬噸廢塑膠未能轉口到其他國家而滯留在香港。

立法會前議員姚松炎及環保團體於今年初分析2017年都市固體廢物量的統計數字時,懷疑工業廢物量急升2成是跟回收商購買可回收垃圾之後遇上中國垃圾禁令政策有關。根據環境保護署數據,2017年本港本地回收系統共回收近183萬公噸都市固體廢物,其中只有3%會在本地循環再造,其餘97%是運往內地及其他國家循環再造,可是在中國及東南亞收緊垃圾進口標準之後,回收的廢物難以出口,最終只能被送到本地堆填區?

百上加斤的是,香港政府向來減廢不力,過去6年都市固體廢物量年年上升,2017年的棄置量就上升了3.7%,平均每日棄置超過一萬公噸固體廢物。《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的減廢中期目標是要在2017年將都市固體廢物每日人均棄置量減至1公斤或以下;然而,實際上棄置量不但沒有減少,更創下自1991年以來的新高,每日棄置量為1.45公斤。

本月初,立法會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討論環保署將開設2個常額和7個編外職位,負責籌備和推行都市固體廢物回收及其他減廢回收措施等工作。議案雖然得到支持,但多位議員在會上批評當局減廢工作成效不彰、落後於國際社會。面對這些耳熟能詳的批評,負責回應的環境局黃錦星局長自是「駕輕就熟」:先同意議員的批評,然後重覆都市固體廢物徵費這個減廢措施的所謂「火車頭」(這措施如何不濟,歡迎參看拙篇〈香港垃圾收費:為什麼四朝特首皆師老無功?〉),以及參考外國經驗,然後再做本地研究云云。

然後……,沒有然後了,香港「垃圾圍城」其實指日可待?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