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佛給你最好懂的經濟學:個經篇》:最低工資是雙面刃,而工會的存在並不是壞事

《史丹佛給你最好懂的經濟學:個經篇》:最低工資是雙面刃,而工會的存在並不是壞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問工會的存在對經濟是「好」或「壞」?就過度簡化了這個問題,工會顯然是可以和高收入、市場導向的經濟體共存的。舉例來說,相較於美國,很多歐洲國家的工會化程度非常高。

文:提摩太.泰勒(Timothy Taylor)

Ch.6 勞動市場與工資

經濟行為通常指的是所生產的商品或服務,但也可以說是每個人早上起床工作後所發生的事。供給與需求,一如它們在商品市場扮演的角色,也是了解勞動市場的關鍵。在勞動市場,我們不談商品價格,而是有關每個工作者的工資或薪酬。就如同廠商生產的很多商品與服務有各自的市場,勞動市場也有很多不同的市場,如護士的勞動市場、消防員市場、電腦程式設計師市場等。但有一個主要的差異:在商品市場,企業是供給者,家庭和個人是需求者;但在勞動市場,家庭和個人是供給者,企業是需求者。

勞動需求,是工資或薪酬與雇主所需勞務數量之間的關係。高工資容易使企業減少對勞務數量的需求,就如同較高的價格容易使消費者需求減少。廠商想賺錢,但如果勞動成本上升,就會想裁員。你現在可能已經想到,工資增加所減少的勞工需求量,取決於勞動需求的彈性。

勞動需求在短期通常相當無彈性,比方說廠商已經雇用了員工,或是新員工還沒報到。但是在長期,當廠商有機會整頓生產時,勞動需求就可以有更大彈性。例如,廠商可能擁有新設備或新技術,如果有時間與誘因去執行,就可以減少員工人數。

因此,回到我們弔詭的問題:是什麼因素使勞動需求移動?答案不是「工資」。工資改變了勞動需求量而非整條需求曲線。在每個可能支付的工資下,什麼因素可以改變勞動需求?

產出(也就是不同的商品與服務)的需求變動,會改變勞動需求。如果沒有人參加音樂會而且交響樂團解散,一位正統訓練的音樂家就不容易找到工作。如果一個城市大部分的消費者都開美國車,一個專門修理德國車的技師,生意就會清淡。諸如此類的例子還有很多。

過去數個世紀,工人害怕新技術會減少對他們勞力的需求且壓低工資。歷史資料顯示,雖然新技術已經使某些產業與工作被淘汰,但也創造了新的產業與工作。此外,運用這些新技術能使勞工更有生產力,享有更高的工資。

廠商雇用工人的意願,最終取決於生產力,即勞工生產多少東西。如果工人的生產力與工資有落差,廠商不會雇用他們。如果工人的生產力高於工資甚多,那麼在市場經濟裡,就會出現其他廠商用較高的工資挖角。一般而言,工資將隨著時間,由勞工生產的商品價值來決定。

現在讓我們來思考勞動供給。再次重申,供給是一種關係,這裡是指工資與勞動供給量之間的關係。高工資通常意味著較高的勞動供給量,因為較高的工資會使工作更有吸引力。工資增加會使勞動供給量增加多少?同樣取決於「彈性」。

對很多全職工作者(每週投入工作四十小時)而言,勞動供給是相當無彈性的;他們的工資增加一○%,工作時數的增加卻少於一○%(很多全職工作者沒有能力調整其工作時數,所以不容易估計他們如何看待工資上漲)。然而,對於兼職者或是家裡第二份薪水來源者而言,勞動供給是較有彈性的,工資增加一○%,通常會導致工作時數增加超過一○%。

什麼因素使勞動供給曲線移動?勞動供給曲線的移動,可能是人口增減等緣故—有了更多可以工作的人,在特定工資水準下即可供應更多勞工,反之亦然。人口移動也會改變勞動供給,例如,在一個人口老化的社會,離開勞動的人會多於加入的人,即勞動供給下降。社會趨勢也會影響勞動供給,例如預期什麼人應該去工作。一九七○年代,很多原本是家庭主婦的美國婦女決定走出家庭工作賺錢,改變了特定工資水準下的勞動供給。

不同種類的勞動市場需要不同的技能與特質,因而區分了護士市場、美髮師市場、工程師市場等等。在每個人才市場,工資的均衡點是由該市場勞動供給相對於勞動需求而決定。懂了這個勞動供需架構,讓我們仔細思考幾個常見的勞動市場議題:最低工資(minimum wage)、工會、歧視以及員工福利。

最低工資是一刀兩刃

一九三○年代以來,當美國首次採用全國性最低工資時,就不斷有是否提高最低工資以及提高多少錢的爭論。最低工資是價格下限的一種形式,因此法律禁止雇主付給勞工的錢低於這個工資。懂得價格下限的原理後,我們預期全國的最低工資會導致勞動需求減少;也就是說,因應較高的最低工資,會有較少的雇主願意提供工作給無技能或低階勞工。

同時,會有更多人願意供給這個勞力。的確,有些證據顯示,在美國最低工資提高一○%,會導致低階工人的失業率增加一%或二%。但這個效果相當小,另有其他研究顯示,較高的最低工資對於就業的效果,並沒有顯著影響。這個例子說明美國的最低工資,在最近幾十年並沒有比均衡工資高多少。

然而,有關最低工資的公共政策是複雜的,因為它牽涉到取捨,所以會使倡議提高最低工資者與反對者都不滿意。

反對提高最低工資的人,可以仔細思索這個說法:假設最低工資提高二○%,會導致低階工人的工作減少四%(如同一些證據顯示);但這也暗示提高工資會使得九六%的低階工人加薪。很多低階工人並非全職、一年到頭都有事情可做,所以或許這些工人的全年工作時數減少四%,但他們有工作的時數可加薪二○%。在這個情境下,即使最低工資使得職缺數量或工作時數減少,但光是提高工資,仍可能可以改善絕大多數低階工人的收入,因他們可以在較高的工資水準下,做較少的工作時數。




升息浪潮來勢洶洶,如何觀察局勢、掌握風險? 永豐DAWHO邀您上線夜聊投資關鍵策略

升息浪潮來勢洶洶,如何觀察局勢、掌握風險? 永豐DAWHO邀您上線夜聊投資關鍵策略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2年10月20日晚間20:00,永豐銀行即將攜手關鍵評論網舉行「DAWHO之夜」直播活動,由主持人吳怡霈和理財達人寶可孟、存股達人大俠武林共同與談,邀您一同上線了解如何善用數位工具,掌握國際經濟脈動!

新冠疫情起落、烏俄戰事攀升,兩大影響因素不只造成今年國際政治情勢動盪,也衝擊各大產業供應鏈,導致全球性的通貨膨脹。各國政府紛紛祭出貨幣緊縮政策,美國聯準會自五月開始罕見的連4次大幅度升息,台灣央行也睽違10年首次升息 ,9月更持續升息半碼來因應急速上升的通膨數字。面對國際金融市場的升息循環,不只台股熊市不斷、小資族房/車貸款負擔也增重不少。隨著後疫情時代,加速許多產業數位轉型,以因應新型態的經濟環境,2023年也將重新開放國界,期望帶動經濟的復甦,面對重新整頓的市場,積極的理財配置規劃更顯得重要。在如此難料的經濟走勢中,我們到底該如何觀察國際經濟局勢、正確的運用數位工具來評估市場風險、守護你我的荷包呢?

永豐銀行即將攜手關鍵評論網,於 2022年10月20日舉辦DAWHO之夜直播活動──「大戶方舟策略 迎接未知挑戰」。此次活動依然邀請甜美聰慧的吳怡霈擔任主持人,並邀請理財達人寶可孟與存股達人大俠武林兩位專家,一起聊聊對於現今市場動態及投資環境的觀察,以及在如此動盪的經濟環境之下,該如何善用數位工具掌握投資風險。

數據思維 x 紀律投資:大戶經驗不藏私

投資是條漫長的道路,一路走來往往需要經驗、知識的相互支持,才能獲得甜美的果實;而直播活動中來賓與主持人的經驗,也能成為滋潤聽眾投資路上的養分。此次理財達人寶可孟將從自身經驗出發,與觀眾分享在如今數據為王的資訊時代,投資人該如何將自身經驗與數據思維結合,善用數位工具觀察市場動向;而存股達人大俠武林也不藏私的傳授投資鐵律──「紀律投資」,分享如何在數位工具的輔助下,簡易而慎重地落實多元的資產配置。

Next Step!DAWHO數位帳戶伴您渡過瞬息萬變的市場

身處數位經濟崛起的時代,不只知識、經驗需要與時俱進,便捷高效的數位工具也是投資時不可或缺的利器,而永豐銀行的新世代VIP數位帳戶「DAWHO」所具備的全方位金融科技服務,正是您最貼心的數位理財幫手。「DAWHO」不只整合消費、投資、儲蓄及彈性資金四大核心服務,還擁有1.3%高利活儲,提供多元豐富的數位金融服務及多種投資金融商品建議,幫助您掌握即時經濟脈動,精明而輕鬆地管理財富。

☞立即了解永豐DAWHO

立即開啟行事曆,標記2022年10月20日20:00-21:00準時加入線上直播,與我們一同洞察先機、掌握世界經濟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