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搞落去會「輸返凸」,所以要收手?

再搞落去會「輸返凸」,所以要收手?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個時候,或許有人會覺得要收手了,或許有人會覺得再搞可能會「輸返凸」。不妨想一想,其實僅僅在數個月之前,我們當中很多都認為廿三條很快就會通過了,甚至覺得遊行都只會得五到十萬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按︰本文寫於6月23日。)

下午走到了一家咖啡店,想好好的想一下落區和運動的單張和論述,當刻是有點頹皮和消極,很很負面的情緒。然後就收到了這個。沒有甚麼言語上或眼神上的交集,但還是在當下很好地連結著:嗯,我們都是在跟著城市起伏的脈搏而感受著。很好很好,大家加油。

是的,不可能感受不到,運動到了瓶頸。是的,對家的輿論攻勢,開始一波又一波地轟來,照抄落街播片,還配有LED大電視,抹黑造假,基本上樣樣齊。

在這個時候,或許有人會覺得要收手了,或許有人會覺得再搞可能會「輸返凸」。

但其實,經過過去數個月,或許大家都可以嘗試相信下去。不是叫大家去相信甚麼大台或網上平台或年輕人或老年人,而是去相信覺得啱就做、還未失去感覺的,而且會去認真討論的香港人。

不要失去感覺、覺得啱就應該去做,是我過去數年間,不斷重複提醒著自己的一句話。

反送中運動的某一轉捩點,正如我之前提過,我認為是在連登仔開始組織出實際行動去擺街站開始。當時大家都覺得不相信會贏,但還是不失去感覺,覺得啱就做。結果就這樣,改變了甚麼,很多的甚麼。

到目前為止,網上組織的行動大致上都是有理有節,不是亂來(當然還有很多關於運氣和結構的因素)。而且我認為是有經過很認真的討論的,縱使對很多人來說那不是甚麼正規或認真的語言。合理的建議和批評,大家會一起認真討論;不合理的「策略」或誅心論,大家會邊提出理據(或簡單或複雜)奮起而擊退。關於擊退誅心論的捉鬼,其實不只是一次半次,倒是大家都抵抗了幾波有組織的攻勢,而不致內哄「捉鬼」。

這不是過去數年間,我們大家都很期待的畫面?

過去四年半間,我們有太多太多時候,被某種情緒困著,一件又一件抵擋不到的事情壓到我們頭上,甚至可能還需要以「習慣」來應對那件被「㩒住砌」的無力及不安。

而到此時此刻,很多很多香港人,不再這樣想著,不再覺得要這樣被「㩒住嚟砌」,想無論如何都做點甚麼,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嗎?

如果你基於你的判斷,因為政治判斷又好,因為客觀條件又好,因為運動和論述又好,覺得可能會「輸返凸」,覺得不應怎樣怎樣或應怎樣怎樣,就一起討論呀。我的判斷是,在這個當下,是很歡迎討論的呀。理性的討論、合理的研判,不是沒有改變人、運動參與者思考的空間呀。

不要太害怕「輸返凸」,相信一下現在這個經過多年洗禮灌溉出來的政治文化呀。

若是還害怕的話,想一想,其實僅僅在數個月之前,我們當中很多都認為廿三條很快就會通過了,甚至覺得遊行都只會得五到十萬人。而此時此刻,這場運動所展現出的力量和氣息,已經是把北京對香港的直接管治管治結構打散了,至少多少有一點點被打散了。

要多少時間復原,我不知道,會不會招來更高壓和血腥的統治,我也不知道,有太多不能控制和預估的因子了。但至少,是打亂了一套過去五年來一直欺壓著香港人的管治策略了。

稍為有一點良知的人都不可能不同意,612事件是一件極不公義和過份的暴行,繼續挺起胸膛,為那件事做著些甚麼,總好比習慣著不公義,好上千萬倍。

能挺直胸膛,在這樣的一個社會尋求「公義」,我認為這很了不起也很重要,不論在昨天、今天或是明天都是極重要。

所以,大家都加油呀。

做街站的做街站,寫字的寫字,行動的行動。

繼續做自己能做的、應做的。大家都加油呀。

本文獲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