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忘了,香港曾是個比台灣還自由的地方

很多人都忘了,香港曾是個比台灣還自由的地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證自由的前提,其實是需要有民主法治,英國是民主國家,香港需要遵守英國的法律,也因此給予了香港在英國法治下保障的人權,所以在英國統治下,沒有民主,但有自由。

「我前幾天看小英的貼文,才驚覺一件事情。」T女說。

「什麼事?」Q女問。

「就是我其實沒有意識到過,在歷史上,香港曾經是比台灣還自由的。」

Q女愣了一下。「咦......對耶,你是說台灣還在戒嚴跟白色恐怖時代的時候吧?你這樣說對耶,我也沒想過這件事...」

「因為小英臉書提到,他年輕時候常常趁著到香港轉機的時候,在那裡看台灣不一定看得到的書。在那個年代,使用中文的地方,台灣還沒有充分的出版與言論自由。當然中國是從來都沒有,所以香港是小英和許多人買書的地方。

我後來在電視上看台大政治系明居正教授講送中條例的詳細內容的時候,他也有提到,當年台灣戒嚴還有禁書的時候,很多人要發表東西是去香港發表的。而他們從香港的刊物上可以看到很多在台灣看不到的東西。這是1980年代的香港。」

RTR351AT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T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又接著說道。

「然後我前幾天又看到一篇在寫香港歷史的文章,裡面提到,香港也曾經在1940年代經歷動蕩的時期,但是那時候的香港雖然動盪,但跟同時代的中國比,香港還是好的太多。所以那時候有很多中國難民都跑去香港。大家寧可冒死都要去香港。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自傳就寫過,他當年從中國逃到香港,雖然什麼都沒有,但至少還能吃到叉燒飯。他之前是吃不到的。原因是香港再黑暗,但至少自由、有飯吃。

到了1970年代,英國委任麥里浩作為港督,在他的管理下,香港從動盪時代進入繁榮時代。

看到這,再看明居正教授分析香港局勢,我才發現一件事。」

「什麼事?」

「這時候香港起碼還是自由的。」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Q女問。

「這時候的香港,他還在英國統治下,因為對英國來說,香港其實是個殖民地,所以他們並沒有讓香港人有投票選出自己代表的權利,所以在英國統治下的香港,自始自終都沒有自己的民主。

可是也因為他受到英國統治,英國是民主法治國,在在英國法律的保護下,香港至少擁有經濟自由、言論自由與行動自由的。所以他是一個有自由但沒有民主的地方。」T女說完吃了一口蛋糕。

Q女想了一想說道。「也就是說,保證自由的前提,其實是需要有民主法治。英國自己是民主國家,他雖然在政治上沒有給殖民地人民民主的權利。但在法律上,香港需要遵守英國的法律,但也因此給予了香港在英國法治下保障的人權。」

T女點點頭「是的。所以才會造就香港在英國統治下,沒有民主,但有自由。然後我看明居正教授的說明才知道,原來在十年前,中共曾經有過一場辯論,就是『黨比較大?還是法律比較大?』

在西方的民主政治中,他有一個基本理念就是『政府是會害人的,政府會欺負老百姓』,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要幫助人民,但由於政府掌握巨大權力的時候,是可能會害人的,所以民主法治的觀念是政府要優先守法,這就是保障人權的基本核心。

因此民主政治的基本理念是任何政黨都必須守法,政府也必須守法,法律是先於政府與政黨之前的。但是對中共來說,政黨比法律大,共產黨凌駕於法律之上。」

反送中抗爭者占車道  港警增援戒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也就是說對中共來說,法律不是拿來約束政府的,也不用拿來約束政府。但是政府可以單方面拿法律來對付人民。」Q女說。

「對,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次『送中條例』香港人反應會那麼大的原因。

但是我想說的是,你有沒有發現,其實對香港來說,他都是在一國兩制的狀況下?只是以前的一國是英國。而現在的一國是中國。」

「你是不是要說,今天香港能否自由,其實重點不在於兩制,而是那個一國是哪一國?」Q女問。

T女點頭。「沒錯,如果今天中國政府是有民主法治的政權,即使香港沒有民主,只要受到法治的保護,也不至於到失去自由。

但當今天中國是共產黨掌權的時候,對他來說黨大於法律,所以你的『自由』就隨時要看他們『人治』的標準,他想給你你才有,他不給你你就沒有。

當台灣還有人在討論一國兩制可不可行、還在說一國兩制沒市場的時候,也許我們更該想想,重點不是兩制,而是一國是哪一國。」

延伸閱讀

本文獲蒂瑪小姐咖啡館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