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信退居二線,代表「阿里巴巴」舊時代結束?

蔡崇信退居二線,代表「阿里巴巴」舊時代結束?
Photo Credit: Bobby Yip/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說阿里巴巴能存在至今,主要是因為阿里這家「投資公司」,多年以來操出一盤優異的投資績效,蔡崇信的退出真會是一個舊時代的結束,還是代表整個阿里巴巴的時代也將結束?

繼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於2018年9月宣佈將在一年後交棒,2019年6月18日,阿里巴巴現任CEO張勇在一封公司內部信中正式宣佈,將由現任CFO武衛兼任集團戰略投資部負責人,也意味著多年主導阿里巴巴戰略投資的董事局執行副主席、被視為「阿里的二把手」、「阿里財神爺」的蔡崇信,也將正式退出阿里巴巴集團的所有實質業務。

但根據阿里最新一次披露的資料中顯示,儘管蔡崇信持股比例由2018年的2.3%降至2.2%,他仍是阿里排在軟銀、Altaba、馬雲之後的第四大股東。

蔡崇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阿里巴巴集團副主席蔡崇信
蔡崇信離開之後,阿里巴巴就真能成為「純中國企業」嗎?

此消息一出,中國媒體報導此事的方向幾乎清一色的開始「追憶」蔡崇信20年前是如何被馬雲的感染力與熱情打動,放棄年薪70萬美金外商風險投資機構的工作,加入了當時草根的創業團隊,以及蔡崇信是如何幫助馬雲從高盛、富達資本、新加坡政府科技發展基金…等投資機構拿到融資,並且如何高超的在談判桌上「二拒」日本軟體銀行的孫正義,將原先4000萬美元的融資調整到2000萬美元,保有阿里巴巴在未來事業經營上的主導性。

這當中最關鍵的一役則是2004年到2005年間,蔡崇信替阿里巴巴籌得8200萬美元,合併了雅虎中國,進而促使「淘寶網」正式誕生。在此之前,馬雲進行過37次的融資從沒成功過。

另外,隨著美國抵制華為的5G設備後,近日有消息傳出阿里巴巴的大股東日本軟體銀行悄悄賣出7300萬股阿里股票,套現111億美元,準備投入美國電訊公司,以及阿里巴巴欲趁勢通過香港上市、分拆股權與分離核心資產等方式,逐步稀釋掉軟體銀行的股權。

許多中國媒體聲稱這是一個舊時代的結束,彷彿不久之後,阿里巴巴就能擺脫來自台灣的職業經理和日本的投資方,蛻變成一個真真正正主導自身命運的中國企業。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阿里巴巴的盈利來源,不只是電商

翻開阿里巴巴2019年第一季度的財報,阿里巴巴集團總營收為934.98億人民幣,淨利潤則為258.3億人民幣,淨利率高達27.6%,看起來是相當精采的數字,但實際上阿里巴巴的「經營利潤」,即泛指電商、阿里雲、文娛影視…等實質經營的核心業務,淨利潤僅有87.65億人民幣,淨利率馬上縮小至9.3%,那麼多出來那186.65億人民幣的利潤來自何處?

答案就是「股息與投資收益」。

20年來,阿里集團試圖擺脫電商低利潤窘境所做的努力不少,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其所創建的平台數已達到30個,但其中有17個,超過一半的平台都是依靠投資或併購而來的,這當中所涉及到直接或間接投資的公司數量超過350家,從快遞、實體零售、家居賣場、證券、通訊、海外電商……等多個領域都能見到阿里的投資身影。而這些投資項目所創造的「新零售環境」與「互聯網生態系」的綜效尚不明顯,但透過這些投資所獲得的收益卻是極其可觀。

據報導指出,從2015年至2018年,阿里累計的投資金額為5050億元人民幣,累計投資收益為1387億元,4年投資回報率約為27.46%,遠遠比本業電商業務賺的錢還多。而彭博社也曾解讀「阿里巴巴試圖通過對外投資的方式,來擺脫核心電商業務可能導致的增長放緩的局面。」

AP_1831567600961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阿里神話」的本質,其實是投資和併購

換句話說,如果說阿里巴巴能存在至今,主要還是因為阿里這家「投資公司」,有著蔡崇信這位王牌基金經理人,多年以來操出一盤優異的投資績效,業內、業外只要獲利能力比阿里強的公司都是可能的投資標的。

同一時間,淘寶和天貓這些主業只要專心催促市場打折、砍價,把實體經濟搞的天下大亂,當例如蘇寧電器、三江超市、銀泰百貨、大潤發這些業者出現危機感或撐不下去時,阿里再透過其所擁有的巨量現金流進行股權投資或收購為其反哺利潤,所謂的「阿里神話」似乎也就沒這麼浪漫了。

怪不得2017年12月,阿里巴巴現任CEO張勇曾公開承認,2009年做雙十一是因為「沒有辦法,只想活下去」。

看到這裡,你還會認為蔡崇信對阿里巴巴的貢獻只在草創初期或取得幾波融資而已嗎?而蔡崇信的退出,真的是一個舊時代的結束,還是代表整個阿里巴巴的時代也終將結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