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也是人」,但有時為了執行職務你需要不當自己是人

「警察也是人」,但有時為了執行職務你需要不當自己是人
圖片來源: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暴政之反人道,不單在於他們輕看人民的性命,也在於他們奪去了他們──包括警察──的人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警察是一份職業。當警察的人,做好工作,養家活兒,自然不過。

但人工作是為了活著,而不是活著為了工作。

警察都是人,但警隊不是。警隊是國家管治的機器。首先不把警察當作人的,就是這個國家機器本身。

警察和軍人一樣,都要服從上司的命令,他只是被當成機器裡的一顆齒輪。他們被灌輸對示威者的憎恨,他們被奪去了憐憫之心。因為若他們心生憐憫,對示威者「手軟」,便難以助政權以恐懼與暴力統治人民。

但是,世界上還有些警察,知道政權只是利用他們作爪牙施行不公義的法律及政策;當他們面對著和平的示威者,選擇放低武器之時,他們是人。

0_3Uwo_HvnhLXvgMGj
圖片來源:由作者提供
大合照?他們以為是榮耀,其實是恥辱。

當有些警察奉命向某些人開槍,而他們選擇向天射偏一點之時,他們是人。

當警隊高層向警員灌輸不能質疑政府,只能執行任務之時,他們是機器。

當警察的守則要求他們開槍射擊之前須舉旗警告並且只能射腿,而他們向著手無寸鐵者的頭部開槍之時,他們不是人。

當警察暴力鎮壓和平的示威者並洋洋得意,在現場歡笑自拍,並視之為光榮一刻之時,他們甚麼也不是,除了恥辱。

納粹德國軍官艾希曼,二戰時把猶太人送往集中營屠殺。他在戰後審訊之時,強調自己只是執行職務。哲學家漢娜鄂蘭指艾希曼正是「banality of evil」的例子:這些人沒有獨立的思考和判斷,讓自己投身於罪惡的機器之中當一顆螺絲。

6240301315_6605bacb6d_o
Photo Credit: The Huntington, flickr, CC BY 2.0
「我只是奉命行事。」納粹軍官艾希曼(Adolf Eichmann)於耶路撒冷大審。

人和機器的分別,是人有理智和良知去獨立判斷,而後者只會按命令行事。艾希曼本來是人,但當他放棄了按自己的良知去判斷和行動之時,他已放棄了人性。

你或許也發現,對成為國家機器一部分的人來說,「只是執行職務」和「他也是個人」其實是互相衝突的

暴政之反人道,不單在於他們輕看人民的性命,也在於他們奪去了他們(包括警察)的人性。

FB_0_L6qX5vBYOGx4pt1G
圖片來源:由作者提供/網上圖片
他們以為是榮耀。

的確,有些警察處於兩難掙扎的處境之中。這是關於他們內在人性和所身處的、摧毁人性的系統之間的矛盾。

同時,因為暴政的打壓而憤怒的人,對警察生出怨恨與復仇之心,這是人性。當他們採取行動反擊報復之時,他們也不當警察是人。

其實做一個按良知與理智去獨立判斷與思考的人,真是這麼難嗎?讓自己成為機器的一部分,把責任與判斷限制於自己這顆齒輪之中,其餘外判出去,似乎輕省得多。

世道險惡之時,不以惡報惡,談何容易?

又有多少個投身進機器之中,甘願成為一顆螺絲的人,是曾經熱血,卻遭受挫敗而灰心的?

邪惡就像 Zombie 的病毒,它侵蝕的對象就是人性。每多一個人生起「要戰勝惡人,只能比他更惡」之念、每當有人轉向「When you can't beat them,join them」之時,世上便多了一個 Zombie。或許你本來面對的惡人失敗了,但邪惡本身戰勝了你。

究竟你最初為何而立、因何而奮鬥?

這不是不切實際的「大愛」,這關乎對你來說最核心的一件事:你要當一個怎麼樣的人。不以惡報惡,不是為了那惡人;不需要你相信對方「仍然是個人」;不需要你相信對方仍然有人性,而是為了確保:你仍然是個人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題目為〈「警察也是人」,都「只是執行職務」,但……〉,內容稍作修改,原文見作者Medium

支持作者,請予作者LikeCoin,化讚為賞回饋創作!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