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年輕總理納坦雅胡,為何被稱為「以色列扶不起的阿斗」?

史上最年輕總理納坦雅胡,為何被稱為「以色列扶不起的阿斗」?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安體系一連串行動失控,所有的責備指向納坦雅胡,他在行動前未能先知會國防部長及國防軍參謀長。當總理不過一年,他看起來魯莽浮躁並且容易出意外。

文:安謝爾・帕菲佛爾(Anshel pfeffer)

左支右絀被貼上「阿斗」標籤

46歲的納坦雅胡成為以色列史上最年輕的總理,第一位獨立後出生的總理,也是第一位直選的總理,他因此相信不必遵循前任的行事風格。

納坦雅胡計畫成立總統式的政府,他的總理辦公室權力無遠弗屆。國家安全委員會、經濟委員會與特別公關小組直屬他的麾下。權力強大的政府部會,如文官委員會及財政部的預算部門移轉到總理辦公室。曾任特種部隊軍官,MIT企管碩士、BCG公司顧問的他,決心集以色列的軍事與經濟大權於一身。

他也決心不再重蹈覆轍,重複聯合黨前任總理比金與夏米爾的錯誤。工黨政府留下的左派份子不得再影響政策。納坦雅胡許多看法言之有理。以色列總理歷來缺乏強有力的幕僚有效地執行重大變革,並勇敢地面對積習難改的公務員、國防軍將領及財政部經濟學家。問題是,這些想法與政治現實背道而馳。

總理直選並未改變以色列的國會制度。聯合黨在國會只有32席,為維持多數,納坦雅胡必須與其他5個政黨交易,以部長位置交換,造成手上只有4個重要部長及一些小部長的權力。李維與摩戴查分別出任外交及國防部長已是定局,剩下財政及司法部長。

在競選期間,夏隆及梅瑞道已與BIBI釋懷,他們期待回報。但納坦雅胡的總理辦公室秘書長李伯曼有意拒絕他們入閣,納坦雅胡也有屬意人選。但在內閣尚未宣誓就職,納坦雅胡就毫無防備地遭到掣肘。李維堅持與夏隆同進對,原本接受擔任科學部長的比金也以梅瑞道入閣為條件。

納坦雅胡的第一個危機於1996年6月18日他向國會介紹內閣時爆發。他被迫退讓,梅瑞道出任財政部長,另以拼湊出來的國家基礎建設部長來讓夏隆息怒。媒體則幸災樂禍忙於聽取準部長私下批評未來的老闆。納坦雅胡最後到了晚上才宣誓就任第九位總理,班齊隆、特琪娜與莎拉驕傲地在觀禮席觀看。納坦雅胡的宿敵渴望與他修好,但發現自己不過是多餘的臣子。

從第一天起,他就深受分裂內閣所苦,不適任的私人團隊提油救火,使情勢惡化。BIBI所選的助理必須經過莎拉同意,忠誠度遠比專業能力重要。專橫跋扈的總理辦公室秘書長李伯曼的唯一管理經驗在鬥爭聯合黨內的敵人。其他也都是庸碌無能之輩,但正準備首度訪問華府的BIBI對周遭的混亂渾然不知。

柯林頓比納坦雅胡年長3歲,相對於年長的政治家拉賓與裴瑞斯,這可能是他似乎對納坦雅胡不尊敬的原因。但以政治人物而言,他們有許多共同之處,都是少年得志,雖沒有顯赫功績,都當上國家最高領導人,都有良好形象並能接地氣。但柯林頓天生樂觀,相信人性本善,納坦雅胡卻主張人性本惡並天性多疑。

當他們於7月9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談時,柯林頓亟欲取得納坦雅胡保證繼續奧斯陸進程。納坦雅胡則是對阿拉伯國家和需要先檢討與巴勒斯坦的既有問題發表長篇大論。BIBI離去後,憤怒的柯林頓用F-字眼說,「他媽的他以為他是誰?誰他媽的才是這裡的超級大國?」但表面上,他還是笑臉迎人,讚美客人。

第二天納坦雅胡在國會受到欣喜若狂的接待,令柯林頓更加不爽。納坦雅胡應邀在國會聯席會議發表演說,這對剛露頭角的外國領袖是個殊榮。納坦雅胡說了62次「和平」,但絕口不提他的對話者,巴勒斯坦總統阿拉法特。他保證以色列已「準備與巴勒斯坦當局(敘利亞及黎巴嫩)恢復談判」,但堅持任何和平協定必須以嚴格的安全條件為基礎。

當他宣布,「在未來4年,我們將開始通過一段長期的過程逐步減少你們對以色列慷慨的經濟援助」時,得到最熱烈的起立鼓掌。在那場演說後20年,這個過程仍未開始。美國現在每年給以色列的援助比當年還多,只是現在稱為「國防援助」,而非「經濟援助」。

納坦雅胡認為他的華盛頓訪問空前成功,但令他憤怒的是,以色列媒體不但聚焦莎拉花費納稅人的錢,耶爾與艾弗納也隨行。保姆帶他們登機的照片充斥報紙版面,當時莎拉與保姆們是全國議論的議題。

華府之行前數週,莎拉雇用了年輕澳洲女孩坦妮雅・蕭(Tanya Shaw)為保姆,但很快就因為「把一鍋湯煮焦」被開除。在莎拉命令另一位保姆先檢查她的袋子確定沒偷東西後,蕭的東西被全部丟出門外。蕭向媒體揭露此事後,另外兩名保姆挺身而出,說出她們在莎拉手下慘痛的遭遇。她們只是冰山的一角。

原本在聯合黨圈內嚴守的秘密現在公開了。自從勁爆錄影帶事件後,莎拉對他的行程完全掌控,並篩選BIBI的助理。在納坦雅胡當選之後,她擁有由公費支付的幕僚。這在過去也發生過,但從來不是個大問題。

如果不是因為員工不斷抱怨被虐待,她參加每個活動一定索要禮物袋,在出國前對旅館房間安排向大使館提出繁瑣的要求等等,以色列媒體對莎拉的大幅報導可能會被認為是不公平的。莎拉通過干預先生工作的每一個細節,堅持參加先生幾乎所有的公開活動並站在他旁邊,實現了她的「公平的遊戲」。

除了莎拉外,納坦雅胡早期任內的另一個主要問題是何時會見阿拉法特。

在選後4天發表的勝選演說中,納坦雅胡說:「我們要繼續與鄰居進行對話,以達到穩定和平,真正的和平,有安全的和平。」但他又慢條斯理地說:「當務之急是內部必須先達成和平。」

外交部長李維被派往會見阿拉法特,但未被授權進行談判,納坦雅胡本人接見阿拉法的副手阿巴斯(Mahmoud Abbas),進行一場友好但無意義的會議。就任近3個月後,納坦雅胡才在美國施壓及以色列總統魏茨曼威脅要自己出馬的情況下,勉強同意會見阿拉法特。

巴勒斯坦與猶太復國主義運動領袖的首度會面在艾瑞茲(Erez)邊境的一個擁擠房間內舉行。為了要迴避阿拉法特的招牌擁抱,納坦雅胡隔著桌子很尷尬地與他握手。

在會後發表的聲明中,納坦雅胡強調三個概念:互惠、安全及繁榮。這些是他對巴勒斯坦政策堅定不變的要素。他所要求的互惠與安全的安排阻礙了協定的實質進展,而他所保證的經濟繁榮對巴勒斯坦人而言則是取代了建國目標。

在會晤阿拉法特後,他急欲安撫內部陣營,授權在屯墾區建設1500戶,並威脅關閉巴勒斯坦在東耶路撒冷的東方之家(Orient House),巴勒斯坦的外交部。對納坦雅胡而言,他不能撤銷奧斯陸協定,與阿拉法特坐下來會談是他唯一可做的事。但奧斯陸第二階段協定包括更多的承諾。

到1995年底,除了希伯崙以外,以色列已撤出所有巴勒斯坦城市。因為希伯崙在猶太歷史中具有特殊地位,是列祖之墓(Tomb of the Patriarchs)與1929年大屠殺所在地,同時也因為城裡居民的安全難以保障。阿拉法特配合裴瑞斯的立場,同意以色列可於1996年6月15日即大選後兩週撤出希伯崙。納坦雅胡同意遵守過去的協定,但他也已經向屯墾者及查巴德拉比們保證過,「關於希伯崙,你們可以相信我」。期限已過,納坦雅胡鐵板一塊,他告訴美國人仍在評估巴勒斯坦遵守奧斯陸協定安全條款的情況。

意外的發展打破了僵局。以色列考古學家已在東耶路撒冷挖掘了近30年,在希律王(King Herod)建造的耶路撒冷聖殿邊發現西牆的廣大地基及古耶路撒冷街道。這個兼具科學、宗教及政治性的挖掘案確認了猶太人與耶路撒冷城市間的聯繫。但耶路撒冷伊斯蘭宗教財產委員會反對繼續挖掘,假意宣稱隧道會破壞聖殿山上圓頂清真寺的地基。多年來隧道只有一個入口,在舊城的穆斯林區一堵牆後有一個出口,但由於顧慮引發暴亂一直都封鎖著。

9月23日,贖罪日之後的晚上,納坦雅胡在耶路撒冷市長奧爾默特及美國猶太捐款者的壓力下,打開了隧道的出口以宣示以色列主權。當時安全主管們匆忙諮商之後做了謹慎的評估,認為可以避免暴動。

伊斯蘭宗教財委會抗議,指稱阿克薩清真寺「處於危險」之中,阿拉法特更憤怒地譴責,引用可蘭經文呼籲信徒「去殺或被殺」以保護財產。第二天上午,東耶路撒冷、西岸及加薩走廊整個陷入暴力衝突之中。巴勒斯坦安全人員過去2年在這個區域與以色列國防軍共同巡邏,現在槍桿子轉而對準了國防軍。

連續3天,戰鬥激烈進行,奧斯陸進程已經瓦解。國防軍在1967年後首度部署坦克包圍巴勒斯坦城市。正在德國訪問的納坦雅胡透過與國防部長摩戴查的電話聯繫,拼命控制局面,另一方面又要接美國國務卿克里斯多福的電話。阿拉法特現在不接他的電話了。納坦雅胡被迫縮短行程兼程返國。最後在美國勸誘及納坦雅胡威脅要進入巴勒斯坦城市後,阿拉法特才下令停止暴動。17名以色列士兵及近100名巴勒斯坦人喪生。

納坦雅胡為打開隧道辯護,因為這「事關我們存在的基石」。這是自拉賓被暗殺以來,奧斯陸進程受到最慘烈的打擊。納坦雅胡挑釁巴勒斯坦,受到國內外的批判,阿拉法特取得外交上風。柯林頓召集他們及胡笙國王於9月30日舉行緊急高峰會議。

BIBI面臨他上任後第一次安全危機顯得忐忑不安。在白宮,胡笙當面斥責他自大與藐視他人,被罵的納坦雅胡坐在阿拉法特旁邊,開始施展他的魅力。神奇的是,好像有點效用,兩人談了好幾個小時。

但他突然擁抱阿拉法特及兩人似乎相處不錯,模糊了會談幾乎一事無成的事實。3個半月之後,才達成希伯崙協定。阿拉法特已愈來愈難應付,納坦雅胡對他的熱情在白宮會議後也快速消失。

在希伯崙協定之下,幾千名巴勒斯坦人及老商業中心仍在以色列軍事佔領下,但也遭到右派的強烈抗議。1997年1月16日國會以87-17票通過希伯崙協定,反對票大都來自納坦雅胡的聯盟。

希伯崙協定只影響極小部分西岸,但卻是歷史性的。聯合黨總理首度命令以色列軍隊撤出傳統以色列地,並允許巴勒斯坦人控制一塊猶太家園土地。

在以色列精英集團中,納坦雅胡最難突破的就是頑固的司法體系。他任命巴爾–安為檢察總長,震驚各界,包括他的支持者。他是成功的商業律師與資深聯合黨活躍分子,但他在耶路撒冷之外默默無聞,從不被認為具備先進的法學素養。他的前任都是知名法律學家、前任法官或州首席檢察官。巴爾–安飽受批評,在倫敦賭博也被報導出來,2天後,他決定不要這個位置了。

以色列第一頻道報導,巴爾–安的認命與政治交易有關,為得到極右派夏斯黨支持希伯崙協定,巴爾–安將批准夏斯黨領袖戴瑞(Arye Deri)涉及收賄案的認罪協商。納坦雅胡、李伯曼、戴瑞都被指稱涉案。這是以色列總理首度被指控涉入賄賂案。納坦雅胡否認知道這項司法交易,但被要求進行調查的警方認為他涉案。

另一項紀錄是,納坦雅胡被傳訊兩次,警方建議起訴納坦雅胡也被洩漏給媒體。這是他第一任內最惡劣的時刻。依照以色列法律,總理被起訴並不一定要辭職,但這個情況已是史無前例。資深聯合黨部長則表明,如納坦雅胡受審,他們不會留在內閣內,等同要瓦解執政聯盟。四面楚歌之下,納坦雅胡只能保持緘默,由他的助理向媒體放話有政治陰謀要拉總理下馬。

4月20日,新任的檢察總長魯賓斯坦宣布,只有足夠證據起訴戴瑞,但沒有足夠證據讓納坦雅胡等接受審判。然而他在公開報告中指出,總理的行動是「可議的」。雖自認是專家,納坦雅胡第一任內最大的挫折之一是未能根本改造以色列經濟。他有全套的私有化、降低個人稅與公司稅、縮編政府及金融市場自由化等。但3年中,這些政策只是紙上談兵。

工黨政府對基礎建設的重大投資已擴大債務,以致不可能減稅。納坦雅胡想達成結構性改變也被財政部長梅瑞道領導的老官僚橫加阻擋。納坦雅胡經常與這位他根本不想要的部長衝突。

他有次說,「我的反對者根本抓不到重點,因為他們從未在經濟領域工作過,從未曾進入市場。」他喜歡與財政部長原來人選法蘭柯(Yaakov Frenkel)討論經濟。法蘭柯與梅瑞道在1997年初就對控制通膨的最佳方法爭論不休。法蘭柯認為,以色列經濟已夠堅強,可以放寬管制,而非用其他方法,特別是利率來控制通膨,但梅瑞道堅決反對。納坦雅胡支持法蘭柯的理論,梅瑞道表示,這是財政部長的決策權。在被納坦雅胡否決後,他於6月20日掛冠求去。

國安內閣授權打擊哈瑪斯首領,納坦雅胡約見摩薩德主管雅特姆(Danny Yatom),他建議以哈瑪斯的政治局長馬夏(Khaled Mashal)為目標。暗殺馬夏代表了推翻拉賓3年前停止在約旦進行秘密行動的命令。選派執行任務小組沒有很多時間研究馬夏從住家到安曼辦公室的行動細節。

摩薩德小組在安曼使用在死後難以偵測出的噴霧毒藥。但摩薩德特工在安曼大街上失手,只噴到馬夏的耳朵,馬夏立即閃回車內,要司機送他去醫院,他的保鑣追上去和兩位摩薩德特工扭打起來。現場聚集了一批群眾,引來一名約旦警察拘留了這2名持加拿大假護照的以色列特工,其他4名撤退組人員則逃進以色列大使館。

特工的身分很快就暴露出來,震怒的胡笙國王發現以色列居然在他的首都行刺。雅特姆立即飛往安曼設法解救被捕的特工。他在抵達時被告知,如馬夏死亡,他們將被控謀殺。在納坦雅胡的命令下,解毒藥立刻送到醫院,馬夏倖免一死。胡笙仍然拒絕釋放這2名特工或允許躲在大使館的4人離開。他威脅要撕毀和平協定。

與胡笙關係密切的以色列駐歐盟大使展開秘密外交,談判解決方案。結果令以色列進一步受辱。納坦雅胡被迫釋放哈瑪斯的創始人亞辛(Sheikh Ahmed Yassin)及其他70名巴勒斯坦犯人,使得胡笙在巴勒斯坦子民心中的地位大漲。納坦雅胡僅僅勉強維繫奧斯陸進程存在,而他所承襲的他真正支持的和平協定也瀕臨失敗。摩薩德搞砸暗殺行動令他公然受辱。雅特姆由於一連串行動失控,幾個月後辭職,但所有的責備指向納坦雅胡,他在行動前未能先知會國防部長及國防軍參謀長。當總理不過一年,他看起來魯莽浮躁並且容易出意外。

納坦雅胡看重的經濟學人雜誌出封面故事呼籲他辭職,給他貼上「以色列扶不起的阿斗」的標籤。

相關書摘 ▶ 就讀MIT的納坦雅胡,展現優雅與完美口音替以色列宣傳救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BIBI: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的動盪歲月》,好優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安謝爾・帕菲佛爾(Anshel pfeffer)
譯者:呂志翔

他,即國家——
最受爭議的以色列總理,精闢傳記

對以色列和其他地方的許多人來說,現任總理班傑明・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是一個詛咒,一種尷尬,但他持續主導著以色列的公眾生活。我們如何解釋他的崛起、他對以色列政治的控制,以及他在世界舞臺上的巨大作用!

在本書中,作者安謝爾・帕菲佛爾(Anshel pfeffer)揭示了納坦雅胡所受父親和祖父的影響如何塑造了他,他們給他留下了一個曾經邊緣化的猶太復國主義印記,它結合了猶太民族主義和宗教傳統主義。在猶太復國主義事業中,納坦雅胡體現了一個劣勢團體對世俗自由主義建國者的勝利。

納坦雅胡的以色列是一個古代恐懼症和高科技期望的混合體,一個部落主義和全球主義的混合體──就像他本人一樣。我們可以說「他就是以色列,以色列就是他」,環顧世界,沒有一個領袖能夠如此安穩掌控一個國家,而且接下來彷彿可以無限延伸!因此,如果不首先理解這位領導以色列的人,我們就無法理解今天的以色列。

好優文化《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的動盪歲月》_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