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穩定無產階級》導讀:傳統政黨政治自掘墳墓,造就民粹政客與極端主義的溫床

《不穩定無產階級》導讀:傳統政黨政治自掘墳墓,造就民粹政客與極端主義的溫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勞動市場圈內/圈外雙元化的現象越來越嚴重:圈內人主要是專業階級與藍白領核心勞工,享有優渥的企業福利,有保障的工作,穩定的升遷管道以及豐厚的薪資;圈外人則在上述指標都處於不穩定的勞動環境。

在全球化經濟分工下,能夠在先進工業化國家中繼續維持全職工作的部分只剩下在勞動市場中屬於核心部分者,而這部分通常是技術取向的製造業與附加價值很高的生產者服務業部分。這部分勞工的單位生產力與創造利潤的能力最強,但是所需要的勞動力卻相當少。另一個部分則是所謂的低薪勞動力市場。在這個部門中的勞工,其薪資水準、勞動條件與企業福利都是較為不利的,但弔詭地卻是最能創造就業機會的部門,前提是雇主的聘僱成本能夠降低,而這部分通常與政府在勞動市場與社會政策的管制有關。

由於歐陸的工會一般是由核心部門的勞工所控制,他們為了避免勞動市場與社會政策的鬆綁將會產生向下沉淪的效果,最終危及他們的利益,因而盡全力反對任何解除管制的做法。高標準的勞動保護管制雖然保障了他們的利益,卻使得低薪服務業部門無法充分發展,阻礙了失業勞工重返就業市場的機會。我們因而在許多歐陸國家看到一種沒有創造就業機會的成長的困境。丹麥著名的社會福利學者哥斯塔.艾斯平-安德森(Gsta Esping-Andersen)就以圈內與圈外人的對立與無工作的福利(welfare without work)來形容歐陸體系所面臨的難題。但是,由於能夠擔任全職工作者的勞工越來越少,工會事實上也面臨了大量會員流失的問題。

史坦丁進一步在第三章分析哪些人最容易淪為不穩定無產階級,包括:女性、年輕世代、年長者、移民/少數民族以及受刑人。勞動市場圈內/圈外雙元化的現象越來越嚴重:圈內人主要是專業階級與藍白領核心勞工,享有優渥的企業福利,有保障的工作,穩定的升遷管道以及豐厚的薪資;圈外人則在上述指標都處於不穩定的勞動環境。

面對這個新興階級的出現,史坦丁認為,傳統的左右派政黨以及政黨政治都喪失了回應這個新興階級訴求的能力。不穩定無產階級於是在政治上先是成為了漠不關心的選民,在汲汲營生之餘根本無暇關心影響他們生計的政策。然而,日益擴大的社會貧富差距與不穩定就業所塑造的社會氛圍已經為政治的動盪產生條件。一旦具有煽動性的政治人物或政黨出現,以極端排外或強調快速發財的口號訴求,就能在短時間內鼓動風潮,甚至替代原有的政黨,以類似極端民粹主義的方式推動某些經濟封閉政策或分配政策,例如英國的脫歐公投。這是一個弔詭的結果:原先推動自由市場與解除管制最力的政黨,反而為自己挖掘了墳墓,造就了民粹主義政治人物與極端政黨的溫床。

簡言之,在一個全球化的經濟體系之下,我們的勞動與社會政策難題在於我們如何面對一個由全球化與後工業化所切割的雙元勞動市場:一方面是一個擁有高級技術勞動力以及高國際競爭力的製造業與生產者服務業;另一方面則是一個以低技術勞動力為主且工作條件不穩定的低薪服務業。在這兩者間有沒有可能達到一個同時兼顧經濟效率與社會正義的經濟與社會政策?我認為,問題的根本關鍵在於如何將低薪勞動者整合到勞動市場,以及如何建立一個與低薪勞動者之間一個新的社會契約關係。這個新社會契約的建立並不容易,原因是它可能損害了技術勞工與專業人員在現有制度保障下的利益。這些利益包括薪資上漲幅度的降低、各類社會安全給付條件的縮減、勞動保護標準的降低。在書末史坦丁將指出,問題的關鍵在於提供一個(社會)安全的環境,在這個前提下市場經濟才能運作下去。

該怎麼辦呢?史坦丁提出了一個奠基於法國大革命以來人類解放的三個原則:自由、平等與博愛。就自由而言,所謂的自由並不是孤立個人不受限制的自由,而是類似盧梭所指的積極自由:由不穩定無產階級透過結社共同組成一個社群,與其他有共同階級處境的成員一起透過政治實踐意識到的自由。具體而言,這種自由要以類似行會或工會的形式組織而成,以集體協商的方式與政府及人力仲介業者談判,維護不穩定無產階級的利益。

具體的案例是英國前首相大衛.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二〇一〇年二月提出針對電話客服中心派遣員工、社工、社區保健與長照服務員、醫院病理科,以及教育部門等員工提出建立類似工人合作社的組織建議。這些工會可以針對經營收入分紅、分配比例與對外協商談判等方式進行內部民主討論。可以想見的,這個內部民主討論不會是一帆風順,必然充滿許多執行上的問題,例如不同專業(如醫院中醫師與護理師)間對於分紅分配比例的辯論,但這會是對抗民粹主義與官僚主義重要的組織平台。

這個不穩定無產階級集體協商的權力與表達集體意志自由的實現,必須建立在一個物質基礎上,那就是平等權。具體來說,在後工業服務業社會中,重點在於平等支配以下五種重要資產,分別是:經濟安全性、時間、優質空間、知識以及金融資本。而這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經濟安全性。在經濟安全性中,最為人所重視的就是無條件基本收入。這個方案簡單來說,就是讓一個政治社群(國家或社區)內所有合法公民,無論是兒童或成人,每個月都可以獲得一筆足夠支付基本生活所需的金錢並自由使用。其作用在於提供人們在更為安全的環境下,不必在市場的脅迫下從事被迫從事不必要的勞動;同時,也提高對於無良僱主的談判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