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精神病患者的心理衝突,究竟是由哪些文化困境所造成?

《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精神病患者的心理衝突,究竟是由哪些文化困境所造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所謂的「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不僅僅是所有精神病患者都有著共同基本特徵,還意味著這些基本特徵,在本質上是由我們時代和文化中的各種困境所造成。

文:卡倫・荷妮(Karen Horney)

由於我們一直關注精神官能症如何影響人格,因此,我們的研究也侷限在這兩個方向:首先,是「情境精神病」(situation neuroses),這種精神疾病的人格並沒有損傷,也沒有因為受到傷害而變得扭曲,之所以會形成病態反應模式,僅僅是因為所處的外在環境出現了衝突。這些特殊衝突,致使他們有短暫不適應的情況,但是人格並沒有顯示出病態狀況。因此,情境精神病並不是我們現在所關注的,等我們探討完某些基本心理過程的性質,再回過頭來粗略分析一下較為簡單的情境精神病結構。

我們現在關注的,主要是「性格精神病」(character neuroses),這種精神疾病所顯現出來的症狀,可能與情境精神病完全相同,但是其紊亂主要源於性格變態(deformation of the character),常常在童年時期就已經形成,而且難以被發現。在漫長的潛伏中,它們多多少少會影響病人各個人格。表面上看來,性格精神病可能是由病人面臨的外在情境衝突所導致,但是只要認真研究一下精神疾病的病史就會發現:其實早在這些困境產生影響之前,那些病態的精神病特徵就已經存在了。而且此時的困境,很大程度也是由那些早已存在的人格障礙所引發。甚至,一些對一般人沒有什麼影響的情境,往往也能引起精神病患者的某些病態反應。因此,這些情境只不過揭示了早已潛伏多時的精神疾病而已。

其次,精神疾病的症狀並不是我們關注焦點,最能引起我們注意的是「精神病患者本身的病態性格」,因為人格變態,是維持精神疾病並反覆誘發精神疾病的驅力,而臨床觀察到的那些症狀,可能會變動不定或完全不會發生。以文化視角來看,性格也遠比症狀重要,因為人的性格會影響人的行為,而症狀則不會。現在,我們已經更了解精神疾病的結構,從而可以認知到──只針對症狀進行治療,不一定能治好精神疾病。也因此,精神分析關注的焦點,自然也就會從「針對症狀」開始轉變為「針對性格扭曲」。我可以舉個較為具象的例子:精神疾病表現出的症狀就像火山爆發,但是那些症狀並不是火山本身,而火山本身是誘發精神疾病的那些衝突,而那些衝突,總是潛伏在患者的內心深處、本人極難發現。

有了上面提到的這些限制,我們或許可以這樣問:「當今的精神病患者,是否具有某些共同的特點?而這些共同特點可以使我們總結出『我們時代的精神病人格』?」

什麼是「我們時代的精神病人格」?

實際上,雖然不同類型的精神疾病,性格的變態在表面上有許多相似之處,但是其不同之處,遠比相似之處更令人印象深刻。例如,癔病型人格(hysterical character,又稱「戲劇性人格」)就與強迫型人格(compulsive character)完全不同,但是我們注意到的這些不同,只是機制上的差異。簡單來說,它們的不同源於兩種不同的性格紊亂,進而採取了不同的表現方式和解決方式。癔病型人格通常表現出很強烈的投射(projection)傾向,而強迫型人格通常是將衝突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另一方面,我所謂的精神疾病的共同性,並不在於衝突的表現方式,而在於衝突本身所包含的內容。更準確的來說,我所謂的共同特點,主要在於促使個人失常的內在衝突,而那些導致病人心理紊亂的經驗則幾乎毫無關聯。

若要闡述清楚這些內在驅力及其分支流脈,就不能缺少一個先決條件。佛洛伊德和大多數的精神分析專家,在精神分析過程中都極為看重揭示「性衝動的根源」(例如特殊的性感帶),或發現「反覆重演的幼兒模式」。我認為,要想全面理解精神疾病,追溯病人的童年環境是必須的;但是我覺得,片面運用「發生學」(genetic approach)來考察,不可能將問題弄清楚。因為,這樣的做法,會讓我們忽略掉那些實際存在的各種無意識傾向、它們的功能,以及與其他傾向(例如各種衝動、恐懼和防禦措施)之間的交互作用。而發生學只有在理解其功能時,才能派上用場。

以此為基礎,在分析了不同年齡、氣質、興趣,以及來自不同社會階層、不同類型的病態人格後,我發現,影響所有精神疾病的中心衝突以及其相互關係的驅力,大體上是相同的。透過對正常人和當代文學作品人物進行分析和觀察,我在精神分析過程中獲得的這些實踐經驗,又得到了進一步驗證。如果去除掉精神病患者心理困擾當中,虛幻、深奧的特性,我們就會發現:他們的心理困擾,與正常人的心理困擾並沒有什麼不同,僅僅在程度上有所差異。競爭、恐懼失敗、害怕孤獨、不信任他人或自己等等這些問題,並不僅僅發生在精神病患者身上,多數人也要面對。

一般情況下,某種文化下的大眾都會面臨一些同樣的問題,由此可見,這些問題是由該文化的特殊生活環境所造成。而其他文化中的驅力和衝突,與我們文化中的驅力和衝突存有很大差異,所以,我們不能把這些問題概括為「人性」中的共同問題。

因此,我所謂的「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不僅僅是所有精神病患者都有著共同基本特徵,還意味著這些基本特徵,在本質上是由我們時代和文化中的各種困境所造成。接下來,我將用我已有的社會學知識,盡可能的解釋這些心理衝突究竟是由什麼樣的文化困境所造成。

精神疾病的五大病態態度

關於文化與精神疾病之間的關係,我所做的假設,還需要人類學家和精神科醫生共同檢驗。精神科醫生不僅要研究精神疾病在特定文化中的表現,例如:從形式標準研究精神疾病發生的機率、嚴重性和類型,還必須從「引發精神疾病的衝突」去研究它們。人類學家則應該從「文化結構會造成什麼樣的心理困境」去研究這個文化。所有基本衝突,都可以透過表面觀察來掌握,而所謂的表面觀察,是指:好的觀察者可以不借助精神分析工具,就能從熟悉的人身上發現這些衝突,例如自身、朋友、親人、同事等等。接下來,我要簡單分析透過觀察就能發現的現象。透過直接觀察,就能發現的幾個病態態度,可以分為以下幾類:

  1. 給予和獲得愛的態度。
  2. 自我評價的態度。
  3. 自我肯定的態度。
  4. 攻擊性。
  5. 性慾。
  • 態度1:過分依賴他人的讚賞或愛

關於第一種態度,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主要傾向於「過分依賴他人的讚賞或愛」。每個人都希望得到他人的喜愛和讚賞,然而精神病患者對愛和讚賞的依賴,以及他們賦予愛和讚賞的意義,與正常人極不相同。我們可以看到精神病患者極度渴望愛和讚賞,以致於完全忽略了當事人的感受,更不會去考量當事人的評價究竟對自己有沒有意義。精神病患者通常難以意識到自己的這種渴望,但是,當他們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關心、關注時,這種渴望就會使他們表現得過度敏感。例如,如果有人沒有理會他們的邀請,或者長時間沒有來電問候,甚至在某個問題上沒有支持他們的意見,就會因此受到傷害。不過,有時候他們也會以「我不在乎」這種態度來隱藏自己的在意與敏感。

更嚴重的是,他們對愛的渴求與自身感受愛或付出愛的能力有很大的落差。一般情況下,他們雖然十分想要得到愛,卻異常缺乏對他人的關心與體諒,但是這種矛盾不一定會展現。例如,精神病患者有時候會異常想要幫助或體諒他人,但是我們不難發現,這種行為並非出於自願,而是帶有一定的強迫性。這種對他人的依賴,事實上是內心缺乏安全感的表現。

  • 態度2:內在的不安全感

透過表面觀察,我們在精神病患者身上發現的第二個特徵就是:內在的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其必然的標誌是「自卑感」和「不滿足感」,但是往往有多種表現方式。例如,病人會毫無依據的認為自己無能、愚蠢、缺乏魅力。有時候我們會看到,有些異常聰慧的人反而覺得自己非常愚蠢,或者一個無比美麗的女人,卻認為自己並沒有什麼魅力。這種自卑感會讓他們呈現出自怨自艾、憂心忡忡的樣子;或者把不存在的缺點視為必然的事實,並為此浪費大把時間和心思。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種情況,那就是:他們也可能為了掩藏自己的自卑感,以誇張的自我補償需要表現「愛出鋒頭」的狀況,然後透過獲得文化中的肯定來贏得尊敬,以此引起他人和自己的重視。例如,過分追求金錢或古畫收藏、偏愛老式家具、女人,以及與社會名流交往、痴迷於旅遊或優越知識等等。這兩種情況中,其中一種往往會表現得較為突出,但是,人們通常會覺得這兩種傾向同時存在。

  • 態度3:自我肯定,常常與各種明顯的抑制作用有關

第三種態度:自我肯定,常常與各種明顯的抑制作用(inhibitions)有關。而我所謂的「自我肯定」,指的是以行動來肯定自己或自己的想法,且不包含任何不正當的慾望、追求。在這方面,精神病患者會大量抑制自己。他們抑制自己表達願望或要求,抑制自己做對自身有利的事情,抑制自己發表意見、批評或命令他人,抑制自己結交想結交的人,甚至抑制自己與他人的正常接觸等等。當然,精神病患者也會抑制自己堅持個人立場。他們常常沒有辦法躲開別人的攻擊,即使不願意順從他人的意願,也無法明確表示反對。

例如,當銷售人員強力推銷某種他根本不想買的東西時,或是有人邀請他去參加某個晚會,抑或者某個女人表示想與他做愛時,他都無力提出反對意見。此外,精神病患者對於「弄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麼」也存有種種抑制傾向,他們總是難以做出決定,即使是表達出涉及個人利益的願望時也會顯得很膽怯。他們通常會把這些願望隱藏起來,我的一個朋友在自己的手帳中就把「看電影」記錄在「教育」欄裡,把「酒類」記錄在「健康」欄裡。最後,缺乏計畫能力也是一個重要特徵。不管是旅行,還是對未來生活的安排,精神病患者慣有的表現就是隨波逐流,即使是在職業規劃或婚姻選擇這類重大問題上,也無法做出自己的決斷,毫無主見是他們的一貫表現。在生活中,精神病患也不明白自己究竟需要什麼,他們僅僅是被病態恐懼所推動,例如,因為害怕貧窮而拚命聚斂錢財,因害怕從事創造性工作而頻繁追求異性等等。

  • 態度4:與攻擊性有關的態度

第四種障礙:與攻擊性有關的態度。與自我肯定相反,其行動充滿了反對、攻擊、貶低、侵犯他人,或者其行為是各種形式的敵對。這種類型的人格障礙有兩種完全不同的表現方式:一種是充滿攻擊性、表現出喜歡支配、挑剔、欺騙別人。這種人偶爾會意識到自己的攻擊傾向,但是大多情況下無法察覺,甚至還會認為這樣做只是真誠的表達自己的意見。即使他們的表現非常蠻橫、不講道理,也會認為自己很謙恭有禮。不過,這種障礙的另一種表現卻與此大相徑庭。透過表面觀察就能看出,具有另一種表現的人很容易感覺到自己被騙、被管制、被責怪,覺得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處於屈辱的地位。這些人同樣意識不到自己的病態心理,反而認為整個世界都在與他們做對、打壓他們。

  • 態度5:生活方面的怪癖

第五種障礙:性生活方面的怪癖,大致可分兩類,一類是對性行為的強迫需要,一類是與之相反的抑制傾向。在得到性滿足之前的任何階段,抑制傾向都有可能出現,表現出禁止自己接觸異性、壓抑自己追求異性的渴望,甚至厭惡性機能和性歡愉等方面。以上描述的種種反常,也可能會表現在「性心態」(sexual attitude)上。

上述這些障礙,還可以解釋得更詳細,但是我就不在此一一贅述了,因為後面我將做更進一步討論。事實上,我們必須對這些障礙進行「動態歷程」(dynamic processe)考察,才能更完整的理解。而當我們明白了影響病態態度的動態歷程之後,我們就會發現,表面看起來缺乏邏輯關聯的障礙,其實在結構上存有很大關聯。

相關書摘 ►《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阿德勒與佛洛伊德,如何解釋病態追求的敵意表現?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愛與焦慮、迷茫與孤獨、害怕競爭與衝突⋯⋯】結合阿德勒與佛洛伊德心理學,跳脫痛苦循環的撫慰之書》,小樹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卡倫・荷妮(Karen Horney)
譯者:林藪

結合阿德勒與佛洛伊德心理學,看見焦慮時代的自我救贖
在這個被焦慮、迷茫、孤獨所包圍的時刻,
「正常」與「不正常」之間的距離,究竟該如何判斷?

  • 新佛洛伊德學派經典著作
  • 20世紀最偉大女性心理學家、社會心理學先驅,探討現代人的精神疾病與焦慮問題
  • 經典人格心理學,在焦慮充斥的時代,跳脫痛苦循環的撫慰之書
  • 張德芬、武志紅都深受此書影響

「焦慮」是這個時代的社會病:渴求愛的焦慮、追求權力、財富的焦慮、面對競爭的焦慮、人際關係的焦慮、害怕被討厭的焦慮……當我們理解自己的焦慮帶來的痛苦循環,才能真正尋回自我。《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讓這個時代的所有人,看見自己最深的脆弱。

究竟是懦弱還是病態的自卑?
化學公司實驗室裡,G盜取了同事C的想法,但是C仍然將G視為最好的朋友,甚至認為自己的能力與才能不如G。

究竟是愛還是病態的愛?
一位妻子認為自己深深的愛著丈夫,但是每當她的丈夫埋首於工作、專注於自己的興趣喜好,與朋友碰面而無法關注到妻子時,妻子就會嫉妒、嘮叨抱怨、悶悶不樂。

究竟是抒發還是病態的逃避?
失戀的時候,強迫自己依賴其他事物,不斷進食、購物、閱讀等等,短時間內體重暴增,但是若再次戀愛,體重就會開始下降。

什麼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這類判斷不僅會因文化不同而產生巨大差異,而且會隨著時間的變遷,同一文化中也會發生巨大的變化。焦慮、痛苦、內心的衝突,以及人際交往障礙在書中完整呈現。我們會發現,「精神疾病」不單單指個人的身心狀態,而是整個社會所賦予的精神狀態。我們遊走於「正常」與「不正常」之間,自卑、壓抑、嫉妒、恐懼、愛慕虛榮、貪圖權利……究竟是我們需要被治療?抑或是整個社會需要被改變?

《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為新佛洛伊德學派代表人物、社會心理學先驅──卡倫・荷妮的經典作品。書中犀利、深刻的研究中,看見文化與社會對於精神疾病的定義與深刻影響、剖析了現代人經歷的內心衝突與焦慮、修正了佛洛伊德過於強調「性」在精神疾病中的地位,而提出了文化與社會對於精神疾病認知的不同,深深的影響我們對於精神疾病的認知與判斷。

讓我們從理解精神疾病開始,邁向療癒的第一步。

本書特色

  1. 新佛洛伊德學派經典著作,焦慮的現代人必須看見的自我解答
  2. 從社會文化面,解答現代人焦慮的真正源頭
  3. 結合了佛洛伊德與阿德勒心理學概念,重新詮釋「病態人格」的成因
getImage
Photo Credit: 小樹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