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精神病患者的心理衝突,究竟是由哪些文化困境所造成?

《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精神病患者的心理衝突,究竟是由哪些文化困境所造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所謂的「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不僅僅是所有精神病患者都有著共同基本特徵,還意味著這些基本特徵,在本質上是由我們時代和文化中的各種困境所造成。

文:卡倫・荷妮(Karen Horney)

由於我們一直關注精神官能症如何影響人格,因此,我們的研究也侷限在這兩個方向:首先,是「情境精神病」(situation neuroses),這種精神疾病的人格並沒有損傷,也沒有因為受到傷害而變得扭曲,之所以會形成病態反應模式,僅僅是因為所處的外在環境出現了衝突。這些特殊衝突,致使他們有短暫不適應的情況,但是人格並沒有顯示出病態狀況。因此,情境精神病並不是我們現在所關注的,等我們探討完某些基本心理過程的性質,再回過頭來粗略分析一下較為簡單的情境精神病結構。

我們現在關注的,主要是「性格精神病」(character neuroses),這種精神疾病所顯現出來的症狀,可能與情境精神病完全相同,但是其紊亂主要源於性格變態(deformation of the character),常常在童年時期就已經形成,而且難以被發現。在漫長的潛伏中,它們多多少少會影響病人各個人格。表面上看來,性格精神病可能是由病人面臨的外在情境衝突所導致,但是只要認真研究一下精神疾病的病史就會發現:其實早在這些困境產生影響之前,那些病態的精神病特徵就已經存在了。而且此時的困境,很大程度也是由那些早已存在的人格障礙所引發。甚至,一些對一般人沒有什麼影響的情境,往往也能引起精神病患者的某些病態反應。因此,這些情境只不過揭示了早已潛伏多時的精神疾病而已。

其次,精神疾病的症狀並不是我們關注焦點,最能引起我們注意的是「精神病患者本身的病態性格」,因為人格變態,是維持精神疾病並反覆誘發精神疾病的驅力,而臨床觀察到的那些症狀,可能會變動不定或完全不會發生。以文化視角來看,性格也遠比症狀重要,因為人的性格會影響人的行為,而症狀則不會。現在,我們已經更了解精神疾病的結構,從而可以認知到──只針對症狀進行治療,不一定能治好精神疾病。也因此,精神分析關注的焦點,自然也就會從「針對症狀」開始轉變為「針對性格扭曲」。我可以舉個較為具象的例子:精神疾病表現出的症狀就像火山爆發,但是那些症狀並不是火山本身,而火山本身是誘發精神疾病的那些衝突,而那些衝突,總是潛伏在患者的內心深處、本人極難發現。

有了上面提到的這些限制,我們或許可以這樣問:「當今的精神病患者,是否具有某些共同的特點?而這些共同特點可以使我們總結出『我們時代的精神病人格』?」

什麼是「我們時代的精神病人格」?

實際上,雖然不同類型的精神疾病,性格的變態在表面上有許多相似之處,但是其不同之處,遠比相似之處更令人印象深刻。例如,癔病型人格(hysterical character,又稱「戲劇性人格」)就與強迫型人格(compulsive character)完全不同,但是我們注意到的這些不同,只是機制上的差異。簡單來說,它們的不同源於兩種不同的性格紊亂,進而採取了不同的表現方式和解決方式。癔病型人格通常表現出很強烈的投射(projection)傾向,而強迫型人格通常是將衝突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另一方面,我所謂的精神疾病的共同性,並不在於衝突的表現方式,而在於衝突本身所包含的內容。更準確的來說,我所謂的共同特點,主要在於促使個人失常的內在衝突,而那些導致病人心理紊亂的經驗則幾乎毫無關聯。

若要闡述清楚這些內在驅力及其分支流脈,就不能缺少一個先決條件。佛洛伊德和大多數的精神分析專家,在精神分析過程中都極為看重揭示「性衝動的根源」(例如特殊的性感帶),或發現「反覆重演的幼兒模式」。我認為,要想全面理解精神疾病,追溯病人的童年環境是必須的;但是我覺得,片面運用「發生學」(genetic approach)來考察,不可能將問題弄清楚。因為,這樣的做法,會讓我們忽略掉那些實際存在的各種無意識傾向、它們的功能,以及與其他傾向(例如各種衝動、恐懼和防禦措施)之間的交互作用。而發生學只有在理解其功能時,才能派上用場。

以此為基礎,在分析了不同年齡、氣質、興趣,以及來自不同社會階層、不同類型的病態人格後,我發現,影響所有精神疾病的中心衝突以及其相互關係的驅力,大體上是相同的。透過對正常人和當代文學作品人物進行分析和觀察,我在精神分析過程中獲得的這些實踐經驗,又得到了進一步驗證。如果去除掉精神病患者心理困擾當中,虛幻、深奧的特性,我們就會發現:他們的心理困擾,與正常人的心理困擾並沒有什麼不同,僅僅在程度上有所差異。競爭、恐懼失敗、害怕孤獨、不信任他人或自己等等這些問題,並不僅僅發生在精神病患者身上,多數人也要面對。

一般情況下,某種文化下的大眾都會面臨一些同樣的問題,由此可見,這些問題是由該文化的特殊生活環境所造成。而其他文化中的驅力和衝突,與我們文化中的驅力和衝突存有很大差異,所以,我們不能把這些問題概括為「人性」中的共同問題。

因此,我所謂的「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不僅僅是所有精神病患者都有著共同基本特徵,還意味著這些基本特徵,在本質上是由我們時代和文化中的各種困境所造成。接下來,我將用我已有的社會學知識,盡可能的解釋這些心理衝突究竟是由什麼樣的文化困境所造成。

精神疾病的五大病態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