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致英國「無協議脫歐」的三種情況,都不太可能發生

導致英國「無協議脫歐」的三種情況,都不太可能發生
Photo Credit: Henry Nicholl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想弄清無協議脫歐究竟為什麼仍然不可能,只需要搞懂無協議脫歐後究竟會發生何種情況——英國及歐盟的經濟均會受到打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Anatole Kaletsky(經濟諮詢公司龍洲經訊首席經濟學家兼聯合主席,著有《資本 主義4.0:新經濟的誕生》一書)

在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宣佈辭職後,幾位接替她的候選人已經宣稱希望「無協議脫歐」。作為回應,歐洲領導人正在為英歐關係徹底破裂而加緊準備,金融分析人員正在相應修改預測,而英鎊正陷入崩潰之中。

無協議脫歐不但打擊英國,歐盟亦會遭殃

對無協議脫歐的恐懼是可以理解的。這樣一種結果,將導致雙方認為對英國有序調整與歐盟關係至關重要的18個月過渡期成為不可能。這意味著英國與最大交易夥伴之間的商務往來將戛然而止,而歐盟與其第二大交易夥伴(排名僅次於美國)之間也是一樣。正如世界各國在2008年雷曼兄弟倒閉後所瞭解的那樣,貿易和金融關係的停滯,哪怕僅僅持續短短幾週,也會帶來長達數年的痛苦。

為強調其中的危險,英國行政部門負責人向內閣提交了一份長達14頁(且其內容立刻遭到洩露)的檔案報告,該報告不僅描述了潛在的經濟和財政損失,而且包含了對國家安全和醫療保健等領域的風險描述。更重要的是,內閣秘書堅持要將這份檔案納入內閣會議紀要,以便證明各部部長,而不是他們的民政或軍事顧問,需要為甘冒如此風險而負全責。

RTS2GAZ7
Photo Credit: Henry Nicholl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雖然英國損失最大,但無協議脫歐同樣可能毀滅性地打擊歐盟。宏觀經濟政策失靈導致歐洲成為2008年美國所製造金融危機的最大受害方。隨著德、法、義三國現在再次面臨衰退,如果跨海峽供應鏈和貿易關係突然無序崩潰,那麼同樣的災難將會再次發生。

幸運的是,無論對歐洲還是英國而言,最有可能的情況是得到保守黨12萬黨員認可而當選的下一任保守黨領袖,會將注意力再次集中到其任職期間生存所需關注的6000萬英國民眾身上。無論曾經面對恐歐的英國保守黨黨員做出過何種承諾,下一任首相都將要求重啟英國脫歐談判,並尋求進一步期限延長。最終,文翠珊的繼任者可能會憑藉其脫歐協議的某種修改版捲土重來,此修改版要麼將得到議會的批准,要麼將會引發決定英國是否仍想脫歐的第二次公投。

英國國會拒絕、歐盟也不會容許無協議脫歐

要想弄清無協議脫歐究竟為什麼仍然不可能,只需要搞懂無協議脫歐後究竟會發生何種情況。其中無非有三種可能。英國可能因為議會既沒有投票支援文翠珊的脫歐協議,也沒有延長最後期限,而在10月31日無協議離開歐盟。另一種可能是歐盟拒絕批准英國的延期請求。最後一種可能是,議會可能尋求脫歐延期,但文翠珊的繼任者拒絕向歐盟提出這項要求。

第一種可能性——也就是英國不顧一切衝出歐盟——曾經是3月29日英國初始脫歐截止日期前的主要擔憂。事實證明,這是一個錯誤的警報,因為絕大多數國會議員表示他們將會否決無協議脫歐,而且文翠珊已經向他們的意願屈服。因為10月31日議會構成將保持不變(唯一的例外是四名英國保守黨議員叛逃到反對黨),因此根本無法想像議會能夠故意允許無協議脫歐。白高漢(John Bercow)議長已經證實,如果事實證明相關做法在議會多數禁止無協議脫歐時很有必要,那麼通常授予首相全權引入新立法協議的議會公約將再次遭到暫緩,就像曾在3月和4月已經發生的那樣。

歐盟拒絕延期的第二種情況同樣不可能。儘管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可能會對任何進一步延期表達不滿,但相比今(2019)年4月,馬克龍的歐洲夥伴更沒有理由縱容他的主張,並冒著無協議脫歐的經濟風險。隨著歐洲議會選舉結束、新一屆歐盟委員會得以任命、 德國和義大利經濟陷入困境,以及英國預算貢獻份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顯得更加重要,再次進行延期脫歐成本效益分析相比上一次將產生更加有利的結果。

首相能否強行脫歐?

於是,只剩下第三種風險——而且只有這種風險是真正令人擔憂的。隨著文翠珊的離職,幾乎肯定莊漢生(Boris Johnson)或另一位狂熱的恐歐分子將會接替她,在這種情況下,首相是否可能會找到某種方法繞過議會,並且單方面強制執行無協議脫歐?

要想達到這一目的,真正堅定的脫歐分子可以找到兩種方法。新首相可以引發大選並直接獲得議會多數,或者試圖阻止議會延長英國脫歐最後期限的工作。

但如果仔細觀察,這些選項同樣是極不可能的。認為新保守黨領袖——特別是像莊漢生這樣雄心勃勃的領袖——會置自己的終身目標於不顧,透過在10月31日前舉行大選,冒險成為史上任職時間最短的首相根本不可能。下一次英國大選可能會在2022年夏季憲法規定的最後期限前舉行,但任何新首相都希望能夠取得一些成就(尤其是在英國脫歐方面),並在改選前試圖恢復保守黨糟糕透頂的民意調查。

類似的預防性原則將封死可能導致無協議脫歐結果的最後一條路:那就是新任首相決定以某種方式繞開或否決議會決策。即使議會程式不做任何變化,也存在防止首相藐視多數議員的一整套明確制度:那就是反對派任何時候都可以召集不信任投票。在最近的保守黨叛逃事件後,只需要再有五、六個叛逃分子就可以徹底摧毀政府,並迫使新首相面對千方百計想要避免的大選狀況。

但狂熱的英國脫歐分子認為,一位真心想要實現無協議脫歐的首相可以而且也應當執行核武計畫:在10月31日的最後期限前解散議會並拒絕再次召回議員,直到按照當前立法自動發生英國脫歐。如果你相信英國將變成津巴布韋或委內瑞拉,那麼你就應當期待無協議脫歐。否則就別想了。

© Project Syndicate, 2019.—無協議脫歐是否變得更有可能了?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