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雇用的一代》:那些在亞馬遜爽買的人們,可曾想過工廠裡是這種情景?

《沒人雇用的一代》:那些在亞馬遜爽買的人們,可曾想過工廠裡是這種情景?
Photo Credit: Ina Fassbender / picture-alliance / dpa /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感應式電燈常常故障,每次總有十幾個人,大半夜的還得在工廠頂樓摸黑跑來跑去。那些在亞馬遜網站上,按幾下滑鼠就買了iPhone充電器或愛黛兒專輯的人,可曾想過工廠裡是這種情景?

尼訥瑪剛才正好站在稍遠處,也看到那一幕了。他悄悄走向我,搖搖頭說:「去他的。」他輕輕笑起來:「他大概做不久了。」

那老員工的確沒再待多久。那天的午休時間,我站在外面抽菸,看見一個老先生蹣跚走出廠房,穿過了第二組高大的金屬安全門。這組金屬門安在停車場最尾端的黑色金屬圍籬之間。那模樣笨拙的男人雙眼充血,走路的樣子好像已耗盡所有生命力,他搖搖晃晃地走進停車場,來到一輛小小的紅色車子旁,車燈已經打開,引擎發出微弱的轟鳴聲。

老先生走上前去,車窗裡探出一名滿頭亂髮的老太太,動作吃力而焦急。她定定看著老先生滿面的愁容,便從粗呢外套口袋裡掏出一方手帕,猛地遞上前。褐色生斑的手舉著手帕,輕輕按在老先生臉上,懇求他說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場景只維持了一、兩分鐘,卻讓人動容想哭。兩位老人家隆隆駕車離去,頭像泡澡時的塑膠小鴨一樣浮沉起落,就這麼開出工廠大門外。從此以後,我再也沒見過他們。

我工作的廠房頂樓很昏暗,挑高的天花板上只有小小的方形窗戶,從窗外照進不了多少自然光。光源主要來自每層樓天花板上的灰色鋼燈,造型和大小都和橄欖球差不多,從上方灑下顏色透著些古怪的黃光。我們日班在11點半下班後,接駁車便載來另一批工人,開始上工,是謂晚班──只不過,這些感應式電燈常常故障,每次總有十幾個人,大半夜的還得在工廠頂樓摸黑跑來跑去。那些在亞馬遜網站上,按幾下滑鼠就買了iPhone充電器或愛黛兒專輯的人,可曾想過工廠裡是這種情景?

相關書摘 ►《沒人雇用的一代》:一位記者在亞馬遜的 「臥底觀察」

書籍介紹

《沒人雇用的一代:零工經濟的陷阱,讓我們如何一步步成為免洗勞工》,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詹姆士.布拉德渥斯
譯者:楊璧謙

你也是痛苦的被雇者嗎?大學畢業,卻只能在知名企業裡當客服人員,日復一日重複無聊的工作。斜槓時代,人人嚮往自由接案。Uber看似不錯,其實只要一打開app,就失去真正拒絕接案的權利。Uber的機制,只是讓人變成轉得更快的陀螺。

亞馬遜的光環亮麗耀眼,但你如果是揀貨員,就差不多等同坐牢的工人。嚴苛的安檢及扣薪規定,也只有移工可以忍受。居家照護是未來的搶手職缺,實際進入這個行業,才知道是個分秒必爭又勞心勞力的低薪工作。

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我們表面上看到的而已。而風光底層下的無奈和剥削又是如何造成的呢?

記者詹姆士展開為期一百八十天的臥底觀察,先後應徵亞馬遜撿貨員、Uber司機、客服人員、居家照護員等職,挖掘出這些工作儘管在大企業或「創新趨勢」的名聲加持下鍍了層金,其實暗藏著諸多陷阱和謊言。

他描述工作如何從一種驕傲淪為無情無人性、對尊嚴的踐踏,也點出了生活在後工業經濟時代,每一個人已經或終將遇到的困境。這本書突破了同溫層,讓我們看到勞動階級不為人知的一面,也提醒我們在終身雇用制式微,AI即將取代人工的時代,得好好思索自己的未來。

YLE137沒人雇用的一代-立體書封300dpi
Photo Credit: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