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人生好風景》:往後不要再來自由座了,多花十元買張有座位的票吧

《發現人生好風景》:往後不要再來自由座了,多花十元買張有座位的票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花十元,在超商買張有座位的車票,該是我這把年紀該做的事情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光斗

高鐵上的一堂課

我一向信服「敬人者,人恆敬之」這句話。

相對的,或許是累劫累世攢下來的習性,我最受不了的,也是遭到他人沒來由的謾罵與惡言相向。

前不久,在一友人常聚會的居酒屋中,平日便喳喳呼呼的女侍,忽然以極度不耐煩的口氣,訓斥我不要跟她說話;本來,我摸摸鼻子,就想乖乖回座,但是她持續的惡劣態度,終是惱怒了我;我跟她說,我是客人,她怎可對我如此無禮?言罷,我吆喝了同行的友人,立即買單走人。

次日,那女侍傳了簡訊來道歉。我回覆她,她的態度,讓我有充分生氣的理由;不過,作為一個佛教徒,我沒有修好「忍辱」,所以,我也要向她致歉。

此事,算是圓滿落幕。

沒想到,不到半個月,同樣的試煉,再次發生,而且考場還是在高鐵上。

清明連假的倒數第二天,結束了高雄的一場演講,去到高鐵站,剛好有一班直達台北的列車;避開了長列的購票人潮,我火速在自動售票機上,購得了一張自由座的車票,順利地進了第一節車廂;這才發現,車廂內已擠滿了站立的旅客。

穿越過同樣是急著返北的旅客人牆,我在一稍有空檔的區域,放下手中三袋的禮品,這才如釋重負。等到車子快要開動了,我才發現,我恰好站在同一個家族的三列座位的中間。前面的兩席,是一對父母,抱著最小的兒子;我的旁側,是兩個小兄弟,頂多七、八歲,各坐在位子上,不停地打鬧;他倆的後方,狀似爺爺奶奶,都在閉目養神。

看來都不到購票年紀的兩兄弟,互推互扭,感情甚篤,只有一次太大聲,前座假寐的父親,回頭怒視了一眼,但不太管用;同樣閉眼休息的母親,從頭到尾,都不曾制止過那對過動的小兄弟。

車過台南,父母懷中的小弟要上廁所,後面最大的小哥哥,牽著他離座;留在位子上的小二哥,立刻打橫身體,霸著兩張椅子,深怕有人過來坐。

一度,車內廣播勸導,希望沒有購票的孩童,不要霸占位子,但似乎對那四位大人都不曾造成任何反應。

車過台中,上來的乘客更多了,我的腰與兩腳也開始痠麻;後來一想,兩兄弟玩耍之餘,座位靠手部分,還挺寬鬆,便自然地坐在靠手處,頓時解除了腰部與雙腿的不適。大概五分鐘不到,忽然感覺有人在戳我的側身排骨處,一回頭,是後面的奶奶,以厭惡的眼神怒視我,我當然立刻識相地站了起來;然後,她以威嚴的口吻,低聲怒斥兩個小孫子:「還不給我坐直了?」兩個一路沒停的小鬼,沒有吭上一聲,立刻乖乖的坐正;更妙的是,不到兩分鐘,他兩兄弟如被催眠般,立刻都睡著了。

這一切發生得很快,我像是站在另一個高度,看著自己心情的跌宕起伏。

首先,看到兩個明顯沒有購票的小孩占據了兩個位子,我在想,如果我是他倆的父母或爺爺奶奶,起碼會騰出位子給他人,一人懷裡抱一個,不就發揮了該有的公德心了?再不濟,兩個小孩坐在一個位子上,也能挪出一個位子不是?但是,那四個大人全都緊閉著兩眼,也等同閉上了同理心與慈悲心。

後來,後座的奶奶,居然以極不友善的動作,命令我起身,不准影響她孫子的舒適空間;我的萬念頓時在那瞬間齊發:「妳憑什麼戳我?」、「這兩個孩子買票了嗎?」、「我坐在靠手上犯到了妳孫子了嗎?」……依據過去慣有的習性,這都是我會脫口而出的話,但是,我為何得以緊緊閉著嘴?不停地督促自己要忍,要憋住這口氣呢?第一,車廂裡的旅客太擁擠,空氣汙濁,別說是站立著,就算是在座位上的人,都不可能談得上舒適,如果我一聲怒吼,肯定要讓所有旅客的「不適度」陡然高漲,這絕對是我要避免的。

第二,那老奶奶肯定功力不凡,否則兩個正值搞鬧年紀的孫子,豈會如此甘於她的管教?如果老奶奶言出不遜,說出惡毒的話,我能回口嗎?我能反擊嗎?我是否反得了個自取其辱的下場?

第三,如果前座的兩個大人也加入戰局,我撐得住嗎?更何況我絕非吵架的料,肯定要讓口吃的毛病攤在眾人眼前,就算有千百個正當的理由,都很難取得勝利的局面。

第四,生氣是心臟不適的最大殺手,如果再不修身養性,修正自己的心性言行,萬一當場血管壁發生土石流,心肌罷工,不剛好提供給媒體作文章,就連標題都可以立即定下:「擠爆的高鐵車廂,因座位吵架,一無聊男子當場血管爆裂暴斃!」

不生氣!不能生氣!絕對不能生氣!

我開始轉移注意力,開始環視車廂內一張張疲憊的面容。

一串音符於此時悠然而起,齊豫唱的「心經」,泌泌而出。

高鐵的速度不曾慢下來,如心念轉換的速度,飛奔向我的歸途。

很快的,板橋站到了。

那一家七口,伸懶腰的伸懶腰,打呵欠的打呵欠,除掉口罩的除口罩,直到車子完全停穩了,才緩緩站起。老奶奶坐到最後一刻,我忍不住想看她最後一眼,她的眼神不曾與我交會,只是不疾不徐地,穩當沉著,壓軸般地走在最後面。於是,我享受到最後的九分鐘,緩緩地,如實的坐上了方才小兄弟坐過的,尚有餘溫的椅子上。

上完了高鐵上的這堂課後,我叮嚀自己,往後不要為了節約,再來自由座補修學分了。多花十元,在超商買張有座位的車票,該是我這把年紀該做的事情吧?

相關書摘 ▶《發現人生好風景》:鬼故事沒有省籍、地域之分,愈是害怕愈愛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發現人生好風景:擁抱今天的理由,留心就會看見》,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張光斗

相遇時彼此燦爛,離別時各自祝福
緣分至此,我們美好如初

在歲月流轉之中,我們重複著人生的相遇和離別。當彼此的緣分交會,在最剛好的時光互相陪伴,是這樣的溫暖讓我們相信,漫漫長路之後終會遇見動人的風景。

人間的悲歡離合,終將在心裡映成最美好的風景

人與人之間的回憶甘美而動人,如同生命在我們身上留下的每一道年輪。

這些人事今非,透過他溫柔真摯的筆,活躍在你我眼前,成為我們記憶中難以忘懷的人生風景。記得曾經與自己相遇的人、記得那些如煙的往事,是因為這一切造就了此刻的我們。即使今宵難聚首,仍可以期待他日再相逢。

寫給每個認真生活的你

從1994年開播至今,《點燈》節目已經走過25個年頭,是台灣最長壽的談話報導型節目。25年來《點燈》紀錄了市井小民的生活樣態。從對人及對土地與社會的感恩為出發點,《點燈》持續以良善、正向的信念,讓每個人在黑暗中,仍能感受到社會的溫暖與希望。

這次,《點燈》製作人張光斗,用他的一片赤誠,刻劃警消人員與生命搏鬥的光輝與征途。他質樸溫暖、筆下有情,除了向警消人員表達敬重與感謝之外,更將他對親友的思念、面對人生無常的幽思寄情於35篇小品裡,舉重若輕,感人肺腑。

用溫柔的守候消融悲傷,給你一個最寬厚的擁抱
在和煦的燈火中,帶你品嘗人情冷暖與生命況味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