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空屋筆記楊宗翰:我不需要賺那麼多錢,那不會讓我更快樂

【不務正業?】空屋筆記楊宗翰:我不需要賺那麼多錢,那不會讓我更快樂
Photo credit:空屋筆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壓力都是比較來的,你不比較,自然就沒有壓力,也沒什麼好擔心害怕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佔領過廢棄空屋、翻過垃圾桶食物吃、到處搭便車、沙發衝浪的旅行,楊宗翰現在常被身旁的朋友戲稱為「教主」,因為他可能是目前在台灣倡議「freegan」精神第一人,把自己經驗寫成《空屋筆記》一書,目前和幾個夥伴運作「沙發客來上課」平台,引介國外旅人到台灣各地的學校和學生「國際交流」,快30歲的他退伍至今,從來沒有過正職工作。

楊宗翰大學讀的是升學很強的私立高中,班上同學當年考大學學測平均是70級分(滿分75級),他畢業於成大環工系,不過不同於他過去在學校的同儕們,他既沒有正職工作、也不打算「認真賺錢」,這些始於他在大四那一年,經歷了場奇妙的旅程,讓他決定走向另外一條不同的路。

楊宗翰在大四時到克羅埃西亞的農業學校交換學生,在開學前提早抵達想先旅行一段時間的他,因緣際會認識了一位朋友,住在一座因土地產權混亂而廢棄的屠宰場,好奇心驅使著他跟著一起住進了這個空間,和其他「非法佔屋」者們共同生活:他們會在半夜去撿超市或麵包店要丟棄的大量食物來吃、穿二手衣服、到處回收還可以用卻被丟棄的物品以滿足生活需求、並將多餘物資整理舉辦免費市集等,他把這些經歷和心得寫成「空屋筆記」投稿到台灣媒體,引起不少迴響。

楊宗翰的價值觀在這些過程中有了戲劇性的轉變:「這個世界上的資源並沒有不夠,只是很多資源沒有到達那些需要的人手上,而是被浪費了」,他看見農夫不吃自己種的食物,房子越蓋越多但有房住的人卻越來越少,食物越種越多但丟進垃圾桶的卻多過吃進去的,人類不斷追求更多更好的物質享受同時,卻產出大量的垃圾對環境造成的污染和破壞......「Freegan」的精神就此在他的心裡生根發芽。

Freegan是由free(免費、自由)和vegan(純植物有機素食)二字合成。Vegan是指不消費任何來自動物、消耗動物,以及曾做過動物實驗,直接或間接讓動物痛苦的產品,Freegan是在vegan基礎上再發揚,也可以說是「不消費主義」,奉行此主義的人會盡可能不購物(包括食物)、不開車、不買房、甚至不上班,儘可能不消耗資源,靠著極為有限的資源生活。

從克羅埃西亞回到台灣當完兵後,楊宗翰決定不去工作,他把當兵期間存的錢拿給家裡,開始以「搭便車」的方式環島旅行,並持續過著不賺錢也不花錢,用有限資源的簡約生活,他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夥伴,推動「禮物經濟」概念(指人們不抱期待回報的心情將東西直接送給他人的經濟模式,類似共享經濟)。

空屋筆記免費市集
Photo credit:空屋筆記

有了前期在線上的累積,加上線下社群的串連,全台灣各地在那幾年也開始有許多「免費市集」、「免費商店」冒出,不需要用錢買、以物易物,每個人都可以帶來自己用不上、不需要的物品,也可以直接拿走需要的,參加者多以20-30歲青年為主,有的人帶著這樣的理念,回到自己的社區或社群網絡,延伸出免費圖書館、免費冰箱等小型計畫。

楊宗翰創立「空屋筆記」粉絲專頁部落格,理念是想「一個可以讓任何人,而非單單有錢有勢的人,過得更好更和諧,對環境更溫柔的選擇,而非更多、更大、卻更痛苦的選擇」,分享各種與Freegan精神有關的資訊和故事,並將自己的經歷和心得寫成書,最初僅印刷少量並以「分享」方式將書籍流傳,請讀者們看完後直接將書送給下一個還沒有看過的人。

「賺更多也不會讓我更快樂」

去年楊宗翰的爸爸生病,他回到台中老家幫忙照顧家人,一邊運作著沒有營利模式的「沙發客來上課」計畫,因為這是他認為在搭便車之外,「認識不同世界」的方法,目前為止已經讓超過50個國家的旅人來台灣「沙發衝浪(寄宿在他人家裡的沙發)」,也到在地的學校和學生講故事、互動交流,加上寫專欄、演講的收入、家裡公司一個月給他1萬元的薪水,他歪著頭算,1個月收入大概是2-3萬,「其實我可以接更多、賺更多,但我不想」。

楊宗翰笑著說,他大部分的同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的年薪就超過100萬,很多人都在當醫生或工程師,現階段煩惱的是結婚、買房買車這些事。像他這樣大概算「魯蛇怪咖」,不過他並不覺得賺更多錢會讓自己的生活更好、更快樂:「壓力都是比較來的,不比較就沒有壓力,也沒什麼好擔心的,重點是覺得夠了。」

他也不諱言,如果家裡經濟狀況有問題需要他幫忙,他可能會去當工程師賺多一點錢,但現在狀況還好,有空間去選擇不同的生活方式,他也強調,「需要錢那去就賺,但家裡狀況不錯其實不需要努力賺錢拿回家的人,也要逼他一定要努力賺錢嗎?也許他就是適合當個藝術家,又為什麼不行?」

「我沒有要每個人都像我一樣搭便車和不花錢,這是不可能的。」楊宗翰認為,這社會要求每個人都要努力工作賺錢也同樣不合理,在他的觀察裡,台灣社會喜歡所謂「成功者黃金公式」,好像人活著要好好念書、考好學校、找好工作、時候到了就得結婚成家,所以如果到幾歲還沒有伴侶、一事無成就「很廢」,想改變社會的人還必須先讓自己成為眾人認可的「強者」,他覺得這樣壓抑了台灣青年其他發展的可能性,「感覺不太健康啦」。

這樣做需要的不是「勇氣」

不過楊宗翰坦言,雖然他自己在很早就決定過這樣的生活,「我覺得鼓勵年輕人們鼓起勇氣往前跳並不是一個最適當的做法.....」從克羅埃西亞回台灣至今已6年,依然奉行這樣的理念生活著的他說:

「人們需要勇氣,是因為他們需要勇氣面對未知的恐懼,人們不知道出國旅行、失去穩定收入、選擇一個當今社會還不存在的職業會發生什麼事......就好像站在懸崖準備往對岸跳,不知道懸崖到底有多深。

當你沒經歷過時,就會擔心會危險、活不下去等等,不過一但看到身邊有人這樣做而且還過得不錯,像我看過獨自從歐洲旅行到亞洲的旅人,看過身無分文跟護照一路偷渡到歐洲的難民,看過身上幾乎沒錢卻還是過得很充實很快樂的人,我看過許多『靠,這樣子也能活?』的人生,而且不單單聽故事,還有許多深入對談甚至一起參與對方的生活一段時間。

久而久之,我可以漸漸看清楚懸崖下到底是甚麼。因為接觸過那些人們,我可以清楚知道如果我做了類似的選擇,等待著我的會是怎樣的人生,而我也知道,最極端最慘也不過就是像他們那樣,我可以接受。對未知的恐懼已經不存在了,那勇氣也就不是那麼必要了吧。」

楊宗翰坦言,他剛退伍時曾想在台灣持續過「完全不花錢」的生活,不過他很快就發現行不通,因為當他堅持不花錢、不吃動物時,他很難有正常的社交生活,朋友們雖然理解他的理念,但會覺得「你的想法很好,但我做不到」而害怕與他往來,總是只能約在公園,要買杯飲料都會備感壓力。

這也讓楊宗翰決定調整自己的狀態,試著找到平衡,他該花錢時還是花錢,也靠著寫專欄、幫忙家裡小公司的生意,賺取他原本排斥的金錢。聚餐時他會配合親友們吃肉,即便他不認同現代畜牧業對待動物的方式因此決定開始吃素。如果搭不到便車,他就以分擔油錢的方式徵求共乘,「如果我很堅持,可能會搞到完全沒朋友,反而更難跟身旁的人解釋、傳達我為什麼想這樣做,我可以做得到,但我選擇不做到那個程度。」

楊宗翰的身上沒有將邁入30歲的焦慮或仿徨,他也不過度擔心未來或他人的眼光。在他的理想中,人們都去做自己想做、也可以做的事,然後開心過每一天,並互相幫助。楊宗翰強調,他不是在教大家要如何不花錢生活,而是想告訴大家,想不花錢過生活,先去幫助別人,先不要看有什麼能獲得的,而是先想看看自己有什麼可以分享給他人的,也許是知識、技能、勞力或時間,無條件的分享給其他人,不帶條件去付出,他也相信這樣也更容易收到其他人不帶條件的付出,也許有一天就能創造人們互相幫助、資源能更自由且無價流動的社會。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