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教養》:教育現場日益「中產化」,悖離了「把每個孩子帶起來」的目標

《拚教養》:教育現場日益「中產化」,悖離了「把每個孩子帶起來」的目標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社會中蔓延的教養焦慮,不僅讓個別父母感到不安全,在許多方面也增加了社會集體負擔的成本。當親職變成愈來愈辛苦、昂貴、困難的任務,年輕世代愈來愈遲疑是否要成為父母,甚至不想進入婚姻或伴侶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藍佩嘉

【結論:不安的親職】

(前略)

  • 教育過程中的家庭優勢

教育體制是促進社會流動的「階級翻身之鑰」,還是鞏固不平等的「階級複製之鎖」?學校的日常運作,包括老師對家長的期待與要求、家長在學校的參與以及親師互動,是平衡或強化了學生的「家庭優勢」?

近年來台灣教育體制推動改革,以西方為鏡,引進鼓勵家長參與、入學管道多元化、申請甄試入學等方式,這些制度企圖促成學生的多元學習與校園的開放民主,但也可能無意中擴大教育機會與學習資源的家庭落差。

國家和學校等機構,在階級不平等的社會場域中扮演重要的節點。隨著中產階級家長團體的倡議,不論是學校課程對家長的期待,或是相關國家法令與管理(如兒童保護、親職教育、發展監看等),逐漸把「密集親職」和「兒童中心的家庭生活」視為理想的教養腳本。「全人教育」、「國際化」也成為主流教育體制崇尚(雖然未必落實)的學習目標。經濟和文化資本不足的父母,如果不能配合家長參與學校活動、協助孩子學習等中產階級規範,經常會被學校或國家認為是不適任或不盡責的父母。

中上階層父母積極參與校園事務,一方面將更多的家庭資源帶進學校,協助其孩子的學習或升學,但另一方面,由於階級優勢的家長發聲量大,老師必須集中精力符合他們的期許,相對漠視弱勢家庭與學生的需求。少子化的人口壓力讓學校經營倍感壓力,校方更重視會考成績、才藝競賽,強化拔尖競爭的主流價值。結果,「教育現場日益朝向『中產化』的趨勢,悖離了『把每個孩子帶起來』的目標。」側重中產階級價值的學校文化,不僅讓「自然長大」的教養方式變得有問題,也造成勞工階級父母的教養文化矛盾:當他們期盼孩子成就社會流動時,往往必須否定自身階級文化與身分的價值。

雖然本研究並未包含長期追蹤的資料,無法探究父母教養方式對子女未來社會流動機會的具體效應,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家庭教養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子女的階級慣習養成。經濟學者沈暉智與林明仁利用財政部的稅務資料,發現親代的收入、資產愈高,教育支出也愈高,而子代愈容易就讀公立大學、頂尖大學。

中產階級教養模式與當前教改論述之間的親近性,也間接限制了勞工階級的流動機會。例如,大學推甄的資料申請與口試過程,對資本文化高的家庭來說比較容易準備、甚至有競爭優勢。大學入學方式與選填志願的複雜化,也對弱勢家庭子女不利。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家長的階級背景,可能強化不同學校之間的資源落差,但如果家庭優勢可以被轉化為學生集體的資源,也可能緩和同一個學校內部的階級不平等。

我指導的碩士生葉馥瑢,採取田野研究的方式,觀察兩所公立高中舉辦與甄試入學相關的輔導活動。其一是家長多數來自專業中產階級的明星高中,其二是家長社經地位偏低的社區高中。在明星高中裡,多數家長是高學歷的專業者,其中不乏大學教授。學校輔導室積極動員這些家長,協助學生「模擬面試」。家長透過積極參與學校活動,形成了緊密凝聚的班級系統、經費與人力豐富的家長會。明星高中的校友,也提供關於大學科系的第一手資訊,並為該校累積了豐富的推甄資料庫,供學弟妹參考。特別值得注意的,整合進學校組織運作的家長資本與校友資本,可能加惠校內的經濟弱勢學生。

位於都市邊陲的社區高中,由於多數家長沒有念過大學,難以提供孩子關於大學科系的資訊,他們的學校參與、親師互動也相對薄弱。因為校內的文化資源與社會連帶有限,輔導室只好聘請校外甄選顧問機構的師資協助,但提供的資訊未必準確。在學校系統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往往是校內具有家庭優勢的學生,較積極地利用輔導室的諮詢得到協助,反而強化了該校內部的階級不平等。

中產階級很容易把不平等想成是「他們」的問題,不論是同情遠距相隔的偏鄉或都市邊緣的社區缺乏足夠的資源,或是批評窮人由於文化視野或生活習性的限制因而難以脫貧。這樣的思考讓我們迴避了面對以下事實:弱勢家庭的教養困境,其實跟中產階級教養孩子的方式息息相關,換言之,我們的花園,跟他們的廢墟,實是社會的一體兩面。社會不平等其實是人人參與打造的關係性構成,這樣的論點並不是要讓優勢階級感到罪惡,而是強調,跨越階級界線來建立同理、瞭解與結盟,對於打造一個理想的社會何等重要。

為何保安策略讓我們更不安全?

當今的世界讓人們更容易相互連結與跨域流動,但這樣的未來似乎也變得風險四伏和難以預測。父母們努力保障孩子們的安全,然而,他們的教養策略卻經常衍生非意圖的後果,甚至落入非預期的困境。例如,家長過多的規畫與介入,反而削弱孩子的創造力或自主性;立意良好的多元學習,變成追逐認證的多元補習;雖然想要孩子快樂長大,但焦慮感讓父母執著於僵固觀念,反而使得自然成長的規畫相當「不自然」。

焦慮的父母對子女生活的過度介入,也經常造成孩子心理健康的負面影響。台灣的追蹤調查資料顯示,學習成就愈佳的學生,其身心症、焦慮抑鬱的狀況都更為明顯,反而是學習成就差的學生,心理健康狀況最佳。相關研究也發現,來自高社經地位家庭的青少年,往往感受到父母較強的期望與壓力,對於心理健康造成壓力。弔詭的是,親子間加強的情感連帶,反而有可能強化家長的「軟性權威」與對孩子的「情感勒索」,不僅壓抑了孩子自主發展的空間,也可能讓他們更不快樂。

為何這些保安策略,反而讓我們感到更不安全?我認為有兩個主要的原因,其一,台灣社會發展呈現壓縮現代性的樣態,造成不同文化邏輯與制度場域的矛盾並置或相互衝突,其二,因為這些保安策略多是高度個人化、私有化的策略,強化新自由主義的親職觀點,或是偏重選擇的教養邏輯,這會讓我們看不見家庭之間結構處境的差異,並落入歸罪個人的陷阱。

  • 台灣社會的壓縮現代性

親職像是一個經驗透鏡,折射出台灣社會發展經驗的特殊性。台灣在短短數十年間經歷了快速的工業化、民主化與人口轉型。這個海島國家多舛的歷史命運,與殖民、冷戰等地緣政治緊密扣連,其出口導向的經濟與全球資本主義的風吹草動息息相關,在地社會與文化的生態也深受到全球變化與人群流動的影響。

台灣父母在養育子女過程中所經歷的各種情緒,包括渴望、焦慮與矛盾,尤其顯示「壓縮現代性」的社會文化特性。其一,社會的集體時間與個人的生命時間高度壓縮,尤其是經歷代間階級流動的父母,回顧自己受限於經濟資源、課業壓力或文化桎梏的「失落童年」,渴望與上一世代的教養與教育方式進行斷裂。然而,由於托育資源的不足或缺乏信任,許多家庭還是依賴長輩的育兒協力,原生家庭的影響也不時透過內化的習性「上身」。其二,空間的壓縮讓全球化的教養與學習資源變得可及,尤其對具備經濟資源或跨國關係的中上階層家庭來說更是如此。但是,許多台灣媒體與家長把西方、美日的教養與教育方式過度浪漫化,忽略它們與在地制度、環境的衝突,以及文化慣習改造的不易。

事實上,即便是資源豐富的中產階級父母,對於專家與媒體鼓吹的理想教養文化腳本,多數也感到難以落實。長工時的雙薪父母,在下班後有限的親子時間裡,總是掙扎著該板起臉督促孩子學習,還是帶著罪惡感一同發懶放空。許多父親勉勵自己成為「新好男人」,但卻必須花費絕大部分時間在工作上,才能負擔愈來愈昂貴的中產階級教養開銷。儘管父母們在家裡尊重孩子的自由和自主,多數學校和職場仍強調權威與服從。全球文化與在地制度之間的摩擦,讓父母感到進退維谷,以至於在親子互動的過程中,經常出現價值與行為的矛盾分歧。

台灣社會中蔓延的教養焦慮,不僅讓個別父母感到不安全,在許多方面也增加了社會集體負擔的成本。儘管政府積極鼓吹生產報國,台灣的生育率仍持續低迷。少子化趨勢也發生在香港、新加坡、南韓等其他東亞社會。當親職變成愈來愈辛苦、昂貴、困難的任務,年輕世代愈來愈遲疑是否要成為父母,甚至不想進入婚姻或伴侶關係。

高教育女性的處境尤其呈現了壓縮現代性的矛盾之處,一方面,社會相較於過去,更為鼓勵女性取得教育與事業的成就;另一方面,私領域的婚姻與家庭中,性別不平等的窠臼依然,職場與國家也未能提供充分的育兒支持,讓有小孩的職業婦女陷入兩頭煎熬的困境。

  • 親職的邏輯:義務、選擇或照護?

在台灣與其他華人社會,傳統的親職邏輯強調的是代間的義務或責任。社會道德與身分倫理規範人們有傳宗接代的任務,同時,子女有孝順父母的責任,法律甚至也象徵性地規定撫養的義務。即便許多中產階級父母體認到「養兒防老」的期待並不實際,但仍企盼孩子能順從自己的建議。當孩子的人生選擇不如父母期待時,父母經常強調自己的犧牲或讓孩子覺得虧欠來進行道德勸說,例如:「爸媽為你做了那麼多,你怎麼那麼自私!」、「你就不能體諒我們的辛苦,聽話一點嗎?」

經歷民主化浪潮衝擊的台灣,當代主流教養論述的關鍵字慢慢出現轉變,除了義務與責任,也開始強調父母的選擇和孩子的自主。中產階級家長團體主張鬆綁國家對教育體系的管制,爭取公民權利來為自己的孩子選擇學校和教育方式。他們也鼓勵孩子發展個體性和自主性──這些個人特質在傳統文化與戒嚴體制中一度被壓抑,現在卻被認為是邁向跨國人才流動、構築世界人身分認同的重要文化特質。

西方學者用「新自由主義母職」或「新自由主義親職」來描述這種中上階級家長間愈來愈常見的態度,意思是說,家長努力爭取選擇權以實現對自己的子女最優化的教養方式,例如有權越區選擇公立學校,或拒絕國家施打他們認為存在風險的疫苗。這些父母崇尚的自由教養風格原本旨在將孩子培養成自主的個體,但在全球競爭焦慮的驅使下,自由教養經常與工具目標相結合,變成為全球資本主義生產出下一代善於自我管理的白領勞動者。

即使是刻意拒絕競爭並擁抱自然成長的父母,他們的另類教養實作仍體現新自由主義親職的色彩。這些母親將自己視為「風險管理者」,企圖做出「正確選擇」,來保護家庭和孩子免於受到商業主義或其他社會毒素的傷害。這樣的「自然母職」,不僅要求個別母親為其孩子的健康與福祉負起責任,並且強調教育、飲食,甚至是否疫苗施打都應該由個別家長進行「選擇」,如此一來,將公眾的議題私人化,並忽略了不是所有家庭與家長都有同樣的能力與資源進行選擇。

  • 強調選擇的教養邏輯有什麼問題?

首先,新自由主義親職的修辭讓中產階級父母難以看穿組成社會生活的權力結構,同時掩飾了他們的「選擇」其實是來自階級優勢,因此方能有足夠的時間、文化資源和金錢來進行密集親職。強調選擇的親職觀,也將其他父母面對的結構性困境。化約為「親職失能」、「不當選擇」的個人挫敗。例如,大眾論述很容易把經濟窘境歸因為個人能力不足或品德不佳,指責他們「懶惰」、「不學好」,或將貧窮的代間世襲理解為不良視野的繼承,如「貧窮的思維」、「窮人的文化」。然而,他們每天被物質匱乏壓得喘不過氣,在認知頻寬持續塞車狀況下,很難進行周密的選擇、長遠的規畫。他們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時時被否定,甚至被譏諷,階級的恥感也容易擊倒好不容易建立的信心。

勞工階級父母的教養保安策略之所以無法給他們帶來安全感,主要因為他們所認同的理想教養,與教育權威的看法多有出入。本書中的一些父母最重視孩子的品格與紀律,因而對孩子施予嚴格管教,然而,他們的管教行為在社工和國家官僚眼中等同於虐待兒童或不當管教。採用外包教育的勞工階級父母,由於需要延長工時來支付補習成本,無法時時陪伴孩子,反而被老師視為不適任。此外,他們要求孩子「守規矩」,在高等教育與專業白領勞動市場上逐漸強調個體性與口才的狀況下,反而可能讓孩子被扣分。

其次,即便是有能力、有資源的家庭,他們的日常家庭生活,也悖離選擇的教養邏輯。「選擇」這種說法,預設了教養的安排會遵循線性的軌跡,父母們蒐集充分的資訊、評估成本與效益、權衡各種選擇的利害得失,從而做出最大利益的選擇,或至少盡可能降低風險。與教養相關的龐大產業,也召喚父母做為消費者的角色、強化選擇的教養邏輯。市場販售的各種教育課程、親子活動、教養指南,撩動父母的欲望與焦慮,不論是補償自身錯過的機會,或是放大對風險與不安全的恐懼。

然而,活生生的教養過程鮮少循序漸進,不論教養風格或教育方式的選擇,我們從不可能蒐集充分資訊,利害得失難以評估,選擇的結果也無法預測。隨著孩子進入不同生命階段、家庭婚姻各種處境的變化,教養過程都會面對新的不確定性與挑戰。各種教養活動都不是父母單向的選擇,而是親子協商的結果;同時,也涉及眾多成員的協力合作,包括祖父母、老師、保母等其他共同參與孩子生活的照護成員,有時提供「神救援」,有時成了「豬隊友」。

安瑪莉.摩爾(Annamarie Mol)在討論理想的病患照護方式時,提出「照護的邏輯」來取代選擇的邏輯。這樣的觀點也非常適合用來描述教養的邏輯。當我們用「照護的邏輯」來理解教養時,意味著下面幾件事:

  • 在照護的互動過程中,我們不僅將孩子視為行動的主體、認可到每個孩子獨特的個性與需求,同時也要體認到,父母在教養關係中也是脆弱的,同樣是需要照護、滋養的對象。
  • 照護的邏輯不在於強調父母的選擇與掌控,也不是全面配合孩子的需求,而要考量整個家庭團隊的互助與分工,同時要求每個成員都要認真看待彼此的貢獻。
  • 什麼是好的教養目標?就是在家庭的資源、時間、能力等狀況允許下,實際可能達成的目標。這些目標不是預先規劃的,而是在行動中持續地尋找適當、可行的目標,這是持續協商、共同試驗、做伙修補的過程。

(文未完)

相關書摘 ►《拚教養》:只要孩子快樂長大、自由探索;還是希望他功成名就、翻轉階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拚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春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藍佩嘉

台大社會系特聘教授、《跨國灰姑娘》作者藍佩嘉對於台灣教養現況的重要田野報告

做父母,為何變得這麼難??
以親職焦慮為鏡,折射出當代台灣的面貌

人們經常以為教養是個別父母的煩惱。然而,面對不確定的全球化未來、擴大的階級不平等,種種看不見的結構力量與社會界線,正讓當代父母集體感到焦慮與不安。

面對貌似不安全與不確定的未來,當代台灣父母採取不同的教育與親職策略,試圖保障下一代的安康。弔詭的是,這些保安策略卻經常讓我們感到更不安全。

從拚經濟到拚教養
在台灣「拚經濟」的時代中成長的父母,如今「拚教養」成為人生重點。 他們渴望擺脫體罰與聯考的陰影,成為與上一代大不相同的父母,同時也希望下一代在全球化的時代裡,更有能力與機會去探索世界。儘管這一代父母擁有比過去更豐富的教養資源,然而,教養這件事卻讓他們益發焦慮,不時懷疑自己是否做太少、做太多、做不好、做不對?

透過教養焦慮,看見當代台灣
本書以親職焦慮為鏡,映現出台灣在全球化脈絡中所面對的風險與挑戰,包括相對停滯的本地經濟與薪資、與全球資本主義更緊密的連結與競爭、產業變化的不確定性,而日趨擴大的階級落差正透過教養形塑許多孩子的不平等童年。

台大社會系特聘教授藍佩嘉,延續她在《跨國灰姑娘》中對於社會不平等的觀察與追索,從城市到鄉村,深入田野訪談近六十個家庭,並到學校教學現場實際觀察,扣緊中產階級與勞工階級的差異,分析台灣目前幾種主要的教養模式,追問為什麼父母會做出某種選擇,以及這些選擇對家庭與孩子的影響,是理解台灣當代教養現況重要的田野報告。

本書特色

  • 完整且多元的家庭與學校訪談觀察,包含最多中年父母普遍面臨的教養問題。既有微觀細膩的人物故事,也有宏觀的結構與全球化分析,是本土社會學近年的經典之作。
  • 豐富的田野以及精采個案故事,幫助讀者透過教養為入口,深入瞭解台灣的階級差異,以及此種差異如何在使得不平等問題更形嚴重。
getImage
Photo Credit: 春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