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觀戰】啞巴吃黃連的墨西哥,將「讓川普再次偉大」?

【G20觀戰】啞巴吃黃連的墨西哥,將「讓川普再次偉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川普不斷加碼的威脅下,墨西哥前駐美大使沙魯坎精準的形容如下:「川普尋求的不是協議,他尋求的是獎杯。」他認為「墨西哥只是川普的道具。」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

6月28到29日在日本舉行的G20峰會,眾所矚目的是川、習兩人能否為貿易戰降溫並重啟美中貿易談判。媒體未注意的是墨西哥總統羅培茲(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因不願介入美中貿易戰的對抗決定不出席。

對於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對墨西哥的「霸凌外交」,羅培茲總統雖表示「我們不會屈服於任何形式的挑釁行為」,但採取盡量「避免對抗」(avoid confrontation)的態度,他認為外交事務使他分心。然而墨西哥外交部前部長卡斯塔涅達(Jorge G. Castañeda)認為對美關係中的每個議題都和內政有關,墨西哥是無法迴避川普的。其實正因他這種消極逃避的態度才會成為川普眼中的軟柿子。

哈佛大學諾瑞斯(Pippa Norris)和密西根大學英格哈特(Ronald Inglehart)去(2018)年底共同出版的《文化反擊和民粹興起》(Cultural Backlash and the Rise of Populism: Trump, Brexit, and the Rise of Authoritarianism Populism)一書中指出,早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前就存在的文化因素,是滋生新一輪民粹主義非常重要的沃土。在與外來勞動力競爭中失業的美國選民往往會非常支持川普,而在上世紀70年代的文化戰爭中失去地位的年長白人男性群體也是如此。

由於種族怨恨是川普在共和黨初選中唯一的最強勝選預測因素,6月18日川普在佛羅里達州正式啟動連任競選造勢時重施故技,他說「我認為我們的國家應該是守法公民的庇護所,而不是外國罪犯的避難處」,墨西哥再次成為替罪羊。前一天晚間川普甚至推文表示美國移民暨海關執法局(ICE)將啟動大規模驅離數百萬非法移民,並稱瓜地馬拉準備簽署安全第三國協議。

5月30日川普援引1977年生效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簽署對墨西哥加徵關稅的行政命令:自6月10日始將對從墨西哥進口近3600億美元的貨品加徵5%,直到非法移民經由墨西哥湧入美國的問題得到妥善解決。如果墨西哥遲不解決非法移民問題,美國將在7月調升稅率至10%、8月調至15%、9月升到20%,10月將提高到25%關稅。

該法授權總統在「經濟面臨威脅情況下進行交易管制」,以前曾被用於制裁北韓、伊朗、俄羅斯等國,甚至是恐怖份子之間的資金來往。《紐約時報》認為墨西哥不像任何這樣的國家,川普卻將其當作攻擊親密盟邦的武器,把提升關稅當作解決移民問題的談判籌碼。

6月7日川普再次推文表示「美國和墨西哥已經達成協議,美方原定對墨西哥實施的關稅無限期暫停」,但美墨官員表示墨西哥今(2019)年3月就已同意向邊境調派國民警衛隊員,阻截取道墨國北上美國的中美洲移民。然因尚未公開的條款仍待墨立法機構批准,10日川普又表示美墨邊境非法移民問題達成的協議條款若未獲通過,美國將恢復對墨輸美商品加徵關稅。對於如此不斷的加碼威脅,墨西哥前駐美大使沙魯坎(Arturo Sarukhán)精準的形容如下:「川普尋求的不是協議,他尋求的是獎杯。」(Trump was not seeking a deal; he was seeking a trophy),他認為「墨西哥只是川普的道具。」

美國 墨西哥 加拿大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墨西哥啞巴吃黃連

墨西哥外長埃伯拉德(Marcelo Ebrard)6月3日在華府曾表明加稅威脅不會影響墨西哥移民政策,墨西哥的移民政策將繼續受到國際條約、墨西哥憲法和「自身尊嚴」的約束。7日他在達成協議後表示,墨西哥沒有同意美國提出的「安全第三國」條約。國際難民法上並沒有關於「安全第三國」(Safe Third Country)的統一概念,僅規定在一些區域性或雙邊的難民文件中。但從各國的實踐中可以得出,「安全第三國」通常指難民申請庇護國認為除了本國和難民輸出國(來源國)以外的難民,在到達接收國之前途徑的或與其有關聯的,符合一定的條件而使其對於難民來說是安全的,可以向其移送難民且由其負責難民資格審查的國家。

其實早在去年11月,墨西哥就表示不打算扮演在美國尋求庇護移民的「安全第三國」角色。因為該協議將打破長期存在的庇護規則,並對試圖逃離貧窮與暴力、抵達美國的中美洲移民設置新障礙。根據該倡議,在美國法院檢視審理尋求庇護者的訴求期間,這些人將可滯留在墨西哥境內等待。川普政府今年1月起依據《移民保護協議》把經由美墨邊界入境、申請庇護的非墨西哥籍非法移民移送墨西哥,讓他們在墨西哥等候美方審批庇護申請。今年1月至5月底,美方把超過8800名中美洲移民遣送至墨西哥。

從地緣經濟角度看影響中拉關係最大的當屬《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重新談判。由於跨境供應鏈如何改變企業損益分配遠比傳統貿易更複雜,退出該協定帶給美國的實質損害可能比川普的估算要嚴重。美國達特茅斯學院 (Dartmouth College)布蘭夏德(Emily Blanchard)教授在《不能光說NO:如何力抗災難資本主義,贏取我們想要的世界》(No Is Not Enough: Resisting Trump’s Shock Politics and Winning the World We Need)中總結了「貿易衝擊」辯論:「儘管《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可能不怎麼有助於提振或損害北美大陸的整體經濟增長和富裕,但它對於重新界定產品如何生產以及在哪裡生產產生了強大影響。」

6月19日墨西哥參議院以114票對4票的壓倒性優勢成為首個通過《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的國家。羅培茲總統表示「我們再次重申我們的決心和信念,即在促進發展方面同加拿大和美國保持友好合作關係。」但他可能面臨的尷尬是該協定如在美國國會遭民主黨杯葛,或堅持要修改協定內容,墨西哥批准的協定還有效嗎?就算順利通過,更大的挑戰是協定中的「毒丸條款」:若協定中的任何國家,與「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貿易協定,另外兩個國家可在6個月內自由退出,並簽署雙邊協議。

墨西哥外交關係協會(COMEXI)主席盧比歐(Luis Rubio)曾謂:「遲早,我們會做出以下的結論:相較於和中國的關係,對美關係甚至和川普的關係都只是兒戲。」由於目前美國仍拒絕承認中國是市場經濟,墨西哥如藉口《美墨加貿易協定》而選邊站,屆時中國恐將重新評估和墨西哥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