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極端必定是壞事?談「群體極化」對社運的影響

走向極端必定是壞事?談「群體極化」對社運的影響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帶有既定想法的人因應其他成員的附和而趨向極端,使立場更加強烈、聲勢更為浩大,這或許會加劇錯誤的判斷和決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大眾常認為,群體會議可以平衡及融合不同成員之間的立場和偏好,以至得出比個人決策更完善的結論。可是,心理學領域中有關風險系列的研究結果顯示,群體所帶來的影響力未必使決策朝往合適的路向。

群體極化(group polarization)是一個社會心理學概念,描述一種出現在群體決策中的現象。在群體會議期間,成員因受到他人的影響,往往會比獨自進行決策時表現得更冒險或保守,使想法傾向其中一個極端,從而使最後決定背離了最佳的決策方案。

舉個實例,在Facebook不同專頁的帖子留言區(例如以《幫港出聲》與香港《蘋果日報》作比較),已可見網民的想法傾向配合其他網民而形成論調一面倒的現象:修例支持者變得更加仇恨抗爭者及贊成警察使用暴力嚴懲他們;另一方面,堅決反對修例的人則繼續聲援及支持各種眾籌及不合作運動。

兩個立場完全抵觸的專頁都出現了群體極化的情況——極少的持平和中肯聲音。帶有既定想法的人因應其他成員的附和而趨向極端,使立場更加強烈、聲勢更為浩大,這或許會加劇錯誤的判斷和決定,成因與之前提及的「沉默的螺旋」和「去個性化」等理論息息相關。群體極化忽略了極端支持與極端反對陣營之間的多樣性,其實,兩全其美的決策更大機會是座落在兩者之間的光譜。

相比現實世界,群體極化更容易出現於網絡世界內,其極化程度也比較強烈。互聯網擁有無限及便捷傳播的特質,不但為社運帶來了新的模式,也解釋了為何現時社會聲音正走向兩極。值得一提的是,群體極化也同時讓許多重要的價值得以透過社運實現,若缺乏極端主義的傳播,社運及革命將是一盤散沙。

而且,網民對事件的關注和推進可促使真相顯現,也不斷對相關政府部門施加了壓力,絕對有助事件得以嚴正處理。這些事件當中,網絡帶來的輿論和監督力量絕對功不可沒。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內文稍作修改,題目由編輯所擬,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