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英:若凡有錯就撤換官員,只會剩下「不做不錯」的人

林超英:若凡有錯就撤換官員,只會剩下「不做不錯」的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是我們的家,怎會變成這個樣子?以後怎麼走下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過去幾星期,修訂《逃犯條例》在香港引起扣人心弦的變化起伏,百萬計的人遊行,金鐘出現大型衝突,動蕩令人擔心憂心:香港是我們的家,怎會變成這個樣子?以後怎麼走下去?

最近幾年,多次碰到青年人對我說香港絕望,甚至想移民,由於香港的物質生活在世上算是中上水平,很長時間我難以理解,為甚麼他們會生出窒息的感覺?多了交流,才漸漸感應到他們眼中的香港,既得利益者佔盡社會好處,教育幫不了脫貧,多勞並不多得,不少人「打散」以致看不到人生有提升的階梯,眾多公共議題中(如喜帖街、高鐵、東北發展),他們的聲音重複地被忽視,他們的腦袋於是充滿無力感。

有人比喻他們為愈來愈乾燥的大堆柴木,一碰火花便會迸發爆炸性的火熖,修訂《逃犯條例》因緣巧合成為火花,觸發史無前例的動蕩,其實就算沒有修訂《逃犯條例》,始終會有其他偶發的因子成為炸彈的導火線。

AP_1917244264596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也是這些年,我就一些公共議題發表意見,如郊野公園、第三條跑道、住屋問題、土地供應、人工島等,但是文章寫了之後,就像對着大樹說話,感覺不到甚麼效果,三跑在未來功用毫無保證下糊裡糊塗啟建了,政府在地產商牽制下,壓不住樓價又建不出「大庇天下寒士」的「廣廈千萬間」,違反普通常識的人工島又像火車頭般向前衝,愈來愈覺得香港社會困在落伍思維中不斷走下坡,很痛心但無能為力,我跟青年人一樣沮喪和鬱悶(雖然年初政府宣布不再向郊野公園要地建屋算是少許紓緩,可惜這個案例在香港大局之中似是例外多於主流)。

雖然痛心,我沒有仇恨或敵視不接受意見的官員,仍然相信大家生於斯,長於斯,以香港為家,愛護香港,珍惜香港的一切,不會壞心腸到想香港混亂、衰敗、墮落,只是他們受制於成長中累積的知識和經驗,遵循以前「行之有效」的管治概念,未察世局人情的變遷,又受到圍着他們轉的精英或財勢群體的無形影響,以致未能調整價值觀念和視角,未能貼近時代和基層, 未能因時制宜地變革政策和推行配合措施,解民之所困,急民之所急。

出現這個情況原因很多,如:殖民地政府不培育本地政治人才,中國改革開放後香港「搵錢太易」以致思想凍結(「搵錢至上」、「經濟第一」、「地產最重要」),新自由主義盲目相信市場力量等,陷在舊價值觀念裏的官員絕不容易自覺被困,就算有所醒覺也不容易以小螺絲身分改變巨大機器的方向,我曾經在機器裏工作,對情況有點親身體會,因此理解現役官員的處境,不會視個別官員為敵人。

AP_1916118401622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反修例運動中,眾多香港人表達了熾熱的愛港之心,通過集會遊行竭力守護香港的獨特精神價值,成功阻截修訂《逃犯條例》,也成為全體香港人很重要的自我認識課堂。基於「愛之深,責之切」,隨後出現了針對個別官員的抨擊和下台要求,甚至視他們如同寇讎,這也許是社會運動無可避免的成份,但是我擔心:做好香港需要全體港人團結努力,過度聚焦針對個別人,播下的仇恨種子會茁壯成長,社會內部互相猜忌和對抗加劇,分裂將會更激烈,香港再無進步的基礎可言。

絕大部分香港人包括我在內,都希望香港好,願望大家諒解官員做決定時,實際上受制於時空大格局和個人經歷和見識,偶然會「好心做壞事」,但不會故意搞破壞,關鍵在發生錯誤後,促成他們深切反省,汲取教訓,及時調整價值觀念和視角,貼近時代和基層,因時制宜地變革政策和推行配合措施,這樣政府和社會才得以同步向前。

20190626_222702

經常講教育孩子需要讓他們從錯誤中學習才能成長,原則也適用於政府和官員,如果凡有錯就撤換官員,最後只會剩下「不做不錯」的人,政府不會改變也不會進步,最終連累社會本身受苦 。為香港的美好未來籌劃,祈求大家採取積極導向思維,把能量集中在「事」之上,至於「人」則以匯合最大多數為目標,也讓出錯的官員戴罪立功。

我誠懇敦促主要官員視今次事件為整體香港的學習機會,主動聯繫民間社會,一起透過反省、交流、磋商、論證,找出動蕩的根源,然後重新出發,舉香港之力消除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同時以與時代形勢匹配的思維,共建美好香港。

做好這件工作,社會才能從動蕩回歸穩定,政府作為香港的守護者,有責任牽頭採取行動,不要再讓民間失望。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作者網誌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