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那些事——三個關於抗爭者心理的小提示

情緒那些事——三個關於抗爭者心理的小提示
Photo Credit: 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暴力狀況,有不少人都會患上創傷壓力後遺症(PTSD)。主要症狀包括當時的畫面不斷浮上腦海、出現強烈的抑鬱或焦慮情緒,久久未回復正常。具體而言,你可能會不自翻看看警察施暴的片段……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過去數個星期,全世界都看到了香港人強悍的精神面貌。為公義付出我們義無反顧,在危險當前我們毫不退讓。在網上我看到一段短片,警方發射橡膠子彈之後,抗爭者固然震驚,可是頃刻重整旗鼓,再向警方推進。對失去生命的恐懼比不上我們對吾城的熱愛,以致當刻人民的意志可以置生死於度外,為國捐軀。

軟弱不是堅強的反義詞——它們同是愛的一部分

經此一役,政府稍作退讓,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大部分人都暫時舒一口氣,可是這口氣的氧分是如此微薄,不足以讓我們呼吸,因為我們都知道都根本的問題,包括:專制的政治制度、腐敗的警隊還未解決,一日這些問題存在,歷史會不斷重演,義士要繼續淌血。

接踵而來的是一股無力感,在無力感之下,傷害逐漸浮現。我們開始感到自責、軟弱、沮喪。此時,堅強反而成為我們的重擔——爲何先前眾志成城的香港人,現在作爲一個集體,卻在獨自流淚?甚至我們不禁自責,軟弱的我們,是否還足以保衛香港?

但是仔細想想,堅強和軟弱不是對香港感情的一體兩面嗎?不愛香港,怎會冒着危險也不惜堅毅挺進?但愛香港,怎會看著她受到傷害而無動於衷?人就像刺蝟,軟綿綿的腹部拚死裏着要保護的東西,硬而直的尖刺拚死抵禦外敵的進犯。

所以,別再責備自己有軟弱的一面了。軟弱不和堅強對立,而是愛的整體。自1997年至今,我們哭過痛過軟弱過,還不是能一直走出來嗎?

學懂接受自己的情緒

根據研究,面對暴力狀況,有不少人都會患上創傷壓力後遺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包括軍人[注1]等等,比率可高達五分之一。主要症狀包括當時的畫面不斷浮上腦海、出現強烈的抑鬱或焦慮情緒,而且久久未回復正常。具體而言,你可能會不自禁翻看警察施暴的片段等等……

二戰時期曾被抓進集中營的心理學家Victor Frankl曾說過:「面對異常的情況,恍如正常,則是異常。」[注2]所以近期香港的種種情況如果令你感覺透不過氣來,是人之常情,你不需要爲此自責,因爲這不是你本身出了什麼問題。

另一個很常見的情況,是強迫自己移除所有負面情緒,立刻振作起來或是認爲自己不應該感到開心,因爲香港難關未過,也有義士未曾獲釋。情緒不像一塊石頭,愈大力就能把它推得越遠。強求控制自己的情緒,多數只會適得其反:當初是因爲某些事感到沮喪,變成因爲不能控制沮喪而感到沮喪。

只有不應該做的行爲,沒有不應該有的情緒。

RTS2ILE8
Photo Credit: 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勿諱忌照顧自己的心理需要

具體有什麼方法能幫助自己接受情緒呢?其中一個方法是想象自己是情緒的旁觀者,作爲一個旁觀者,我們的意向只在觀察情緒,而不在控制情緒。甚至可以帶點玩味對自己說:「就看你能傷心到什麼程度!」這樣聽起來可能有點違反直覺,但因爲這樣做能使自己不再強求情緒如此如斯,所以實際做起上來很能消苦。

這個簡單的方法和近年流行的靜觀(Mindfulness)療法基於同一系列理機:對負面情緒,不加批判(Non- Judgmental)——即是不試圖控制情緒的來去,反而以開放的態度(Open and Curious)探索情緒的各個面向。在這種或許教人絕望的情景,靜觀也是助自己梳理感受、目的、想法的良策。坊間有不少機構提供靜觀活動,各有特色,有需要的朋友不妨了解一下。如果困擾到達病痛的程度,則需向處理精神病的專業人士求助,如社工或臨床心理學家。

照顧自己的情緒並非懦弱,何況就是懦弱那又如何?進擊有時,退下火線照顧自己亦有時,因爲這是一個長期的抗爭,並非所有人一刻之間盡耗所有精力就得成事。

我們都受了傷。選擇負傷上陣,頑強抵抗,固然崇高可敬;選擇暫且退下火線養傷,即是明智之舉。甚至如果對你而言,傷害太過難以磨滅,所以選擇離開抗爭運動。你已經給了香港你可以給的,毋負這片土地對你的恩澤。

無論你的選擇如何,我們同屬這個優秀民族的一分子。我們支持你、我們相信你,請你也好好善待自己。

注釋:

  1. Troubling Veteran Mental Health Facts and Statistics that Need to be Addressed
  2. "An abnormal reaction to an abnormal situation is normal behavior."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