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原文:韓國瑜崛起的背後,「推波助瀾」的中國網軍

《外交政策》原文:韓國瑜崛起的背後,「推波助瀾」的中國網軍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調查的發現在發表前曾由多名社群媒體和國安專家私下檢驗過,許多專家都很驚訝看似中國政府組織的專業網軍集團竟然也會留下有點明顯的蛛絲馬跡,但專家們的看法都一致認為,那三名韓粉群臉書管理員用戶與領英上的249人網軍集團,是有絕對的關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原由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於2019年6月27日刊載,英文原文報導於此。經資深主編同意授權,由原文作者翻譯為中文於關鍵評論網轉載。

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時,韓國瑜之所以能憑親中政客之姿跌破眾人眼鏡獲勝,他的支持者以為是因為韓的群眾魅力、選戰技巧、加上他畫出的靠著中國發大財的美夢太吸引人了。如今韓國瑜才做市長不過半年時間,已經想著競選2020年的總統寶座,儼然成為中國政府所夢寐以求的、一位不但親中而且又有人氣的政治明星。

然而韓的爆紅崛起背後有個小祕密,那就是一支來自中國的網軍部隊透過社群媒體給了他助力。隨著台灣的總統大選越來越接近,韓國瑜現正全力競選反對黨國民黨總統大選的初選提名,為什麼這樣一支部隊會在去(2018)年選舉幫助他、這支部隊背後是誰,恐怕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在2018年1124地方大選中,一直以來不願接受中國統一談判的民進黨大敗,在蔡英文總統領導下狂輸了18個縣市中的12個給較為親中的國民黨。

在選舉日前,就已經有許多人指控中國干預台灣的選舉,例如《紐約時報》便以「干預陰影壟罩」為標題,選舉之後類似的報導和傳聞也越來越多,促使六名美國聯邦參議員聯名寫了一封信給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和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要求他們調查中國干預台灣選舉一事、並且提出應對方案。然而直到本篇報導之前,關於中國干預台灣選舉的實際證據仍然少之又少。

不可否認的是,蔡英文總統在2018年非常的不受歡迎,她的執政滿意度從2016年的70%高點跌到選前的低於30%。其民意崩壞原因眾說紛紜,但許多人認為是一連串飽受爭議的國內改革造成的,還有一些人則歸咎於蔡讓人無感甚至反感的群眾溝通能力和領導能力。

但大多數人一開始都不覺得民進黨會輸掉高雄,畢竟有280萬人的南部大城高雄是民進黨在1998年贏得執政的一個直轄市,過去20年來民進黨在該市也一直處於優勢,在2014年市長選舉中陳菊甚至以68%的票數大敗國民黨。2018年市長選舉中民進黨推出的人選是陳其邁,一個有豐富經驗、雖然讓人覺得有點平淡無奇的立法委員。

國民黨則出乎意料地推出了韓國瑜,不但是一個完全不在國民黨建制派的人,他明顯的親中言論也與高雄的本土派色彩有極大出入。依據國民黨內幕人士指出,國民黨建制派一開始其實不喜歡韓國瑜,會提名他主要還是因為高雄太難打了、希望渺茫,所以才給了他。

許多人把韓國瑜與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相提並論,尤其川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與韓國瑜的「高雄發大財」極為神似,韓國瑜提出的發財路線也非常簡單:賣高雄的水果和農作物給中國、從中國引進更多陸客、不要說中國政府不喜歡聽的話,這樣人就進得來、貨物就出得去、高雄也神奇似的會發大財。跟川普很像的是,韓國瑜也常被指控犯了像是性別歧視和對少數族群抱持偏見的問題。

但與原本就相當知名的富豪川普不同的是,韓國瑜一直到選前幾個月都沒有多少名氣,直到2018年夏季之前,大多數高雄選民都沒聽過他是誰。各界人士們驚訝地看著韓國瑜以一個陌生人之姿在民調上竄出,短短兩、三個月就追平了陳其邁原本有的二十多個百分比的優勢。

Taiwan-mayoral-election-poll-Han-kuo-yu-
高雄市長選舉民調加權對比,圖表為《外交雜誌》依據 TSJH301.BLOGSPOT.COM資料繪製│Photo Credit: Foreign Policy

「韓流」的異軍突起連國民黨都有點被嚇到,韓國瑜的聲勢強到可以幫助國民黨其他地方的選情。等到民進黨在高雄的基層組織急忙開始大力幫陳其邁競選時,已經來不及了,韓國瑜最後以89萬票、53%對44%的漂亮數字擊敗陳其邁,劃下國民黨在高雄市市長民選以來的新高紀錄。

韓國瑜靠的很大一部分是網路和社群媒體的「聲量」,像是台灣議題研究中心等大數據公司都認為網路聲量是韓勝選的一大關鍵。比如該中心的一個統計指出韓的在網路上的「社群活躍度」(按讚、分享、評論數)一直都高到遠超過其他國民黨候選人加起來的總合。網路聲量在高度依賴網路的台灣非常重要,一個政治人物是否能聚集一定數量的網路聲量往往是勝選與否的關鍵。

到目前為止的故事聽起來都像是一個掌握民粹主義潮流的網紅政客,藉由現任總統被賭爛的低迷支持度,透過社群媒體影響力異軍崛起,成功把原本艱困選區翻盤。殊不知真相並不只是如此,真正的故事才要開始。

臉書是台灣網路和社群媒體的最大平台,2350萬人裡面有約1900萬人使用臉書。韓國瑜的官方粉絲頁經營得非常成功,在選舉結束時累積到了上百萬粉絲,足足是民進黨對手陳其邁的兩倍之多。

然而,炒作韓國瑜選情的其實還另有他處,那就是一個叫做「韓國瑜粉絲後援團必勝!撐起一片藍天」的臉書群組,這個群組創立於2018年4月10日,也就是在韓國瑜正式宣布競選高雄市長後的隔一天。那時候韓國瑜還只不過是政壇上的小人物,他的宣布競選造勢上才來了不過幾十個人。

Taiwan-cyber-influence-china-election-fa
2018年12月的臉書截圖,顯示挺韓國瑜的非官方粉絲團是創立於2018年4月10日,當時已吸引到6.1萬人加入│Photo Credit: 黃柏彰提供

隨著大選接近選情熱化,該群組很快成為臉書上最大的韓國瑜非官方粉絲團,在11月選舉結束時有超過6.1萬人加入(目前該群組有8.9萬人)。該群組裡的用戶透過散播各種宣傳材料、長輩圖、甚至許多假新聞來熱挺韓國瑜,同時也串連攻擊陳其邁、民進黨政府、還有其他說了韓國瑜壞話的人。

在選戰中該群組流傳了數千個發文,儼然成為網路上韓粉們創造、擴散、強化資訊戰彈藥的基地,並且將這些材料進一步擴散到各自的社群媒體圈子、通訊軟體群組、朋友圈、家人圈裡面。從該群組流傳的假新聞,往往被傳到台灣人最廣泛使用的通訊軟體Line的群組裡面。

陳其邁陣營並不是沒有發現這個群組的殺傷力,他們在選戰中曾召開記者會譴責該群組中散布假新聞的幾個特定用戶,並且揚言提告。陳其邁陣營還特別指出其中一名發了特別多假新聞的用戶,稱他是來自「海外的IP」。然而據我採訪一名陳其邁選戰時的貼身幕僚指出,他們從沒有去詳細追查到底是誰創造了這個群組。

結果我調查後果然發現,該群組並不是台灣的韓粉自發創立的,而是由一個來自中國、看似專業的網軍集團創立、管理、經營的。

2018年11月選舉結束時,該群組列表上有六名管理員,其中三人「方建祝」、「Yun Chi」、「陳耕」特別有意思,前兩人在4月10日加入群組,方建祝是群組的創始人,而陳耕則是在4月18日加入。其餘的幾位管理員都是在好幾個月之後才逐一加入,因此關聯性似乎不大。「方建祝」、「Yun Chi」、「陳耕」三人顯然在韓國瑜爆紅前好幾個月便看中了韓,替他創建了一個這樣的粉絲群組。

經我的調查發現這絕不是巧合,我在專業人士社群網站領英(LinkedIn)上發現了三個用戶,名子正好就是「方建祝」、「遲贇」(Yun Chi)、「陳耕」。這三個領英用戶都自稱自己是騰訊的員工。騰訊是中國最大的科技和社群網站公司,旗下的微信是全世界最多人使用的通訊軟體,騰訊也和中國政府關係緊密,密切配合審查言論和監控人民。這三人也自稱是中國北京大學的畢業生,其中兩人在自述那欄還寫著「在多家外企做過公關」。

Taiwan-cyber-influence-china-election-fa
最大的非官方韓國瑜粉絲團的三名創始用戶和管理員的臉書截圖,他們的名子也出現在領英上,並在各自的領英頁面自稱是中國的騰訊公司員工,其中兩人還在自述欄寫下「在多家外企做過公關」│Photo Credit: 黃柏彰提供

當然,誰都可以在自己的領英號稱自己是騰訊員工,也沒有其他證據顯示他們真的就是。但若進一步搜尋,用「在多家外企做過公關」這個關鍵字在領英搜尋,竟然一口氣搜出了249個人,其中每個人都自稱是騰訊員工、每個人的大頭照都是風格同樣的老舊畢業照、每個人都說自己是北京大學畢業。不知為何原因,這個關鍵詞從今(2019)年5月底開始在領英不能再搜索到任何東西,但我發現的許多領英用戶還是可以透過Google搜尋找出來。

諸多跡象都顯示這些用戶可能是假的,其中有些人用不同名、但大頭照是相同的。除此之外,大多數人都沒有加到多少領英的聯絡人(connections)。這些用戶全部都使用簡體中文,而不是台灣用的正體中文。

我是在2018年12月首先發現這個線索,從那時開始便持續追蹤這些用戶。那三個臉書的韓粉群管理員用戶自從1124後便沒有再發任何一篇文,似乎已經停止活動。但那個韓粉群組卻沒有因此停止活動,而是由其他幾名管理員接手經營,目前還不能確定他們與原先三名網軍用戶有什麼樣的關係。

這個非官方韓國瑜粉絲群組為何能從幾個人成長到數萬人,這還有待研究,其中有些人當然可能是因為被韓國瑜魅力吸引而真心支持前來加入,但也有可能是該群組的管理員用臉書買廣告的方式炒熱了群組的能見度,進而吸引到許多人,畢竟我們已經知道中國官方媒體在西方就是這樣炒熱了他們自己的臉書粉專頁面。

Taiwan-cyber-influence-china-election-fa
領英搜尋結果的螢幕截圖組合,顯示249個中國網軍集團的部分用戶│Photo Credit: 黃柏彰提供

本調查的發現在發表前曾由多名社群媒體和國安專家私下檢驗過,許多專家都很驚訝看似中國政府組織的專業網軍集團竟然也會留下有點明顯的蛛絲馬跡,但專家們的看法都一致認為,那三名韓粉群臉書管理員用戶與領英上的249人網軍集團,是有絕對的關聯。

我訪問的專家之一是一個台灣大型社群行銷公司的總經理朱先生,他匿名受訪指出,該網軍集團使用簡體中文、同時許多帳號註冊和經營的方式,種種跡象都顯示這些不像是台灣人做的。他還指出,領英在台灣使用者並不多的情況下,該集團卻透過領英大肆註冊假帳號。朱先生說,從他所知道台灣的社群行銷產業裡面,他想不出有哪些同行公司會用該網軍集團的方式去經營操作,即使那些他知道有接國民黨案子的台灣公司也不會這樣去做。

領英其實是中國政府用來進行情報蒐集和統戰的重要戰場,美國德國情報機構都曾頻繁地揭露懷疑是中國情報人員滲透進領英進行任務的證據,他們主要的方式是註冊大量的假帳號,有時候一下子就是幾百上千個,並且用這些假帳號來接觸不知情的人士(大多是西方國家人士),進而竊取機密、甚至被利誘脅迫收買成為中國情報網路的共諜。

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的助理教授、同時也是台灣研究解放軍的專家林穎佑則認為,這個網軍集團背後應該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戰略支援部隊(SSF)。戰略支援部隊是在2015年12月習近平針對解放軍大幅度改組的時候創立,現在儼然是解放軍裡負責航太、網路、電子作戰等等諸多任務的一獨立軍種。林穎佑引述美國網路安全公司火眼(FireEye)去年的報告指出,中國的網路間諜活動在2018年下半年大幅度增加並熱化,許多之前沉寂多年的中國網軍隊伍都歸隊並重新開始活動。

如果林穎佑的分析是正確的,這將是戰略支援部隊成立以來第一次被抓到干預外國選舉的案例。在這之前美國研究解放軍的專家早已不斷警告,稱解放軍重組後的戰略支援部隊將會成為中國對外國進行情報和心理作戰的重要兵器,顯然學到了2016年俄國如何干預美國總統大選的經驗。

不過另一名專家則有不同的看法,「何中尉」是國防部政治作戰局心理作戰大隊的心理作戰情報軍官,由於現役身分而用此筆名。他認為,這個網軍集團應該是一個透過中國公司承包的民間網軍隊伍,而不是直接由軍方或情報單位運作,雖然在背後下指導棋的最後必然是中國政府。

「他們在事成之後沒有清除網路痕跡,這說明雇用他們的人沒有交代這一指示,又或者他們覺得這樣做並沒有必要。這或許能說明為什麼他們用騰訊作為領英上的假身分,因為打著一個中國大公司的牌子可以讓他們在其他地方騙人。」何中尉說。

何中尉並指出,這絕不是中國政府第一次干預台灣的社群媒體。他去年曾用筆名在關鍵評論網刊登了一系列文章,對於台灣在面對中國進逼之下資訊與心理作戰之軟弱和被動提出了非常強烈的批評。

何中尉與他的同事在工作中曾發現許多看似台灣人的臉書粉絲專頁和內容農場,但他們追查結果之下發現是中共中宣部在經營的。他們乖乖的把該重大發現照規定彙報給上級後,政府高層沒有任何動作或回音,卻發現這些粉專頁竟然不約而同的開始變調、改變發文內容立場,讓何中尉懷疑到底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

AP_1908133746967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臉書和網路其他地方,狂熱的韓國瑜粉絲們都非常狂熱而好鬥,比如去年民進黨一名立法委員在尖聲批評了韓國瑜後,其臉書竟然湧入超過100萬的仇恨留言。選戰期間,每當民進黨的陳其邁試圖像韓國瑜一樣開臉書的直播時,馬上就會湧入幾百個臭罵他的留言。許多人都懷疑部分的韓粉其實是中國網民、甚至是中國政府雇用的五毛黨,但抓到幾個零星的中國網民是一回事,一直到這篇報導之前都沒有人能如此證明有系統性的操作。

但林穎佑、何中尉和其他專家都認為,這篇報導所發現的只是中國去年干預台灣選舉的冰山一角,因為絕對還有其他更多的群組、粉專頁面、內容農場、平台被中國政府指揮下的網軍用來作為推助韓國瑜勝選的工具。

目前沒有證據顯示韓國瑜本人與此報導揭露的網軍集團或其他中國網軍有什麼形式的串謀,但韓本人顯然非常清楚他的網路支持者來源複雜,面對外界對於中國網軍在他背後挺他的質疑,韓的標準回應一貫是:「我不認識你,但是,我感謝你。」

韓國瑜已正式成為國民黨2020年總統大選的初選候選人,他的主要競爭對手是台灣最有錢的人、鴻海集團的郭台銘,也就是幫蘋果在中國生產iPhone的台灣公司。如果韓成功擊敗郭和其他人而贏得初選,他將在明(2020)年1月對上民進黨的現任總統蔡英文。

近來高層美國官員都已經向台灣警告,說中國將會再次干預台灣的選舉、甚至清楚點名社群媒體將是中國網軍介入的重頭戲。問題只在於,台灣將會如此再應對此一嚴峻挑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