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未來真有性愛機器人,你是這三種觀點的哪一種?

如果未來真有性愛機器人,你是這三種觀點的哪一種?
Photo Credit: Tucia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愛機器人已經開始從科幻電影螢幕走入現實世界,由於它很可能同時具有身體與情感功能,因此它將會引起關於性愛 ── 身體性與心理愛 ── 的爭論。

貝尼塔.馬可森(Benita Marcussen)用數年拍了一組照片〈男人與娃娃〉,主角是數名中年單身漢,均以真人大小的玩偶為伴侶。這些玩偶雖然有人類女性的外貌,但不會行動也不會有反應,不過即使如此,它們確實獲得某些男性的「真心相待」。

2013 年底上映的電影〈雲端情人/觸不到的她(港)/她(中)〉(HER)講述了一個有趣的故事:名叫希歐多爾(Theodore)的男人愛上了他購買的人工智慧系統薩曼莎(Samantha)。薩曼莎擁有情緒反應、說話語氣充滿感情,但她沒有一個真實在的實體:她在「雲端」。

〈男人與娃娃〉報導的是當下正在發生的現實,而〈雲端情人〉的故事發生在一個人工智慧趨近完美的未來。前者有著幾近真實的身體與外貌、但沒有情感反應;後者則有接近人類的情緒與反應、卻沒有具體存在。兩個情境都有許多討論,但有一種綜合兩者的狀態、一個極有可能發生的近未來,卻不常被注意與談論。是的,這裡要談的就是:性愛機器人(sexbots)。

研究者David Levy在2008年的《與機器人戀愛和性愛》(Love and Sex with Robots: The Evolution of Human-Robot Relationships) 一書預言,機器人將在2050年成為人類社會中不可或缺的相處對象,而在兩年後(2010)第一個商業化性愛機器人Roxxxy正式上市,要價7000美金。

這幾年,性愛機器人不斷吸引業界與學界投入,後續發展與投資方興未艾。雖然目前為止,性愛機器人的外貌比不上靜態性愛娃娃這麼精緻細膩(會動的機器人的肌膚要能夠忍受拉扯),也沒有人工智慧薩曼莎的聰明伶俐和對答如流,但是它卻有巨大的潛力超越兩者:理想的性愛機器人可以像性愛玩偶一樣擁有栩栩如生的身體,也像人工智慧薩曼莎一樣自主,可以與人類對談、表現情緒。正是因為這個「綜合」,使得性愛機器人正在對我們提出一極富個挑戰性的問題:究竟什麼是性愛?

既要談性又要談愛,自然不容易。就讓我們從三個主要的性愛觀點出發,分別討論這些觀點擁什麼理由贊成或反對性愛機器人的發展,在這些觀點會帶來什麼樣的性愛機器人,以及我們如何評估這些理由是否合理。這三個觀點 ── 我的命名 ── 分別是「性愛繁衍觀」、「性愛一體觀」、以及「性愛分離觀」。

Photo Credit:  Peter Jackson  CC BY 2.0

Photo Credit: Peter Jackson CC BY 2.0

用於繁衍的性愛機器人?

性愛繁衍觀認為,性愛是為了繁殖,沒有繁衍後代意圖的性愛活動基本上被認為是多餘的、不必要的、甚至是罪惡的。性愛繁衍觀通常也否認「自己動手做」的正當性,因為性愛不該是為了獲取快感,而是為了生育。

性愛繁衍觀者通常不贊同性愛機器人的發展,因為機器人不具生育能力,將會嚴重破壞性愛活動的繁衍意義。性愛機器人也讓自己動手做變成更加省力的「機器動手做」,強化人類追求快感的欲望的同時卻降低繁衍後代的義務。

比較極端的性愛繁衍觀者甚至認為,一旦人類只與機器人從事性愛活動,那麼人類人口可能急遽減少,甚至導致機器人變成地球上第一大族群。事實上,性愛繁衍觀也是基於相同理由反對任何相同性別之間的性愛行為。

仔細來看,性愛機器人其實沒有嚴重挑戰性愛繁衍觀,因為這個觀點經常忽略一個現實:各種避孕方式已被大量採用。如果性愛繁衍觀者反對性愛機器人,那他們也須同時反對保險套、避孕丸、或者結紮。

對於原本就不想生育的人來說,有一打保險套或避孕丸和有一個性愛機器人其實沒有差別。換句話說,即使性愛機器人挑戰了性愛繁衍觀,它也只是把挑戰向前推進了一點點。

Photo Credit: Tatiana Vdb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Tatiana Vdb CC BY SA 2.0

再者,如果性愛繁衍觀者反對性愛機器人,他們也要連帶反對一切性玩具(sex toys),因為性玩具也在加強與鼓勵自己動手做的方便和強度。事實上,這種觀點其實是一種性愛的工具論:繁衍是目的,而性愛的手段。在這種觀點下,性愛娃娃和人工智慧薩曼莎都要反對,何況是兩者的綜合──性愛機器人。

若要反對性愛機器人,性愛繁衍觀不是個好的出發點,一來它要反對的東西太多,在性愛機器人之前已經有太多課題必須面對,二來它在實際上可能間接鼓勵男性性愛機器人的發展。

如前所述,性愛繁衍觀的重心其實不是性愛而是生育,因此嚴格來說,發生性行為的是不是真實人類並不重要,如果要在不剝奪性愛過程的附帶好處(例如歡愉)的情況下讓讓受孕過程更加精準、有效,那麼性愛機器人其實是可以接受的。

然而,問題來了:在技術上要讓男性性愛機器人提供具有人類 DNA 的精子並不困難,要讓女性性愛機器人儲備具有人類 DNA 的卵子亦算容易,但要讓女性性愛機器人擁有「懷胎九月」的能力卻是一個技術門檻。要製作一個體外的機器子宮複製整個懷孕過程是可能的,但這需要一個龐大的技術系統與其連結、作為支援,而短期之內要把這樣的系統塞進一個有如人體一般大小的女性性愛機器人仍然相當困難。

也就是說,人類男性在性愛繁衍觀中可以被男性性愛機器人取代,但人類女性卻不能,或者說,極度困難。據此,讓我們想像一下,在性愛繁衍觀主導下的性愛機器人發展會是如何:為了有效增加懷孕機率,但保有性愛活動的其他好處(如歡愉),男性性愛機器人取得重大進展、佔有大量市場,但女性性愛機器人卻寥寥可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