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第五季:少了「期待看到慘劇」的殘酷感

《黑鏡》第五季:少了「期待看到慘劇」的殘酷感
Photo Credit: Black Mirro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黑鏡》第五季一反常態,少了一種大家會期待看到慘劇的殘酷感。這一季簡直是集合前四季當中最沒看頭的作品,用新的故事來做詮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英國記者查理・布魯克(Charlie Brooker)創作的獨立單元劇《黑鏡》,自開播以來,即廣受世界各地的影迷喜愛。該劇以近未來的科技物為核心,針對其利弊的,來表現人類面對新事物的各種效應。每一集都是獨立的故事,以黑暗和諷刺的風格來表現劇情。

此劇集開播以來,以第一季第一集最為懸疑聳動,也奠定了影集的基調。而特別版的互動影集《黑鏡:潘達斯奈基》,更是石破天驚的創下影視新頁。

在《黑鏡:潘達斯奈基》之後,《黑鏡》要如何延續其輝煌的成績?製作人選擇了一個「倒退」的方式。

以《黑鏡》的前四季來說,刺激有餘卻情感不足。每季總會有一兩集是著重於人性的情感反應,例如在第三季第四集的〈San Junipero〉中,老人與無法出門的病患透過虛擬實境談的一段戀情。但其實各集的基調卻總是冷酷。

而《黑鏡》第五季卻一反常態,甚至於回歸到前兩季的路數,短到總共只有三集。而這三集的基調只有一個:「科技所召喚的情感」。

MV5BNDkwMzQ1ZDQtOTVhNS00ZDAzLWE1NDctMWQ2
Photo Credit: Black Mirror

在〈Striking Vipers〉中,一對哥們平常各自過著自己的生活,卻意外發現虛擬實境的對戰遊戲,具有模擬人體真實反映的功能,因此展開了一種怪異的互動:利用虛擬角色的不同性別來做愛。

而這個設定卻沒有像第一季的〈The Entire History of You〉那樣,透過科技的再現挑起人性當中的醜惡,並上演殘酷的決裂。這對哥們都是異性戀,彼此有的是兄弟間的情感,但虛擬電玩開啟的性愛,更多是一種用來填補各自婚姻與戀情中的空虛,進行哥們式的情感交流,一如世界各地常見的「哥們互相幫忙打手槍」一樣的概念,勾起的自然是慾望的滿足,但那個情感卻跟來自愛情的性慾無關,更多只是有趣。

但這讓哥們彼此以為自己有同志傾向,並因此上演打鬥場面。最後才確認了自己是為了填補空虛,最後當成一種小眾的怪癖然後和好。

這樣的劇情發展可說違背了《黑鏡》那帶有殘酷諷刺本質的一致性。因為最後沒人崩潰,也沒人因此毀掉。

MV5BN2QyNzU5MjgtMDU0Zi00MGFlLWEwNWItMGY0
Photo Credit: Black Mirror

而第二集的〈Smithereens〉,講述一個魯蛇綁架了社群軟體公司員工,企圖要脅公司創辦人跟自己對話。整個過程毫無科技感,完全是現實世界即有的事物,跟普通的劇情片毫無二致。而且處理的是因為意外失去人生希望的魯蛇,是如何因社群軟體的存在而受挫,最後試圖幫助其他人的故事。這個故事同樣在殘酷中帶有溫情,而且溫情感太多,多到這如果不是放在《黑鏡》中,也沒人會發現這是本系列的故事。

而〈Rachel, Jack and Ashley Too〉在大明星麥莉希拉的加持下,講述一個被阿姨宰制的超級巨星,如何透過複製自己思想的機器玩具,在一對姊妹的幫助下,成功的脫離魔掌,找回自我。

這個故事雖然帶有冒險,但也是溫馨感太重。本質上一如迪士尼的冒險故事,有驚無險,最後有個快樂結局。賣點大概就只有可愛機器人、看麥莉展現有別於舞台上的形象,以及超級可愛的姊姊而已。

MV5BNDk2YTZjZTUtMGM5Ny00ZGRiLTgwNDItODdj
Photo Credit: Black Mirror

要說第五季的三集完全違背《黑鏡》的設定倒也沒有,但三集的重心卻都聚焦在「溫馨」上,不但少了一種「大家會期待看到慘劇」的殘酷感,也跟過去的「冷酷」作風很不同。如果就《黑鏡》所建立的價值相比,這一季簡直就是集合前四季當中最沒看頭的作品,用新的故事來做詮釋。

但也不是不能理解製作人的心態。《黑鏡》走了四季,對於科技所能造成的負面效應,已經談論很多。雖然有些集數也不乏溫馨結尾,但本質上都在警示著人類,科技的濫用會造成危害。到了第五年,製作人用三集來追求「殘酷現實也是有值得肯定的溫馨面」,這跟過去「用溫馨來淡化危害」有步驟上的不同。一個是嘗試在殘酷中找尋一點救贖,這一季則是用樂觀來看待殘酷現實。可以說,《黑鏡》的第五季比較「人心向善」的走向。

當然,觀眾吃不吃這一套,也是有待觀察。搞不好第六季又會回歸到最初的路線,也說不一定。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