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觀戰】川普「元首外交」魅力不再,「賣面子」無法解決問題

【G20觀戰】川普「元首外交」魅力不再,「賣面子」無法解決問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的講話往往流於浮面的客套與虛偽的讚美,就算在G20峰會能夠當面跟各國元首溝通,但是少了峰會這樣的場合,以面對面溝通為主的元首外交就會動彈不得。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確是個「讓人驚奇」地總統,在這次的G20(Group of Twenty)高峰會,他充分地展現了「元首外交」,分別跟中國、日本、韓國、印度、沙烏地阿拉伯跟土耳其等元首進行雙邊會談,這些國家除了沙烏地阿拉伯是因為王室涉入謀殺記者之外,都跟美國有重大利益衝突,並且在會談中幾乎都陷入停滯,川普卻在跟各國元首會面中,直接定調甚至推翻美國談判代表的意見,如此「個人先於團體」的談判風格,的確會強化美國總統的實質影響力,但卻也讓美國的政策方向顯得混亂。

美中印陷入貿易戰僵局

美國目前跟中國、印度都陷入了關稅僵局跟市場保護戰的僵局,美國在跟中國進行全面貿易戰之後,從今(2019)年五月雙方談判陷入停滯,雙方直接展開貿易關稅大戰,中美兩方的談判代表完全沒有進度。

很多人把焦點聚集在中國失去美方市場,或是華為手機失去關鍵零組件或技術帶給中國交際的衰退,不過從美國商會跟美國企業一系列對美國政府的反彈,其實貿易戰帶給美國的創傷也不小,尤其川普已經開始下一屆的總統選舉,屬於川普支持群眾的美國大豆等農民,因為無法外銷中國,收入遭到嚴重損失,必須仰賴聯邦補助,但光靠政府補助能撐多久,美中政府都心知肚明。

川普政府在行前就多次放話,G20峰會如果習近平不肯去或拒絕跟川普會面,美國都將提高對中國的制裁,光是這一段話就能看出,美國急於解決跟中國當下的談判僵局。

美國跟印度也有嚴重的貿易問題,許多人原先認為美中貿易戰,必然導致美國與印度的結盟程度升高,不過美國總統川普卻取消給印度的貿易關稅優惠,同時加徵鋼鋁關稅,印度政府隨後也決定針對杏仁和蘋果等28項美國商品提高進口關稅。

面對印度的反彈,在美國貿易代表無法突破之下,川普這次也會見了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但這次會面依然原地踏步,畢竟對美國來說,印度的戰略地位對抑制中國十分重要,美國又要印度遏制中國,又希望印度對美國經濟讓步,這種兩手都要的戰略,說實話只有日本、韓國會買美國的帳。川普老是以為自己出面,就一定能改變甚麼,但是在實際國際政治上,並沒有如此有效。

美國扶持日本成地區代言人

川普急於跟中國、印度突破僵局,主要是美國經濟受到的影響越來越大,美國也需要從盟國吸取更多的資源,來分擔美國壓力,日本就幾乎成了美國予取予求的對象。川普的美國全球佈局中,培植美國的「地區代理人」一直是外交的重中之重,日本的角色正在上升,不過日本是否真能扮演起稱職的代理人角色?在目前看來非常困難。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特地飛往伊朗斡旋美伊關係,雖然美國否認要安倍傳話,但是從安倍動作之大,不太可能只是安倍一心一意熱臉貼冷屁股。可惜伊朗完全不買單,只接受跟美國直接對話,讓安倍鎩羽而歸,最後川普還是只能再度強調自己跟伊朗的「情誼」,美國外交只能不斷靠總統川普賣面子,日本並沒有發揮到積極作用。

這次日本擔任G20地主國,可惜美國總統川普依然痛批日本對《美日安保條約》負擔的義務不對等。川普特別強調,美國有傾全國軍力協防日本的義務,但是如果美國遭到攻擊,日本卻不會出兵協助。其實川普的意思很清楚,美國本土遭到攻擊的機率極低,因此美國會遭到攻擊的地方,只有在美國派兵進駐的爭議地區,在亞洲就是南海,另外一個地方就是北韓。

對日本來說,北韓能施力的部分比較有限。美國更需要日本在南海部分提供更多支援跟軍力,因為美國在亞洲,只有在南海跟中國軍艦有展開對峙。美國不斷揚言要把美國海岸巡防隊派到南海,其實應對的就是中國海警。南海打的是持久戰,中國不斷將海警船派往南海,讓衝突等級維持在警察也就是內政領域,不讓衝突升級到軍事領域,如果美國用軍艦對付海警,那引發的衝突會更嚴重。

美國把海岸巡防隊調到南海,光是後勤跟人事經費就很嚇人,長遠之計,美國還是要仰賴周邊國家,包括越南、菲律賓還有亞洲海上實力最強的日本,越南跟菲律賓的海上警察船隻噸位跟裝備遠不及中國海警,但是要日本點頭投入資源卻也不容易,一方面要得罪中國,一方面日本有二戰原罪,派船到南海正當性不一定足夠,可惜川普不會管這些,他對日本的態度很強硬,但吃定日本政府,卻可能引來更多日本人民反彈。

AP_1917934033304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川普急見金正恩,兩手空空難有成效

韓國也是美國總統川普此行的重點,北韓其實跟美國關係已經降到冰點,理由我也一再強調,因為美國並沒有實質給予北韓經濟支援。隨著美國援助遲遲不來,川普這次突襲式的在板門店DMZ跟金正恩見面。我覺得川普還是太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也低估了北韓的實際需求,中國習近平已經去北韓訪問了,這證明中國北韓的關係正在回升,回升的理由也很實際,中國需要緩衝國保護邊界,北韓需要更多資源維持國家運作。

川普除了微笑握手,就是要其他國家多吐資源幫美國,北韓除了有飛彈之外,整個國家一窮二白,怎麼可能還自帶便當去幫美國打架,對象還是唯一會支援自己的中國。美國要晃動中朝關係,就只能砸錢砸人,除此之外,訴諸「恐中」等其他空洞口號是沒有用的。

對土耳其先硬後軟中東守門人角色重要

土耳其是美國另外一塊傷口,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對美國態度也很強硬,其實美國對土耳其的需求很大,土耳其也是美國在中東跟北約的重要盟國,但是美國因為土耳其購買俄羅斯S-400防空飛彈,決定暫緩土耳其的F-35戰機的採購計畫,結果引來土耳其嚴重抗議。但是戰機採購是有合約的,土耳其已經付了錢,美國要不然就退錢,賠償損失,不然就是得交機,美國不想退錢,土耳其怎麼可能接受?

川普也把握機會跟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會面,結果又把錯誤都推給了前任的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說是歐巴馬不賣給土耳其愛國者飛彈系統,土耳其才只好琵琶別抱,其實這也是在為美土兩方找臺階下,因為按照合約,美國是必須交付戰機,如果有排除條款,美國早就秀出來了,不可能等到現在還在打口水戰。

雖然土耳其現在政府非常專制獨裁,但是在維護中東穩定,包括庫德族問題上,美國需要土耳其,尤其是土耳其協助穩定敘利亞跟伊拉克的北方邊界,還有抑制伊朗西擴,土耳其軍隊在這幾個地區扮演關鍵性角色。前文也提過,美國需要地區國家協助處理地區衝突,不想花錢就只能靠別人,川普其實底氣不會太足。

結論

總而言之,川普現在處於一個尷尬的狀態,世界各個地區都有衝突跟混亂,美國過去扮演仲裁者角色,在協調之間順便維持美國利益。但是現在川普希望維持更多美國利益,那維持各地區穩定的工作,就必須下放到各個當地的代理人國家,理論上從二戰之後,美國會給予軍事盟國金錢、武器跟經濟的援助,但川普又希望衝高美國經濟表現,那就只能挖東牆補西牆,把過去挹注到國外的資源,放回到國內。

川普習慣的武器是「金融經濟」,但國際政治是需要「武力」來維持穩定的,如果沒有一個穩定的國際環境,金融經濟也會受到嚴重影響甚至停滯。但偏偏美國現在槓上的大國,中國、印度、土耳其跟伊朗都是地區的關鍵性國家,只要它們放任地區小規模衝突,美國就必然疲於奔命。各國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川普才會急於出面來挽回談判僵局。

可想而知,為了更大拉升美國本土經濟,川普還是會對中國、印度等國家施加更強的經濟制裁力道,但是前提都是國際大環境跟秩序要能夠維持,一旦秩序崩解,美國就得花更大的成本去重新建構維護。川普的外交談判是主帥先行,部隊隨後清場。但是欠缺了由下而上的堅實談判基礎,川普的講話往往流於浮面的客套與虛偽的讚美,就算在G20峰會能夠當面跟各國元首溝通,但是少了峰會這樣的場合,以面對面溝通為主的元首外交就會動彈不得,從之前中美跟中印之間的僵持就能看出,畢竟不會天天過年,G20峰會也不會月月有。

別忘了,距離下次峰會還有整整一年。

2019年G20峰會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