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上帝》:「寬恕」如何勒索教會中的性侵受害者

《感謝上帝》:「寬恕」如何勒索教會中的性侵受害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和其他角色不同,伊曼紐是一位天主教徒,是一位即使遭遇此事仍然信仰天主教的信徒。因此他必須要面對是否要「寬恕」的抉擇,也只有伊曼紐才必須要承擔教會無形施加於他需要寬恕的壓力。

利用教會權力關係的性犯罪者,就是意識到「寬恕」在基督教價值體系中的位置,而故意操弄迫使人們接受他的濫權。這也正是為什麼每個體制都確實會出現利用權力不對等的性犯罪,但是在教會裡特別容易用這種操作手法,讓受害者有苦難言,自繳器械。

所以在一段關於《感謝上帝》的訪談裡,導演提到他為何安排伊曼紐的妻子說:「如果你赦免他們。你就會永遠走不出來。」,馮斯瓦歐容說:「那句話想表達的是,他需要走出宗教或倫理上的模糊地帶,直接走向法律機制」。導演精確地指出這套邏輯在這個情境下進入了某種僵局而被有心人士利用,而在法律裡並不存在上述的矛盾,因此他妻子自然認為用法律的途徑是對他丈夫走出傷痛的明路,而且也是應該的。

「你還相信上帝嗎?」

整部片的結尾收束在伊曼紐的兒子問他的爸爸:「你還相信上帝嗎?」歐容說:「透過這個電影,我想問的是,這是一個普遍性的問題,還是一個在這樣的宗教裡特別容易產生的問題?」當作為這個信仰核心的「寬恕」概念可以在這樣的情境下被利用成為引發信徒矛盾,並勒索受害者就範的工具時,基督教包庇性犯罪的文化就不再僅是一個各處都會發生的普遍性問題,而是在這個宗教裡特別容易產生的問題了,進而涉及到對這信仰本身合法性的根本質疑。

歐容接著又補充解釋說:「最後當兒子問父親,你是否還相信神時,他其實是在問,你是否還相信這個組織。」兩句話合在一起其實就是叩問「這個宗教是不是有著本質上不可解的問題。」如果沒有放在基督教的脈絡裡,我們不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為什麼相信上帝和相信這個宗教會有必然的關連?

然而這裡的重點豈是僅只單單針對「相信上帝」這件事,而是「相信一個認為人有原罪並且建立在這前提上相信給予人類恩典的上帝」,這個相信本身,已經存在著一個不可解的困局。不明白「寬恕」的教義,以及他進一步如何被利用來包庇性犯罪者,就無法理解這句話中深層的意涵。

更深一層來看,不只要放在「寬恕」教義的脈絡中去理解,更是要放在「天主教」的脈絡中去理解。與基督新教不同,天主教有一套教宗制度,這套教宗制度構成天主教信仰的深層核心。文章前面我們有提到,基督教的核心是無條件恩典的寬恕,隨著這個教義緊接而來的問題是,這個寬恕是如何可能的?

在基督教裡,這個寬恕是由於耶穌基督代罪人釘十字架而可能的,所以「如何與耶穌基督的生命」產生連結,是基督教中可以說最核心的關鍵問題。基督新教連結的方式靠著是「信心」,也就是比較偏向在意念上去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而死這件事,讓救恩臨到罪人身上;天主教也靠信心,但他同時存在一種更為「物質性」的連結方式,也就是「聖體」。

shutterstock_62171096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教會、教宗與作為聖體的無酵餅

耶穌基督曾在最後的晚餐裡拿起無酵餅和葡萄酒,說後人要吃無酵餅和葡萄酒來紀念他,因為「這是他的身體和血」。這成為基督新教後來的聖餐,也是天主教的聖體。天主教相信,當神父「祝聖」無酵餅和葡萄酒時,無酵餅和葡萄酒就「真的」「超現實地」變成耶穌的身體和血,因此吃下聖體的信徒,是在「物質」意義上和耶穌進行身體上的連結,而這個連結,就是「教會」。

而這一切,唯有「神父」這樣身份祝聖的人才能產生這樣的效果,而神父是由主教、教宗體系去進行授權的,教宗,就是使徒的傳人。正是因為有這個教義,這個教義又立基這一層又一層的連鎖關係,使得天主教成為一個比起宗派林立的基督新教組織上更為統一的宗教系統,而這也使得「教會」本身,在天主教的脈絡來說,就和信仰上帝本身畫上了等號,因為教會就是與耶穌基督連結在世俗中最具體而微的表現。因此歐容說:「最後當兒子問父親,你是否還相信神時,他其實是在問,你是否還相信這個組織。」其實是一個在天主教脈絡裡才可以得到理解的一句話。

《感謝上帝》的開頭,伊曼紐在教堂裡排隊,神父一次又一次高舉著白色的圓形物體交給信徒,那就是無酵餅,也就是經過神父祝聖後的「耶穌的身體」。天主教徒相信,五餅二魚的神蹟(聖經中記載耶穌用五塊餅兩條魚餵飽飢餓的幾千人)象徵的是聖祭儀式中,眾人,全世界的人,歷世歷代的信徒,都在這個超自然的神蹟當中,全都被「耶穌自己的身體」給餵飽。所有《聖經》中關於宴席的記載,都可以作如是觀。

可是在整部片中,真正餵飽眾人的,是每位受害者,伴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行動,一次又一次電影中所呈現他們與家人、與同志圍在餐桌上的對談、衝突與和解,這樣離開宗教場域的餐桌中的「再連結」真正餵飽眾人。

我們可以看到,整部片中,吃飯的場景不斷地出現,我不禁懷疑,這是導演所安排的一個小小玩笑與感嘆:那個舉起耶穌聖體的無酵餅已經徒具形式,而真實的宴席,真正代表著耶穌的愛餵飽眾人的宴席,卻是在宗教世界眼中視為世俗的餐桌裡頭一次又一次被實踐出來。

爸爸,你還相信上帝嗎?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