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下的畢業生:請不要將單一人事物,當作永遠的信仰

給台下的畢業生:請不要將單一人事物,當作永遠的信仰
photo credit: REUTERS/Toby Melville/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深信每個人都曾很努力過,但無知的我們是不是都有過「因為別人努力的面向和我們不一樣」而覺得他們不夠努力?人通常都很用力感受自己,卻無法真正地感受別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雯莉

畢業季才剛結束不久,陸陸續續看見了許多屬於這個季節特有的產物──畢業致詞。回想2年前,我仍擁有學生身分,當時的我看見學校徵稿畢業生致詞,便興沖沖地跑去投稿,只記得最後得了第三名,連稿子的演說內容也竟然在畢業之後的2年多就朦朧模糊了。

我不想去翻找那個年紀我寫給自己的話,也停止幻想認為自己的思想能獲得廣大的共鳴。如今,我越是去想,便越覺得怎麼可能有一種獨白或對話,能獲得全部人由衷的共振呢?

我們每個人都如此不同又獨特,他告訴我的故事也許正巧與我類同,因此我能幸運地能撿到幾個碎片,短暫地拼在自己人生的某個片段。但也或許他的遭遇我壓根兒沒遇過,除了出生,其實人生還有許多經歷都是我們無法真正自己作主的,例如生離死別、生老病死和貧窮。

正因為這些我們無法自己選擇的經歷,造就了我們成為不一樣的人,所以想要用一種說法告訴這麼多不一樣的人:「世界有一種或三種成功的方式,或者這樣想、這樣做會比較好喔!」實在很為難,也很怕出錯呢。還好,當年畢業致詞沒選我上台,不然現在的我可能會因為當時的多嘴,才真正開始承受起那樣的責任感。

但說也奇怪,我很愛聽畢業演講,從大學時期,還沒畢業就開始了這樣的蒐集癖好。我在一堆畢業致詞的大海中,企圖尋找依歸,有時能正巧攀上一個浮木,剛好適用在我那個年紀也就足夠。我每次都很著急地想知道「成熟的大人們」到底想告訴我們這些迷惘的小毛頭什麼?幾年之後,似乎輪到我該成為成熟大人的年紀,但我卻依然對於許多的事物感到迷惘。

我這才明白迷失並不屬於未畢業學生的權利,不同的人生階段遇到的人生課題,都將成為我們不同的人生導師,因此更不需要偏廢地把某種言論或單一的人事物,當成永遠的信仰,當你打開心裡的界線,你會遇見更多有趣的人事物和冒險,並在其中學習包容和對生命的尊重。

我在學生時期,尤其是要畢業的那年用力地想著:「未來我要成為一位怎麼樣的人呢?」我的答案總變來變去,卻不曾受到世界嚴厲的譴責。因為那終究是我的事,只要不覺愧對那個當下,又何須向誰交代我是誰?

我曾經想成為一位有用的人、善良的人、溫暖別人的人,還有先療傷自己的隱形人。後來我才真正明白人是如此複合的,我想成為的,原來可能是生命裡曾經遇見的那些好人,也很可能單純地只是我自己。

在我目前遭遇裡最徬徨的一年,我拼命地問著自己:「人生在世,存在的使命是什麼呢?」我想著其他人是不是也和我一樣困惑?那他們的答案又是什麼呢?我們都曾經歷過想把別人人生當作參考的時期,但也正因為遇過那樣的不可行,所以明白了去追尋自己的直覺。

人的使命其實是很個人化的自我風格,也許你認為人生在世只要能再去溫暖一個人就算不虛此行,也或許你覺得要對社會有所貢獻,無論如何,請專注地享受你的使命感,somebody和nobody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都是一樣偉大的。

我深信每個人都曾很努力過,但無知的我們是不是都有過「因為別人努力的面向和我們不一樣」而覺得他們不夠努力?人通常都很用力感受自己,卻無法真正地感受別人,想想那好幾個在圖書館熬夜讀書的夜晚,那些時刻,別人也或許正為了電動升等徹夜難眠啊。如果你覺得難以接受,那麼說那些時刻別人或許正經歷了家人的離別,而無法選擇和你做出同樣的努力,你還會在心裡默默指責他們的不是,而感到自己的努力很高尚嗎?

一件事情有許多切入的面向,有時我們很難斷定一件事的是非對錯,但也別因此忘記自己可以選擇立場和保持同理。世界可以學習和感恩的面向很多,重新思考「努力」一詞對你的定義,我個人覺得努力是一個全方位的發展,包含生活、身心和照顧情感等。

看過小說、電影或別人的真實人生,如果你夠認真融入,你會找到能夠溫暖你的地方,當我們覺得自己很慘澹的時候,再想想你看過的那些,就會明白苦痛、責難與不幸的事,從來就不是只有找上你而已。停止抱怨和無意義的比較,不用比誰慘。當然聰明如你,也不會反向操作去比誰好。

如果你現在很難過,不用催促自己馬上不哭,如果你覺得自己現在或過去傷痕累累,那麼請花點時間替自己療傷,忙碌可以短暫麻痺苦痛的感知,但你的身體狀況未必能長時間替你承受這些。接受自己身上的疤成為圖騰,並和自己和解,這些年我體會到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請不要把自己的弱點當成限制或武器,因為那並不會使你進步,也不會治好你心裡的傷。放下那些不快樂的記憶,停止在當下假設自己是個受害者的想法,我們需要的是一對翅膀,不是保留一把兇刀。

文末還是得回到我寫這篇文章的本質──我不覺得一篇演說或一本書籍是全然有用或無用的,因為有沒有用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很主觀的判定。而我們本來就活在自己的主觀世界,即便我們有多嚮往活得客觀一點,也無法全面。但那也沒有不好,所以不需要停止對社會的質疑,那是讓這個世界進步的動力。

但記住選擇做有意義的批判,而非沒有建設性的批評。選擇你想成為的價值觀,並真誠地對自己的慾望誠實,你想要成為萬眾矚目的巨星?還是一個人待在房裡孤獨寫作的作家?在不使他人受傷的前提下,人生的路本來就沒有標準SOP。我一直覺得人類是一種會很努力完成心願的物種,所以至今我們可以不必鑽木取火,正因為這種物種的天性很強大,所以我們更要注意自己的所思所想,並更謹慎地對夢想許願。因為你的夢,將決定明天的你成為怎麼樣的人。

社會需要專業,不需要更多權威的賣弄,對我而言,演講不是以上對下的說教,即便大多數演講人都得站在台上,但那大概是非不得已吧。不然人類實在太渺小了,看不見誰在世界的角落發聲,想要找人回應或對峙也很難尋見該去的方向吧。

與其說演講,我覺得演說更像同時多人線上聊天,我的視窗在這,你的視窗也有你最獨特的故事,相信自己,不一定要乖乖聽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