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15歲的我是如何從想當麵包師變成護理師?

【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15歲的我是如何從想當麵包師變成護理師?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法否認的是護理確實是鐵碗,就如轉身當社工的友人所說:「護士錢賺的多,到處都有醫院不怕沒工作!」,我比較認同後句話。職缺多,但成為天使的道路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得下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游筑涵

算算時間,從我決定踏上這條「天堂路」也差不多十年了。如果時間能倒轉的話,選擇成為凡人或惡魔,也沒什麼不好。

這項職業有多種尊稱,像是:白衣天使、南丁格爾等,也有通俗的暱稱,如:小姐、欸等,不過現下已經有正式的稱呼,護理師。

有聽過寶O夢吧,成為護理師的道路就有點像玩寶O夢——白色巨塔版。

成為天使的第一步——自願或非自願,總之就是拿起護士帽

「我以後要當護士!錢賺得多,到處都有醫院,不怕沒工作!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來當護士?」

我選擇得早,受到好友的吹鼓,十五歲時猶如一匹脫韁的野馬,十頭牛也拉不回,用2B鉛筆畫下我人生第一次的重大抉擇,而最終那位說要陪我當護理師的友人,如今已奔向友愛的社工道路,一去不回頭,我只想說國中時期同儕影響力真是可怕。

成為天使第二步——術業有專攻,內外產兒加精公

在抵達白色巨塔一共有八個道館要打,我選擇五專加二技,所以一共讀了七年的護理,這七年來讀的書疊起來都快達到我的身高一半,海量的知識砸來,努力幫自己練等後,就是去醫院小試身手,打各種道館,拿到徽章後,就可以開啟下一關試煉,在見識到白色巨塔的冰山一角後,中途不免有脫隊的隊友,越打到後面道館,剩下的隊友還不見得會跟著衝向最後一關白色巨塔,我只想說這遊戲好難玩……

成為天使第三步——先自我毀滅,重整人生價值觀

好不容易進入白色巨塔裡,但你還不是天使,請記得周圍的天使等級都是破一百等,而身為新手天使的你還有得練,各式各樣的考驗將迎向你,雖然學校有教過病人發燒、吐血、沒呼吸心跳等等,該如何處理,但是你會突然發現學校教的跟現實遇見的差距有點大,紙上談兵果然比不上臨床的真槍實彈來的寫實,此時便是你是否可以進化的契機,若撐下去你就會成為一位護理師。我只想說護士帽不好戴,請問離職,要付多少違約金?

恭喜成為天使,還有下一步——笑著揮灑血汗錢,你的人生無法作主

光越明亮,陰影越暗,白色巨塔裡面其實血流如柱,此話血腥又符合事實。生離死別、人間冷暖等類似八點檔劇情也會發生,差別在於你是看戲者還是當事人。當前一床生命消逝後,還得重振精神照護手中六、七床,就此獲得新技能——情感麻木,但不是真的不難過或痛苦,而是還有其他人需要照護,必須集中精神做事。

時常聽見有人嚷嚷:「我媽很痛!你的職責不是要視病猶親!有沒有同理心啊?」容我說明一下,同理心就是站在當事人的角度和位置上,客觀地理解當事人的內心感受,例如:「我知道你母親現在因為疾病原因覺得疼痛,而我剛才已經施打止痛藥物,藥效大約要半小時才會發作,請你稍等一下藥效,但也請同理我還有其他病人要照護,無法一直待在你病房這裡。」,又有新技能——高明的說話技巧,即使不善言辭,也要學會幾招,雖然還是會有被投訴態度不佳的機會。

一個月你有可能會迎接白班、小夜班、大夜班三種班表,如何調整睡眠就是自己的本事,生理時鐘都無法好好調整,時常上白班時,午夜四、五點就醒來睡不著。又有一技能——別懷疑,能睡就是福。

近來護理總被當成服務業,常有病人按鈴,開口大多是:請幫我拿遙控器、我覺得很熱,幫我調整空調溫度、電視怎麼壞了等等,又得新技能——十項全能的雜工,人生好難,除了照護病人生命,還要修理電器。

更別說同行間的背後捅刀、放冷箭事件,以及來自上頭的施壓,隨處都是VIP病人,又得一技能——不要相信任何人、人生來就是不公平的。

此外,最最令人困擾的就是醫院評鑑,隨時有委員出沒、各種新條文公布、參與病房會議或者各組行政會議、晉升職等所需的報告還有累積換護理師證照的學分等等,護理師,不只有護理這項工作還有各種報表要做、各類雜事要學會。我只想說拜託,放假就讓我好好睡一覺!

成為天使後,最後一步——升天或是墮天

此步我尚未踏足,不過可藉由觀察學姊們得知一件事——能力越大,責任愈大,除了學會十項全能,還要有足夠機智才能晉升主管,不然就選擇當個小職員,或者另尋高就,勝利人生,端看人脈和運氣。我只想說人生苦短,不想待這麼久!

回首這十年,當上護理師後,我對於人生的追求越來越低,現在只求身體安康,吃喝玩樂都可自理,能滿足我最低層的生理層面,我就會覺得開心。

記得國小時寫的〈我的志願是當麵包師〉文章,我親戚還曾打趣的說:「從麵包師變成護理師,這八竿子也打不著的職業,你究竟怎麼辦到的?」,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十五歲的我怎麼能一頭熱栽進這個大坑?

無法否認的是護理確實是鐵碗,就如轉身當社工的友人所說:「護士錢賺的多,到處都有醫院不怕沒工作!」,我比較認同後句話。職缺多,但成為天使的道路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得下去。

如果時間能倒轉,我無法百分百肯定我不會再次選擇當護理師,我不討厭「護理」這項工作,但煩人的是與護理無關的雜事。不過我確實達成十五歲時的我的目標——成為護理師,與他人相比,我完成人生目標的路途顯得簡單,也因此讓我可以邁向下一個目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