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台灣BOT的問題出在哪裡、讓樂生檢驗柯文哲的善念與常識、華航搞什麼飛機

懶人時報看什麼?台灣BOT的問題出在哪裡、讓樂生檢驗柯文哲的善念與常識、華航搞什麼飛機
Photo Credit: Ken Fielding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BOT就是:威逼(B)原住民族不能去共用的傳統領域,再黑(O)箱作業之方式改變權利範圍,最後踢(T)除在地原住民之所有權。

詹順貴專欄:台灣BOT的問題出在哪裡?

(大推。轉自Chungyueh Tsai的臉書,以下引述他的註解)

詹順貴律師的文章梳理了台灣在發展BOT的過程與困境,相當清楚也很值得細看。我想到很久以前在花東討論,原住民怎麼看BOT,Lisin Haluwey告知的新解……

所謂BOT就是:威逼(B)原住民族不能去共用的傳統領域,再黑(O)箱作業之方式改變權利範圍,最後踢(T)除在地原住民之所有權。(懶人時報

陳宗延、林沁:讓樂生檢驗柯文哲市長的善念與常識

(大巨蛋之外。以下引述內文)

在最近與遠雄大巨蛋的爭議中,柯文哲拿出監察院列出的39條缺失,打臉趙藤雄和郝龍斌。事實上,監察院在2012年,也曾糾正台北市捷運局草率的政策,無視於40公尺大邊坡的開挖風險,導致樂生院民和新莊居民陷入危險之中。但是這樣錯誤的工程,如今卻還繼續在施作。難道,矢言要成立「北北基桃宜生活圈」的柯市長,忍心讓新北市的新莊居民,隨時被走山的安全危機威脅嗎?不管是身為一個醫者,面對滿身病苦的漢生病患,以及迴龍醫院的醫事人員和就診民眾,或者身為台北市長,面對長年遭受台北市捷運局錯誤政策荼毒的樂生院民,柯文哲都責無旁貸。

柯文哲已經定調要全區保留台北機廠,我們相信他多少能夠體認,城市地景的歷史意義絕非建設和利益可以取代──用他自己的話說:「美國再窮也不會賣自由女神,法國再窮也不會賣巴黎鐵塔」。但是,被聯合國定為世界文化遺產潛力點的樂生,已經因為捷運被拆除70%,而剩下的30%也因為前任市長的錯誤政策而岌岌可危。樂生危在旦夕,需要的不是用葉克膜苟延殘喘,而是真正去面對問題,還給樂生院民和新莊居民一個安全的家,也還給台北市民和新北市民一條平安回家的路。(懶人時報

黃哲斌:華航搞什麼飛機

就在台灣媒體忙著「指錶為鐘」,最近正發生一件讓人生氣的事。簡單說,華航去年營收創近年新高,年終獎金卻縮水,相對於與資方共生的華航總工會,由空服員組成的自主工會,日前發動上千人抗議,華航資方的回應卻是:

「先將四名工會幹部停飛,然後非自願調任地勤。」

關於此事始末,推薦前苦勞網記者孫窮理的臉書,以及他的部落格
以下整理此事梗概,大多引自孫窮理,部分來自苦勞網及PTT:

「華航去年營收一千五百億,這是兩岸直航以來的新高」,三分會的幹部說,「但是我們的年終獎金卻縮水了,公司說年終有四萬五千元,但實際上,其中包括『職工福利委員會』撥下的,以考績計算平均一萬五的春節獎金,另外一萬塊是本來就有的三節獎金」,職工福利委員會的錢是勞資共同提撥,辦理職工福利的基金,本來就是勞工的錢,拿自己的錢發給自己,算在公司年終獎金的份額裡灌水,這讓空服員十分不滿。(寒夜尾牙 華航空服員街頭討年終

前一陣子,在油價劇烈上漲的時候,造成航空公司的財務危機,相對的,最近,油價下跌對航空公司的獲利,也產生重大影響,華爾街日報今天的這則報導指出亞洲地區的航空公司航空燃油佔公司成本的50%,高於全球平均的30%,所以從油價下跌,對獲利的影響更大,這說明了華航公司在去年獲利的增長,年終獎金的習慣,本來不僅是資方的「恩給」,而具有以年為單位,進行勞資之間獲利分配的性質,在這種時候,華航卻反其道而行地降低了年終獎金的數額,而工會(總會)也沒有異議地接受了,這是華航三分會發動「年終獎金抗爭」的重要原因。(孫窮理的臉書

華航工會第三分會、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等勞團日前(1/22)動員超過千名員工在南京東路上的華航台北分公司前舉行「憐荒尾牙餐會」,爭取年終獎金及調薪,並檢討華航「高營收,低獲利」經營亂象,但其中露臉的4位分會幹部卻遭秋後算帳,先於昨(1/26)日接到停飛通知,今日再至公司面談後轉地勤單位。(爭年終遭秋後算帳 華航空服員停飛再調職

華航發給四名被停飛的工會三分會(空服員)幹部的簡訊,啥也沒說,不過卻在事後回應媒體,「停飛」的處分是針對22號當晚的行動而來,華航表示,當晚四名幹部的「激烈行為、浮動情緒及鼓噪行徑,完全不符合空勤組員所需耐心、冷靜、守紀律的專業訓練」,因此二月份停飛,並「要求回到公司上課,以加強嚴格專業訓練」。(孫窮理的臉書

目前依據《工會法》的規定,地方勞政主管機關,對於勞工參與爭議而「解僱、降調、減薪或為其他不利之待遇」的行為,在裁決前,連開罰的權限都沒有,不過潘鴻麟說,開罰未必是有效的方法,事實上,華航公司違反《勞基法》工時上限,勞工局每個月都對其開罰到《勞基法》的法定上限每個月30萬元,但是,華航方面不痛不癢,沒有改善,潘鴻麟認為,應該要拿出更有效的方法。什麼是更有效的辦法?潘鴻麟說,像是罰款這種小錢,根本不是華航會在意的,他認為,對華航影響最大的應該是航班的航權問題,這個權力掌握在交通部民航局手上,或許未來可以透過對民航局施壓的方式來處理。(爭年終 空服員遭調職 華航三分會將提裁決

回過頭來講,所以罷工的目的是什麼?最原初的目的,就是改善工人的勞動環境,大家要加薪,大家要多休息,大家想要分享勞動的成果。一定有天真的台灣人會問說,為什麼不上法院,在體制內解決,而要用這種不理性的手段呢?試問一下,如果你是法官,要判斷加薪多少才「合法」?要判斷分紅多少才「合法」?這些在法律上都是所謂的「調整事項」,也就是法律無法決定加薪幾趴才合法啦,法律也不能替你決定年終領多少啦,勞工有本事就發動罷工,實力多強就拿多少!([PTT] 華航:抗議激烈 數名空服員停飛

===========告一段落分隔線============

以上是此事來龍去脈,目前仍在發展中。一個如此蠻橫打壓員工的公司,我無法信任它對顧客及飛安的承諾,作為一名消費者,在情況未合理解決前,我只能抵制搭乘華航,並停用該公司的聯名卡。
你可以參與抵制行動,以下有兩個活動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