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國家養」不需要北歐級高稅收,墨西哥就綽綽有餘

「孩子國家養」不需要北歐級高稅收,墨西哥就綽綽有餘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台灣的租稅負擔率比照墨西哥水準,每年政府收入可以多出5730億,這是實現「國家幫忙養孩子」所需經費的兩倍,別說0~6歲兒童,延伸到10歲甚至12歲兒童都有可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政治不正確

郭台銘在國民黨初選政見會上,提出了「0~6歲兒童,國家幫忙養」的政見,引起不少冷嘲熱諷,這些酸言酸語其實凸顯了台灣政治菁英對國家財政與稅收狀況的無知。當中甚至包括曾經或現在位居行政院長或副院長高位的政治人物。他們為何不去問問曾經擔任財政官員的同僚,台灣是否可以在不債留子孫的前提下,實現郭董的政見?

事實上,不用高攀到北歐,台灣的稅收若能向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由全球36個市場經濟國家組成)國家中,租稅負擔率最低的墨西哥看齊,國家幫忙養孩子根本不是問題。財政官員其實很清楚這一點。

所以,什麼是「租稅負擔率」?

這裡我們提到了租稅負擔率。什麼是租稅負擔率呢?租稅負擔率指的是「政府稅收」佔「一國整體所得」(GDP)的比例。這是衡量政府稅收規模的一種方式。很多人不清楚的是:台灣的租稅負擔率,比所有的先進國家都低,而且比OECD國家中最低的墨西哥還低上一大截,簡直是極右派倡議者夢寐以求的聖地(如下圖)。

1
作者製作提供

稅收世界低的結果,政府總收入當然就世界低。筆者在前一陣子的臉書文就提過,IMF列出全世界194個國家與經濟體。政府收入比台灣還少的只有24個國家,大抵是烏干達巴基斯坦等國的水準。做為一個先進經濟體,台灣站在這些國家當中真是閃閃發光。

所以,稅收得少,不好嗎?

低稅誰不喜歡?問題在於,稅收世界低,台灣人對政府服務與建設的期望與要求,也是世界最低嗎?當然不是,這種「既要馬兒跑,又要馬不吃草」的台灣價值,自然造成政治人物芭樂票檸檬票滿天飛。台灣政治風氣的敗壞,選民的貪婪心態難辭其咎。

回到郭董的政見上。先看看郭董「國家幫忙養孩子」的政見要花多少錢。我就直接用黃國昌立委的估算好了:每年2860億。

那麼,要實現郭董的政見,政府需要如同北歐國家一樣的稅收,就像朱立倫說的那樣嗎?完全不用。前面已經提到,台灣的租稅負擔率比所有先進國家都低。2017的數字(不含社會安全捐)是GDP的 12.9%,而OECD中租稅負擔率最低的墨西哥是16.17%。足足差了3.27%。

這3.27% 的差距代表什麼?財政部通常不敢老實講。這個數字的意義是:如果台灣的租稅負擔率能比照OECD國家中的最低標準,也就是墨西哥水準,台灣政府的收入,將可以多出5730億(以2017台灣GDP換算)。這增加的收入,是實現「國家幫忙養孩子」所需經費的整整兩倍。別說0~6歲兒童每月領兩萬有可能,延伸到10歲甚至12歲兒童都有可能。

對,只要能稅收達到墨西哥標準就綽綽有餘了,完全不用達到北歐標準(還差的遠哩)。

RTX6NGMM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所以,台灣真的還有「多繳稅」的空間嗎?

那要台灣租稅負擔率達到最低的墨西哥水準,是個天方夜譚嗎?事實上,20多年前的台灣,也就是1990年代,台灣的租稅負擔率就已經達到17.5% 以上,比現在的墨西哥水準還高。正是這20多年來,藍綠政客聯手蹂躪國家稅制,才讓今天台灣的租稅負擔率大幅下滑,也同時讓許多可以實現的政策成為天方夜譚。

租稅負擔率下降可不是什麼國際趨勢。剛好相反,隨著政府職能的複雜化,先進國家的稅收規模多半與經濟一同成長,甚至會超過經濟成長幅度。

我們可以透過租稅負擔率在1995到2014近20年之間的變動,來觀察OECD各國稅收規模的變化。從下圖中可以看出,主要國家的租稅負擔率多半保持穩定,代表政府稅收與國家經濟等比例的成長。除了債臺高築的歐豬各國外,亞洲的日韓兩國稅收增幅,甚至超過經濟成長率,使得租稅負擔率明顯地成長。而OECD國家的平均租稅負擔率,在這20年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是微幅增加的。

2
作者製作提供

我們其實可以想一想:當初如果讓台灣的財政正常一點,一如大部分OECD國家一樣,保持同樣的租稅負擔率不變,現在的台灣,會是什麼樣子?

如果從1995年以後,我們能維持住當時17.5%的租稅負擔率不變,今天的台灣,政府收入可以比現在多出7300億,用在我們的下一代,甚至上一代身上。

比如說:郭董「國家幫忙養孩子」需要2860億,這會剩下4400多億,我們不但可以讓大學免學費,甚至可以把每個大學生享受的政府資源,提升到與香港新加坡同一水準(以購買力換算)。根據筆者的粗略估計,因此政府所需的額外經費,不會高出2700億。所以每年甚至還可以剩下1700億,可供長照與興建社會住宅。

「0~6歲兒童,國家幫忙養」、「大學免學費」、「大學生資源比照星港」、「每年1400億社會住宅加長照」,這些通通加起來,只需要我們能維持當年的租稅負擔率就好。

20年前台灣,已經是如歐洲一般的重稅國家嗎?完全不是。台灣20多年前17.5%的租稅負擔率,在當時已經是OECD第三低的水準,僅高於土耳其與墨西哥。今天台灣如果能維持17.5%的租稅負擔率,也仍屬於OECD第二低,僅僅高過墨西哥。

問題是,現在的台灣連墨西哥都比不上,而且還差一大截。

RTX2Y0C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台灣稅政「不如」墨西哥,都要「歸功」於過往20年的政策

這就是我們20多年來幹過的好事。

1995年前後,我們展開了教育改革,透過「教育報告書」宣示是我們要:「健全教育體制」、「活化大學入學管道」、「提升高教品質」、「厚植教育資源」,結果呢,生出了一堆大學也就罷了,我們卻射後不理,不願投入足夠的教育資源,甚至反手將政府稅收規模大幅縮減三分之一,最後的結果當然就是政府財政無力支援這麼多學校,造成高教體系的整體崩潰。

而大學生不但享受不了好的教育資源,甚至還必須背負學貸。

現在所謂的「學費自由化」,難道不是為了掩蓋我們在財政上的吝於負責,連維持20年前自己的租稅負擔率都不願?

更有甚者,我們以「藏富於民」蹂躪國家稅制,放進口袋的錢卻拿去囤地炒房「藏富」,直接扼殺下一代的生存空間。所謂的世代不正義,其根源不就是我們的上一代在國家財政上惡搞來的?過去20多年,又有哪一個先進國家把政府稅收蹂躪到跟台灣一樣程度呢?

所以請我們的政治人物,不要再用「歐洲的高稅率」去恐嚇人民,去掩蓋國家財政被你們共同摧殘後,政府資源貧乏的慘狀。台灣不需要比照歐洲,想比也比不上,租稅負擔率能贏墨西哥就已經可以讓很多公共政策實現了,郭董的提議不過是小意思。

北市教育局首度合作私校非營利幼兒園(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那麼,提高租稅負擔率,是不是就代表要加稅?我們有沒有辦法在「不加稅」的前提下生出2860億來幫人民養孩子?其實財政部蘇建榮部長已經給過答案:應該不需要。

而這正是蘇部長的願景:在不加稅的前提下,讓政府增加2800多億的稅收,只要蘇建榮部長的願景能實現,郭董的政見自然能夠實現。下一篇,我們就來談如何實現郭董的政見,啊不,是如何實現財政部長的願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