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的「反豬」情節:禁食豬的以色列,如何抵抗豬肉飲食文化的「入侵」?

猶太人的「反豬」情節:禁食豬的以色列,如何抵抗豬肉飲食文化的「入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75%人口被歸類為猶太人的以色列,對豬肉產品或豬的排斥,首先源自於宗教經典將豬視為不潔淨之物。時至今日,豬在猶太文化中,仍是不潔淨的象徵,也難免引起一些爭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7年出品的一部改編自小說的電影《Holy Land》,描述一位美籍猶太裔心臟學病專家,在退休後,來到以色列北部的拿撒勒開設豬農場。電影其中一個主軸,顯示這位退休心臟病學家所開設的豬農場,遭受附近猶太教與伊斯蘭教團體的反對。

在75%人口被歸類為猶太人的以色列,對豬肉產品或豬的排斥,首先源自於宗教經典將豬視為不潔淨之物。在以色列或一些穆斯林為多數的國家旅遊時,很難不注意到,這些地區的許多餐飲店不販售豬肉產品。在東亞飲食中以豬入菜的豬骨燉湯、肉燥、排骨,或在歐洲飲食中常見的豬肋排、培根、火腿及以豬肉餡香腸,在以色列建國後的最初40年,因為宗教戒律與文化的發展,一度幾近消聲匿跡。

豬肉與猶太、以色列歷史

根據猶太教律,豬是不潔淨的動物,因此人們不該吃。猶太教聖經、也是基督教《舊約聖經》中的〈利未記〉第11章提到:「凡蹄分兩瓣、倒嚼的走獸,你們都可以吃……豬,因為蹄分兩瓣,卻不倒嚼,就與你們不潔淨。」〈申命記〉這卷書中也有對應的禁令。

因此,豬在猶太教經典中,往往形象不佳。先知以賽亞警告:「那些……吃豬肉和倉鼠並可憎之物,他們必一同滅絕……」有些猶太教作者甚至用暗指的方式談論豬,而不願意直指其名。

歐洲歷史上統治猶太人的諸國諸君,不乏利用猶太人禁食豬這項習俗,順勢作為壓迫手段的例子。

一段頗為人知的猶太人歷史故事,發生在安條克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當政下的賽琉古帝國(Seleucid Empire),當時,一場猶太人反抗安條克四世統治與其希臘化政策的起義,成了猶太光明節(Hanukkah)的由來。有史家記載,安條克四世對猶太人的希臘化政策之一,是強逼猶太人放棄禁吃豬肉的傳統;他曾頒布命令,要猶太人以豬肉獻祭,並在獻祭後食用之。

在15世紀的西班牙與葡萄牙,一些在社會、政治壓力下皈依基督教的猶太人,仍然維持不吃豬肉的習慣。不過這樣的行為,很快就受到左鄰右舍的注意,在西班牙宗教法庭(Spanish Inquisition,或譯:宗教裁判所)盛行的時代,是否吃豬肉也被用作為識別猶太人的方法之一。一個有趣的說法是,當時一些猶太人,會自製非豬肉的葡式香腸「Alheira」,以做出看似豬肉餡、實為雞、鴨、或鵪鶉肉製成的香腸。此外,面對那些似乎假裝皈依基督教、但對教義陽奉陰違的猶太人,當地人戲稱他們為「Marranos」,這個字在當時的脈絡中,就是「豬」。

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禁吃豬肉與猶太人的身份文化形成了一種連結,結果不僅猶太教徒遵守不吃豬肉的飲食律法,比較傳統、或甚至不信教的世俗猶太人,都可能基於文化的因素,視食用豬肉為一大禁忌、或不吉利的表徵。世俗猶太作家的文學作品中,豬肉也常被視為禁忌,食用豬肉甚至會被視為是對猶太身份的背叛。

AP_04061404992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立法禁豬

以色列建國初期,由於戰爭等因素,各種物資、包括肉製品都十分短缺,便有人建議開放進口不符合猶太教飲食律法的肉,即包括豬肉,但這項提議遭到來自各方、包括首任總理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等不信教的世俗猶太人強烈反對。

1950年代初期,部分激進的宗教團體,會以暴力襲擊販賣豬肉的商家。

《古蘭經》也有禁食豬肉的經文,因此以色列第二大人口穆斯林,也不吃豬肉。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以色列國會在1950與1960年代立法規定,豢養豬隻及販賣豬肉都是違法的。國會也在1994年,立法禁止進口不符合猶太教飲食規定的肉製品(註)。

豬肉飲食文化的「入侵」

在1990年代初期,適逢前蘇聯甫解體,160萬具有猶太血統的移民從前蘇聯國家,移民到以色列,這些新移民由於長期生活無神論的前蘇聯,受其政治與文化影響,飲食中包含豬肉。因此一時之間,在這些移民聚居的城市如納坦亞(Netanya)、亞實基倫(Ashkelon)等,大量的住民開始食用及購買豬肉。對商家而言,豬肉的商機也出現了。

這些新移民並非將豬肉文化「進口」到以色列的唯一族群。在以自由主義(liberalism)著稱的濱海城市特拉維夫,也有許多崇尚嬉皮文化、以年輕人為主的世俗族群,對西式或美式飲食中的豬肉菜餚情有獨鍾。他們不認為,拒吃或禁吃豬肉是猶太文化或身份的一環。

因此,在特拉維夫的不少餐廳,客人還是有機會大啖菜單上的豬肉食品。

但是1990年代以來,豬肉製品在某些地區的大行其道,還是引起了一些宗教人士的反彈,他們害怕這樣「不潔」的文化佔據以色列。

北部濱海城市海法(Haifa),有家老字號豬肉工廠的第二代接班人就表示,他們盡量不在產品或商標上附上大辣辣的豬隻圖樣,以免激怒反對者。

  • 影片:1938年成立的老字號豬肉工廠Silber
豬的戰爭

時至今日,豬在猶太文化中,仍是不潔淨的象徵,也難免引起一些爭端。2018年,為諷刺以色列國會通過《猶太民族國家法案》(Nation-State Law),耶路撒冷時報雜誌資深漫畫家卡茲(Avi Katz),臨摹一張聯合黨黨員自拍的新聞照,發表一幅模仿《動物農莊》的諷刺漫畫,將原本照片中自拍的政治人物,畫成歐威爾《動物農莊》、在奪權後進行專制統治的豬隻;卡茲隨後遭到雜誌解僱,雜誌並沒有表明任職多年的卡茲遭解職原因。為了表示對卡茲的支持及對雜誌社的抗議,卡茲的同事、資深記者瓦茲曼(Haim Watzman)立即對《耶路撒冷時報》請辭。

Avi Katz(@avixkatz)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18 年 7月 月 23 日 下午 1:00 張貼

2015年,一位具有以色列、美國雙重國籍的以色列國防軍士兵,將一個其祖母製作的火腿三明治帶回軍營,因而受到處罰。事後這位士兵表示,他並不熟悉猶太教飲食規定,軍隊也撤回對他的懲處。

此外,當來自前蘇聯的新移民,在群聚的城市開始販賣與食用豬肉時,一些城市開始透過立法等手段,限制商家在當地販賣豬肉。一些因豬肉而起的爭端也被帶到法院,最終上訴到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大法官在2004年的判決中提出,針對豬肉的立法及實際執行應因地制宜,大致可分為下列三種假定情況:

  1. 在一個地區或城鎮,多數人口反對食用豬肉:那麼當地可以禁止販售豬肉,但必須確保喜食豬肉的少數族群,仍有購買與食用豬肉的變通方法,例如能到附近城市購買。
  2. 在一個地區或城鎮,多數人口支持食用豬肉:既然多數居民喜食豬肉,那麼禁販豬肉的法令就不適宜。
  3. 在一個地區或城鎮,反對與支持食用豬肉的人口相當:若當地政府可有合適的配套措施,讓喜食豬肉的居民能買到豬肉與豬肉製品,便可以禁販豬肉。

這項判例、以及豬肉近年來在以色列引發的爭議事件,其實可以啟發我們探討,一個區域的多數與少數族群,解決不同意見的可能選項。當一個地域的多數居民支持某種特定的生活方式(way of life),如飲食習慣、衣著樣式或宗教戒律,那麼他們是否有權利要求,這是他們同意的生活方式,外人與少數族群必須尊重這個方式,甚至進一步要求少數人與外來者「入境隨俗」。

另一個探討這個多數少數之爭的觀點,是從移民的角度。以色列在建國後的四十多年間,多數居民都不吃豬肉,因此當年禁食豬肉的立法順利過關,並未面臨太多反對聲浪;也就是說,對豬肉禁令的挑戰,是1990年代後,前蘇聯移民為主的族群所「引進」的。「新住民」或「新移民」是否有「權利」挑戰移入社會的生活方式,若有,至何種程度?這些議題是各國在這個移民漸增的時代,值得思考的議題之一。

註釋

1963的這項禁令容許幾項例外:第一,阿拉伯裔基督徒群聚的地區,不在此限;第二,集體農場(Kibbutzim)可以繼續豢養豬隻,但僅限於研究用途;此後,不少集體農場就逐漸放棄養豬這塊產業;位於以色列南部、在1950年成立的拉哈夫集體農場(Lahav Kibbutz),屬於一個例外,這座老牌的集體農場,將養豬場轉型為動物研究中心,現在不僅其研究成果舉世聞名,豬肉製品也在以色列各地不遵守猶太教飲食律法的商店販售。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謝宇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