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攜手能源貿易,將形成對抗美國的新冷戰聯盟?

中俄攜手能源貿易,將形成對抗美國的新冷戰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普亭遠東經濟政策在2014年後逐漸卻來越明確,由於歐美國家對俄國的不友善,造成俄羅斯政府針對遠東土地開發、特殊關稅與自然資源開採等推動更加強力道,而合作對象的選擇,中國對俄羅斯而言是最適合的人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2019)年6月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共同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發展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兩國進一步加強對抗美國的戰略合作的架構與關係。之後於聖彼得堡經濟論壇,針對經濟尤其是能源供需的合作,雙方有相當深入的交流與成果。本文將以此為背景,探討俄中在能源產業的合作與未來發展。

俄羅斯與中國原為國產國家兩大巨頭,但選擇了不同的發展道路,中國共產黨在鄧小平的領導下,於80年代初開始「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就是好貓」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到了21世紀,成為世界經濟成長最快速、能源消費市場世界第一,僅次於美國的經濟體。俄羅斯在80年代計畫經濟失靈、生產效能崩潰,造成1991年蘇聯解體,俄羅斯在葉爾欽(Boris Yeltsin)的領導下試圖以休克療法的方式,全面引入西方市場經濟及生產科技,但卻造成經濟崩潰,最終在2000年後以普亭的強人政治及國家資本主義進入進入另一個時代。今天俄羅斯經濟以其廣大的領土及豐富能源資源為依據,與中東國家並駕齊驅的最大石油及天然氣蘊藏及輸出國之一。

如果以俄中地理位置而言,俄中兩國有著最長的邊界,中國是能源最大需求國家,而俄羅斯是能源最大蘊藏國家,兩國經濟及貿易理論上應該有最高的互補性,能源的貿易早就該水乳交融。但以目前的能源貿易看來其實不然,俄羅斯能源輸出仍然以歐洲為主要目標國家;另一方面,中國的能源仍然以中東為主,由印度洋經麻六甲海峽至東亞的海路運送。

目前這些不合理的現象在普亭與習近平上台後,已有相當大的改變,尤其在近期中國決定大舉進口俄羅斯原油,使得俄羅斯股市衝破近年來最高點,已來到一股23.78美金,可以預期兩國未來將有突破性的發展。

中俄能源貿易,是否能順利合作?

但若從歷史的背景來看,俄中的邊界衝突問題及美中俄的關係卻是造成雙方合作的隱憂。退回到帝俄時期(清朝時期),19世紀採取了東向擴展領土政策,最終達成了由黑海至太平洋的巨大國土帝國,但也因此和中國有著最長的國土邊境,居住於黑龍江兩岸的俄中國民也在歷史上不同時期有著不同的恩怨情仇。加上近代中國共產黨的成立與政權和俄羅斯有著牢不可分的關係,國共內戰基本上是美蘇在二戰後的代理人戰爭,新中國的成立也塑造了蘇聯是中國共產黨老大哥的形象,但毛澤東與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的路線決裂,也造成中共尋求與美國結盟,在冷戰時期成為蘇聯在國際共產黨舞台上的戰略對手。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政經實力大幅衰退,中國的經濟起飛,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強國,這使得中國與俄羅斯在政治合作地位上起來極大的變化,這些歷史因素,也造成俄中在能源合作上,雖然有先天互補的地理背景因素,卻不能以純粹經濟的考慮進行合作。

2014年俄羅斯介入烏克蘭內戰並且併吞了克里米亞,美國與歐盟對俄羅斯採取了經濟制裁,其中對俄羅斯能源公司的科技輸入及融資活動皆採取禁止的強硬措施。這些經濟制裁使得俄羅斯必須向亞洲市場需求出路,也成為普亭向中國示好,並且加強向中國輸出能源相關產能的考慮因素。

普亭遠東經濟政策在2014年後逐漸卻來越明確,由於歐美國家對俄國的不友善,造成俄羅斯政府針對遠東土地開發、特殊關稅與自然資源開採等推動更加強力道,而合作對象的選擇,中國對俄羅斯而言是最適合的人選。中國方面在俄羅斯經濟制裁初期,中國考慮美中關係和諧,尚投鼠忌器不能完全配合俄羅斯的合作提案,但在之後的南海與美國軍事衝突愈演愈烈,而川普(Donald Trump)上台後,美中貿易戰使得中國在經濟國際安全及地緣政治上,與俄羅斯合作的戰略方向越來越明確。

尤其是能源發展方面,更是值得關注。以俄中能源貿易的基礎建設來觀察,各項管線的鋪設可以反映出兩國在政經上的考量。

С_Председателем_КНР_Ху_Цзиньтао_на_церем
Photo Credit: Kremlin.ru@Wiki CC BY 4.0
ESPO石油管線

ESPO是俄羅斯由東西伯利亞(Eastern Siberia)到太平洋(Pacific Ocean)的石油運輸管線,此條石油管線是俄羅斯最重要的東向亞洲的石油運輸管線,也是俄羅斯於21世紀轉向亞洲(pivot to Asia)經濟政策的最重要的基礎建設。

俄羅斯對亞洲的石油外銷政策一直有兩個不同的路線:一個戰略是建設石油管道至俄中東北邊境,專門輸送至中國這個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家,另一個戰略是建設石油管道至海參崴所在的太平洋岸,這個石油管道可以同時運輸石油給中國、日本及韓國。初期中國獨賣戰略為俄羅斯當時最大的民營石油公司Yukos所支持,但俄羅斯政府基於國家安全考量,希望多角化經營亞洲市場,不希望石油輸出被中國單一市場綁架,所以支持多市場的太平洋石油管線。

但最後Yukos於2006宣布倒閉,並且大部分精華資產被國營的「俄羅斯石油公司」(Roseneft)接收,此二政策便合而為一,第一階段由東西伯利亞泰舍特(Тайшет)至東北邊境的斯科沃羅季諾(Сковородино),再由斯科沃羅季諾建築支線至中國大慶;第二階段由斯科沃羅季諾至海參崴鄰近的科濟米諾灣(Козьмино)太平洋岸石油港口。如此ESPO石油運輸管線便可先建外銷中國市場的大慶支線,同時也可延伸至太平洋岸,提供石油至日本及韓國市場。

第一階段的ESPO於2006年開始興建,並於2011年1月正式運輸石油至中國大慶。初期的運油量為一年1500萬噸(等同於每天30萬桶),2018年1月1日起,大慶的平行管線開始運輸,增加一倍運量,所以目前ESPO大慶管線的運輸石油能量為每年3000萬噸(等同於每天60萬桶),業者預期ESPO大慶線將大量減低中國對海路運輸的石油需求。目前美國對伊朗的石油禁運及美中在南海的軍事衝突,皆使得中國加強對ESPO大慶石油運輸管線的戰略意義。

「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線

繼ESPO石油管線合作計畫後,2014年5月俄國國營最大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與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CNPC)簽署合約,進行俄羅斯東境最大的天然氣管線計畫:西伯利亞力量(Power of Siberia)。

此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線,由伊爾庫茨克(Иркутск)及薩哈(Якутия)的天然氣田傳輸至俄中邊界城市海蘭泡(Благовещенск),再建設跨黑龍江的河底管線,將天然氣轉運輸至中國境內。此天然氣管線全長約3000公里,俄中訂有30年供氣合約,供氣最大外銷產能約為每年389億立方米。預計2019年12月1日將開始營運。

西伯利亞力量對中俄有兩個主要的影響,第一是此計畫將減少中國在海路運輸的液化天然氣需求,相對增加對陸路管線運輸的俄羅斯(及中亞國家)天然氣的消費。第二是未來俄羅斯的石油及天然氣對亞洲市場(尤其是中國市場)的外銷量將大為增加,如果俄羅斯能源產能無法進一步增加,亞洲的要求勢必會影響到歐洲的供給量。這對過去俄羅斯以歐洲為主要市場的傳統思維,將產生極大的衝擊。

RTX4KEQ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俄中能源貿易及未來戰略關係

基於歷史的邊界問題的政治分歧,俄中在舊冷戰時期及俄羅斯新政體成立初期,兩國考慮國家安全的平衡,能源貿易並不熱絡。但近10年來,國際地緣政治平衡改變,西方對普亭政權的經濟政策,及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與長期戰略地位的改變,俄中的能源貿易將有重大的突破,近10年兩國在石油管線及天然氣管線的基礎建設已經有一定規模,這使得俄中的貿易近幾年突飛猛進,2018年俄羅斯對中國外銷額達590億美元,以國家佔比而言是俄羅斯外銷目的國的第一位。

更重要的是,俄羅斯2018年首度對中國達到貿易順差,金額為39億美元,其中大部分都是石油及天然氣的輸出,今年底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線完成,俄羅斯對中國的能源輸出金額將再提升。從兩國外貿數字可以看出來,俄中的經濟關係已經大幅提升。在此基礎上,未來極有可能在外交及軍事上會進一步形成對抗美國的聯盟地位,屆時歐洲及東亞鄰國的態度,將是新冷戰時期勝負的關鍵。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家韡(Mil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