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名產救小鎮:立意良善的「故鄉稅」,為何成為日本的隱憂?

買名產救小鎮:立意良善的「故鄉稅」,為何成為日本的隱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日本總務省的統計,實施「故鄉稅」 後各個地方政府中取得3億元以上的有兩百個,損失3億元稅收的地方政府也將近一百個,產生兩極化的極端狀況。

日本在2008年開始實施的故鄉納稅(ふるさと納税)即將屆滿十年,這個以地方特色來吸引納稅人以稅收換取在地特色禮品、解決城鄉稅收差異的制度,廣受日本人的歡迎。不論是單純的用稅金換美食,或是以捐款募金換取稅額減免,都是目前非常熱門的納稅方式。

但在最近,這個看似解決稅收問題的制度,卻也在東京大阪等都市產生另一種稅收不均的隱憂。

日本總務省(財政部)官方網站宣傳故鄉納稅的形象廣告 | 來源:ふるさと納税ポータルサイト

個人節稅與地方收稅的雙贏期望

故鄉納稅(ふるさと納税)源自於日本因應都市化人口磁吸效應,產生嚴重城鄉人口不均、造成地方稅收崩解的新稅收設計—— 向地方自治體「寄付」稅金(也就是類似捐款)來換取個人所得稅減免的節稅對策,捐款的同時也實質換取地方自治體提供的在地名產或是禮品,譬如豪華的牛排、新鮮的葡萄、草莓、柚子、酒、等等在地名產。

故鄉納稅扣抵稅額方式 | 來源:ふるさと納税ポータルサイト / 控除額の計算

由於故鄉納稅的寄附金額中,只需要自行負擔2000日幣、其他的金額可以全部拿來扣抵所得稅與住民税,也就是說,跑去住在都市的人,可以把自己要繳的住民税捐去給地方政府,平衡都市與鄉村稅收差異。

這個利用稅金實質換取超豪華禮品,也不限制繳納捐款的對象自治體與納稅時間(全年度都可以隨時上網繳稅、訂購禮品),實施將近10年來廣受日本納稅人歡迎。這個看似是完全雙贏的稅收設計,在最近開始產生問題。

一年1000億日圓的稅收爭奪大戰

在故鄉納稅開始的第一年(2008)全日本的故鄉納稅總額只有81億日圓,但日本総務省(財政部)認為,應以獎勵為目的,所以大幅調整制度與流程設計,將麻煩的手續簡略化,讓這個制度變成目前非常簡單的「網購」、「取貨」、「申報」的類似購物流程。另外再加上各地方政府開始為了地方稅收拼盡全力提供的返禮品,甚至電視節目也有「故鄉納稅豪華返禮品」特輯的宣傳,讓原本就擁有各自特色的地方小村落,能靠著新鮮海產、畜牧業、乳製品來補充人口不足造成的稅收短缺。

於是,「故鄉納稅返禮品合戰」正式引爆地方與都市的稅收爭奪大戰。

Depositphotos_44598683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2015年度,使用故鄉納稅的納稅總額約達1652億日圓,相對第一年爆發性地成長了20倍以上。這個原本就設計讓稅金從都市朝著鄉村、地方流動的制度,造成東京、大阪等大都市的稅收不足。今年二月,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的報導,東京都23區就減少了312億日圓的稅收,人口最多的世田谷區、減少了約40億元的稅收。

對於鄉下地方來說,故鄉納稅的稅收是地方政府的存活關鍵,但被奪取大量稅收的東京與大阪,都市政府面對著「待機兒童」(等著上幼稚園跟保育園的孩童)與都市高齡者問題、低收入補助等等的狀況,也是叫苦連天,甚至世田谷區區長還曾經跳出來喊話表示「故鄉納稅造成的稅欠收入未來將會有可能到達100億日圓的可能性」,「可能會讓在地的住民服務越加低劣」等發言,希望政府正視都市稅源被吸收的問題展開新的對策。在今年2月(2018/2月)東京都23區區長會議時,東京都荒川區區長也表示「不能認同這種讓自治體之間不當對立的制度」。

原本以為可以解決地方稅務問題的雙贏局面,意外產生另一種意料之外的狀況。

日本各地都面臨超高齡、少子化、都市化的嚴重影響產生許多潛在問題,本圖攝於富士吉田商店街,當地山梨縣富士山觀光景點,但是市區目前除了重點觀光區域之外,其餘地方連假日都是空蕩蕩的街道狀態 | 作者拍攝提供

地方稅收壓力實質倍增,公務員表示心累

根據日本總務省的統計,2017年9月為止,從故鄉納稅中得利的地方自治體總計1279個市區町村,受損的總計462個市區町村,其中取得3億元以上稅收的地方政府至少有兩百個,損失3億元稅收的地方政府也將近100個,產生兩極化的極端狀況。相關圖表可參考週刊朝日的製表

而故鄉納稅除了造成都市稅收不足的問題之外,鄉村縣市為了爭奪稅收大餅,也讓負責宣傳活動、策劃故鄉納稅返禮品的公務員產生巨大的競爭壓力。2017年9月在東京展開的「故鄉納稅感謝祭」,共計全日本有106個市區町村參與,其中北海道、四國、東北、九州等具有農特產商品的地區自治體所帶來的超豪華牛肉、海產、日本酒等等吸引民眾大排長龍,讓關東地區的都市自治體們完全看傻眼又自歎不如。

「我們的町與那些有特產品的北海道、東北、九州的自治體相比,完全沒有競爭的機會。然而對使用故鄉納稅的人來說,已經是完全以返禮品作為寄付金(税捐)的考量,而故鄉納稅的本意,社會性的貢獻已經完全沒人在乎。」
beeftax
北海道産北見和牛肋排500g可以用稅金2萬日圓(約5000NTD稅金)換得。反正都要繳稅了,換個美味的牛肉當然不是問題啊? | 截圖自 : 故鄉納稅choice

為維持地方命脈,制度暫時無法改動

針對各地爭奪稅收所造成種種的問題,總務省提出了「返禮品價值以納稅額30%為基準」的提案,希望各地方自治體可以自行規範,避免造成CP值超高的爆買狀況。

但在實務上,在地生產的商品,通過中間商、品牌商、最後進到超市或是百貨的高級貨品,實質上的定價當然會相對於產地直銷的定價飆高許多,但是在產地販售的價格,絕對與都市買到的高級品價格不同,這樣以定價作為審查標準的方式並不公平。而且如此規範,就沒有獲得「豪華的返禮品」的感受,這樣可能還會反向造成地方赤字問題。

對於稅收極少的自治體來說,故鄉納稅簡直是天降甘霖,可以說是攸關一個小鎮的生死關鍵。對這樣的要求表示無視——「雖然收到了這個30%的通知,但我們辦不到說『好,那我們就不這麽幹吧』這樣的事」。

事實上,總務省所提出的通知,目前只有「拜託你們了」這樣的口頭效力,並未有法律的強制力,所以許多自治體並未理會中央的提案,繼續在故鄉納稅的領域上努力攻城掠地。

RTX2EL2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故鄉納稅的稅金爭奪戰,在實施後的第十年,才正要進到白熱化的階段

或許在現在電商與物流持續進化的時代裡,把納稅義務行為,變相設計成向政府消費的消費行為,更能吸引民眾正常納稅。雖然意外演變成各地的稅收爭奪大戰,但是得利的仍然是民眾與政府。只要民眾願意繳稅,政府就有持續經營下去的可能性。

日本在面對高齡少子與都市磁吸問題下,不斷在地方創生上努力經營,不管是優點缺點,都是已經走過的路,十分值得台灣借鏡與參考。

延伸閱讀

本文經雜談通信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